感慨生命苦短死活不过是一念之间

2012-06-23 09:56:12  阅读 358 次 评论 0 条

  据书上刊载,有孟子一说:“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在现代社会,一个在物质上简单的人,便可以将更多的注意力投入到发展内在精神气质上,磨砺自己,陶冶情操,内心不被红尘物欲所蒙蔽,情绪就会像秋天的碧空和平静的大海那样开朗。

  
  闲居无事时,有琴书陪伴消遣,那生活如同神仙一般逍遥自在,而这种愉悦,却是那些贪恋于物欲的人所体会不到的。
  
  我听说,蜡烛会燃尽,但火种却不会因此灭绝,它会世世代代延续下去,永不熄灭。放眼这浩瀚宇宙的无限空间来说,我们的地球不过是一粒尘埃,可见地球上的生物和无尽的宇宙相比,真是小得可怜;若拿绵延无限的时间来说,我们的血肉躯体,短暂的不过是浪花一朵,而那些比生命更容易飞散迷乱的功名利禄呢?
  
  与这亘古不尽的时间来比,真像过眼云烟,我们又有什么拿不起,又放不下呢?记得公文轩与右师有段对白,公文轩问,“你怎么只有一只脚?
  
  是先天如此,还是后天致残的呢?”右师答,“是天生的,不是后天致残的。老天爷让我生出来如此,就好像人的相貌一样,后天是无法改变的。”有时我也想,老子的弟子为何要责难吊唁的秦失呢?原因是他只痛哭三声吗?父亲去逝时,我的哭恸也不过二百米,但是我的思念却是经年地浓厚,并非无尽的哀伤只有痛哭流涕的一种表达方式。
  
  古语说得好,生是应天命而来,死是顺天命而去。何须在那些石火光中争长竟短,蜗牛角上较雌论雄,光阴几何?世界许大?为什么不学习庄子葬妻,击缶而歌的达观与智慧之道呢?
  
  曾想起,亲朋好友聚集在一起,戏说笑闹真是欢畅无比呀!可是转眼间就剩下满屋零乱,空杯夜寂了;残羹处处是,油脂冰一桌,恍若那些陶醉的情景又有一种给人呕吐的感觉。再去追忆良辰美景,更觉得索然无味了。前些天,去黄陵,到延安,那一刻在车上的倾诚歌唱,那一时在景区的笑容月貌,那一处在酒店的举杯交错,怎么不是宋玉梦神女呢?好景难留,梦醒时自是感慨万端。
  
  其实不然,这人世间不论任何事物,只要你能够领悟其中的乐趣,那么三江五湖的山川景致,就会如书案的清香一样,萦回在自己的心海之中。走过,看过,想过,做过,那些人文趣事,那些地理科学,都会在我们的探索中,推衍开来。而此中心念,亦将诸事重新排列组合,得到崭新的认定,也使自己享受到其中的乐趣,达到平衡和谐,心情舒畅了。这不正是达庄先生所说的,大道有极,浑然一体么!
  
  虽然我们的生活,有时像一盏微弱的孤灯失去火焰,或者似一件破旧的大衣失去温暖,抑止是在人生病痛的尽头,大煞了所有的风景,存在堪称一副干枯的树木,但是心灵却不是一团将要熄灭的死灰。这样就会见解到古人的话语,“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觅了时无了时。”从繁杂的故事中退出来以后,便会知晓热闹处奔驰的无益了,而从忙碌不堪的劳作环境中抽身到闲适的氛围中,你会发现安逸悠闲的生活滋味最是悠长。
  
  《中庸》就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言前定,则不紊;事前定,则不困;行前定,则不疚;道前定,则无穷。”所以说,一个人生命的长寿与短暂多半的知情是来自心理的感受,精神世界的宽度与狭窄多半是基于个人的修为和观念。那么,能够掌握时光中的哲理,即便是存在这世间一天,也要比过千年的妖怪。只要意境高远,心胸旷达,即使是我们一直局限在小小的地球一隅,同样可以领略天地的博大与精深。
  
  附记:
  
  当病痛的真实已然无法改变,当生命的结束已经搬上舞台,请让我们的灵魂再跳一曲舞吧!痛哭与呻吟不是我们热爱生活的唯一内容,笑一笑吧!我们把美好定格在挥手的一瞬间。(文/651097767)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127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