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量蜷起自己原来网吧不胜寒

2014-10-28 10:16:31  阅读 1101 次 评论 0 条

   对面的小伙子打着电话,本来心平气和的忽然泣不成声,歇斯底里一般的叫着:“我只在乎你,你在乎过我吗,你难受什么,我只要你一句话。”忧郁的我报以冷眼,这些是爱情么?QQ空间里冰凉的红龙眨着雪一般憔悴的光茫。

  
  这未感慨完,那边上的大姐一声惊雷般的吼道:“我只看儿子最后一眼,从此和你无关系,你不要烦,不然不怪老娘杀上你家和小姘头家去,+++++++”我扫了一眼那清秀的面庞,一行泪水滑过并滴落着。
  
  淡定,淡定,这世界倒底是怎么了,这世界倒底是怎么了,我捂着抽搐的心左右晕晃。这就是龙年的新气象么?兔留下的后遗症吗,还是冰冻一尺的垒积?
  
  今天仅只是初三夜啊,风是刀子似的刺进窗子。
  
  网吧不胜寒,我唯一倚仗是结婚那年的600元的厚衣服,我尽量蜷起自己,多么想蜷也茧,从此没有喜没有悲也拒绝光,一双眼淹在无穷无尽的暗里,以心坟为起点,再以心坟为终点。请相信我的预感,我是如此清晰的知道自己那些碎裂的坛坛们,关系名声。
  
  就似搓澡一样,把心灵最凝厚的爱一起搓掉吗?
  
  我如此倔强的抗着困倦,数着游走在风里的心思。拆掉一切又一切,能再回到恩爱之前的日子吗?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160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