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9看中国

浏览:11265 发布日期:2016/08/19 分类:汤博志怪 关键字: 2049 看中国 胡杨麟
0
  国家的发展犹如一次远行,路上的风景太美会让人驻足停顿,流连忘返;同样,旅途中的艰辛、疲惫甚至是风雨雷电,也会让人望而生畏,停滞不前。所以,有时走的太久,会让人忘记是因为什么而出发。这时不妨稍事停顿下来思考和总结,有时短暂的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
  
  历史长河静静流淌,烟波浩渺处,千年荣辱兴衰也仅是弹指一挥间,不去追忆遥远的过去,如果把1949年当成历史一个重要节点,我们的国家已经建立了60多年。60年,一个甲子就这样过去;再走近几步,从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到现在,30多年也已过去。曾经的我们从懵懂幼童到如今已过不惑之年。时光脚步匆匆,我们走的太快,我们的目标又有多少人还清晰记得?是时候在这纷繁喧嚣的历史时刻,让我们站在时代路口,认真地回头,向曾经走过的来路张望,然后决然转身,把目光投向远方……
  
  从1949到2049,这是中国历史一个无可替代的百年。在走过的路上脚印清晰可辨,未来的征程又会有怎样的日新月异,地覆天翻?我们不是预言家,曾经以为要展望2049年的中国并不容易,但是当我们追寻历史的足迹,真正去思考这个问题时,突然发现未来是那样的清晰可见,因为今天的中国不同于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
  
  在历史漫长的进程中有时会走到岔路口,这时候选择哪个方向往往是一件难以预测的事,不要说30年,就是预测3年后的事情都很困难。比如晚清时期,就是“革命”在和“改革”赛跑,两者经过竞争,孙中山的革命党跑赢了立宪党,满清王朝被推翻,建立了中华民国,我们享受了百年共和制度,如果历史在关键时刻打个盹,革命党人动作慢一点,或者满清王朝的王爷大臣们动作快一点,也许历史就会发展成不同于现在的样子,也许我们就实行了君主立宪制度。说不定我们还有满族的皇帝,汉族的首相或者总理大人……对我们的生活会有怎样的影响呢?至少故宫是不能进去参观了,紫禁城就象英国的白金汉宫,是人家国王的家。就像我们去日本旅游的时侯也只能在他们的皇宫门口晃悠一圈,远远地拍照留念。
  
  因此,在历史的交叉路口,选择就非常的重要。因为历史的机会一旦丧失,后人会付出百倍的艰辛,经历千倍的磨难。比如明末清初时期的中国,种种原因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错失自主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时机,这一在历史路口的选择错误,就已经注定了日后中国的磨难。满清时期所谓的“康乾盛事”也只是这个衰老帝国的回光返照而已,此后在上百年的时间里,中国这架破旧的马车只有一路下坡而行,在崎岖坎坷的道路上被颠簸的支离破碎,伤痕累累。
  
  中国没有能自主走上新生的道路,就只有在外力的逼迫下、内部的阻挠下缓慢地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这是一条充满了艰辛与屈辱的道路,圆明园的断壁残垣,《辛丑条约》中每个中国人一两白银的赔款,都是血泪的标注。
  
  不过,历史有的时候也会走上笔直的坦途,这条大路一路向前,没有岔路,只要我们目标明确,心无旁羁,未来就在前方不远处。当今的中国正是如此,36年后的中国要实现的目标,就在道路的正前方。
  
  也许有人会不相信能够对未来的中国进行预测,那么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想一想,既然可以把时间往后推36年进行展望,那么我们也可以把时间向前推,做一下回顾。36年前,那是1977年的中国,那时我们能推断出2013年现在的情景吗?其实是可以的。那个时候“文革浩劫”刚刚结束,中美关系解冻改善、趋于缓和,所有人都明白“极左政策”、“阶级斗争”在中国已经没有出路,中国的发展只有改革开放与世界接轨一条路,这条路上也许会有起伏但没有岔路,中国必将进行改革开放,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建设。经济建设的力度和规模我们设想不出来,但这条道路的走向是确凿无疑的。
  
  既然进行推演,我们就再来一次,从1977年再将时间的指针向前推36年,那是1941年,那时全世界都处在战火之中,中国已经对抗暴日多年,但从来都没有绝望,从来都不打算屈服,中国政府已经把永久性国防工事修建到了偏远的西康省,表明了中国人抗战到底,决不投降的决心,如果真的到了最后的时刻,这里就是我们的崖山!
  
  在1941年,胜利的曙光已经出现在天际,尽管是那么的微弱,尽管还需要付出无数人的鲜血和生命去换取。在那一年,日本与美国的矛盾已不可调和,只有用战争手段解决,而一但开战,日本必将战败,作为同盟国的一员,中国将赢得这场艰难战争的最后胜利!同时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更加获得百姓的支持,共产党相比国民党没有腐败,更加清廉,更有活力,优秀的中国人更加倾向于共产党,今后的中国将由他们主宰。
  
  所以预测未来的中国并不困难,那么未来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呢,36年之后,我们将面对怎样的国家?对此我想无论“公知”还是“五毛”,一定都很期待,都希望那时的社会符合自己的设想。
  
  一、政治制度:
  
  首先告诉“公知”以及“公知粉”一个好消息:那时的中国已经实行了民主制度,百姓拥有一人一票的政治选择。当然现在我们也是有选举权的,比如每五年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但很多人并不满足于此,并且不认为这是真正的选举,所以到2049年我们真正可以选择执政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民主选举。那么恭喜你们,我们有了真正的民主制度,有了真正的选举制度。
  
  其次告诉“公知”及其“公知粉”一个“坏”消息:那时的中国仍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那时的共产党仍然占据着国家执政党的地位。
  
  也许有人会说这两者是不是矛盾?当然不,中国未来的民主形式不是某些人坐在家里拍着脑袋设计出来的,是顺应形势,是在适当的基础上,是适合国家实际发展起来的。那时的国家有了实行民主体制的条件和基础,自然就会实行民主制度,没有人与民主有仇,进行民主制度的尝试符合所有阶层的利益。
  
  中国目前的政治制度是历史形成的,将来有一天,中国人可以用纸做的选票选择国家执政者,而在60多年前中国人是用鲜血和生命作为选票做出的选择,套用俗话说,就是共产党的统治不但合法而且有效。
  
  那么还会有人问,为什么不能现在就进行民主体制的变革呢?我来告诉答案吧:虽然没有人与民主有仇,民主宪政是好东西,但这样的好东西必须在一定的基础上和必要的条件下实施才能有好的效果,否则只会带来负面影响。民主国家不是只有美国、西欧、澳大利亚,世界上很多穷国也是民主国家,那些国家的百姓也生活在民主体制中,事实上我们列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名单,就不难发现有很多穷国是民主国家。
  
  我们比较熟悉的民主国家有菲律宾、印度、柬埔寨、阿富汗等等。我喜欢用尼日尔举例,我的一位朋友在这个国家工作了一年多,我这人游历少,至今没冲出过亚洲,看他去了那么遥远的国家很是新奇,于是请他工作之余拍些当地照片发回来让我开开眼界,朋友很实在,一口气给我发来几十张照片,我看后很惊讶,因为照片中反映出来的市政面貌就连中国的县城都不如,真要进行比较也许只有去找中国西部贫困地区的县城比了,但他却清楚的告诉我这就是尼日尔首都尼亚美,这个国家是多党制民主国家,全国竟然有40多个政党,不知道要这么多政党做什么,对于让国家富强能有什么好处。
  
  民主法治是我们不变的追求,是中国必将走向的目标,为了实现这样的理想,我们的先辈用生命和鲜血去追求,我们用努力和汗水去灌溉,但民主是手段不是目的,要想民主有好的效果,必须在一定的基础上实施,这样的基础有很多: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人民素质等等,不是一个量化的概念。如果一定要我说出个标准,那我就勉为其难说一个,那就是在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之后逐步开始民主制度的尝试,这个数据不是我臆造的,这是参考了台湾和韩国的历史进程。台湾在1988年解除戒严、解除党禁报禁、逐步走向民主体制时人均GDP是8000美元。韩国也一样,韩国比台湾稍微晚,1992年民主制度建立时人均也是这个数据。台湾和韩国的民主体制虽然也有一定问题,但至少还算是健康前行,对社会的损害程度比较小,就算是成功的民主转型,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就是民主之花的展开必须在适应的土壤里,否则只会带来负面影响,
  
  在不适宜的情况下实行民主制度造成的不幸例子很多,满清之后的民国,理论上实行议会选举等民主制度,但结果如何呢?那些拥有实权的军阀们谁又会在乎议会怎么样?实力在手,与选举有什么关系?!当然也有在乎的,比如当年曹锟总统的5000银圆一张的选票,论为世人笑柄。
  
  事实上中国一直在探索民主制度的施行,在中国的农村实行基层民主选举多年,这是中国进行民主探索的实践,不得不说,在实践中发现存在很大问题。我家祖籍在北京通州区,至今还有亲属住在那里,所以我知道每到村长选举时贿选成为必须,最近随着通州城市建设的加剧,村长行情看涨,目前每张选票2000元,要想当村长就得花费上百万元,我感慨之下将此事发到网络上,没想到引起网友共鸣,纷纷来吐槽,于是全国各地村长的价格都逐一呈现在眼前,贵的地方一票竟然价值5000元,据说是因为当地村里有开矿的企业,所以竞争者众,便宜的地方选举村长则给选民送一桶豆油加5斤鸡蛋就可搞定。即便是思路再简单的人也可以想到一点,无利不早起,靠买选票当村长后,会怎样施政?是不是得收回之前的投资呢?这样的民主是我们期盼的吗?对于用金钱把自己民主的选举上去的领袖我们不需要担心吗?
  
  广东乌坎事件发生时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这事往民主选举上推,非说这是中国民主的里程碑,他们无视中国农村实行普选已经十几年的事实,红口白牙的胡说八道,其实他们不是如恐龙般迟钝,而是如狐狸般狡诈,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转移视线。事实上乌坎事件完全是因为土地的利益之争,新的村委会上台后仍然解决不了一系列原有矛盾,被村民指责,里外不是人,很难受,当然,这个时候当时煽动喧嚣鼓噪的公知们是看不见的,他们又奔下一个社会热点去了。
  
  政治制度的选择不是件小事,是很重要、很严谨、关系到天下苍生的大事,切不可轻视随意。如果有人说按照他设计的政治制度进行试点之类的屁话,最好的办法是给他俩大嘴巴轰出去。政治制度的建立必须要与经济基础契合,逐步摸索,不能按照现成的框子凭空来套,西方的政治制度很完善,实行的也很好,可以恭喜他们,但我们切不可照搬。
  
  在精神层面,2049年的中国也与现在不同,就象现在的中国与过去的中国完全不同,改变不仅仅在于物质条件的改变,不仅仅在于高楼大厦,机场港口,车子房子,还有人的内心,还有人的思想,现在是一个利益多元化,观点多元化的社会,社会结构不再是过去那样单一,而是充满了变化,社会结构变的空前复杂,我们不用“阶级”这个过时的词语,用“阶层”一词来归纳不同观点利益者,在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同时存在,彼此接触、交流、沟通、对立、抗争,随着时间流逝,逐步分化为3个阶层集团:一是权贵富豪阶层,包括部分官员,另外一个是平民阶层,在中间还有一个中产阶层,这只是大致的分类,中间还有其他若干细分不多赘述。
  
  一般来说社会的中产阶级越多越好,社会结构如果是个橄榄形状会比较稳定,如果是金字塔形状就有些不妙,底层的怨气会逐步积累,到时候一有导火索就会爆发,会给社会带来破坏。
  
  中国各个阶层都有着自己的利益需求,并且彼此排斥,资本家老板与打工的工人必定不在同一立场,如何协调这样不同阶层的诉求是考验执政党能力水平的关键。
  
  二、经济发展:
  
  政治之后是经济,2049年前的中国经济仍然会保持强劲增长,但速度已经降了下来,中国不可能总保持将近10%的神奇速度。
  
  我们可以看到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明显放慢速度,今年上半年GDP增速7.6%,中国曾经有过经济上的“保八战役”,目前看来这已经不可能重复,不过这也符合人们对经济形势的预期,中国不可能永远保持那样几乎可怕的高速增长,中国告别排山倒海般的经济增长率是迟早的事,开始向更重视质量的相对高增长期过渡,即便如此7%的经济增长速度在世界上也是很惊人的数据。
  
  中国目前的GDP总量是7.4万亿美元,已经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二。日本(2012年5.9万亿美元)失去了长期保持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位置,与中国的差距越来越大,再也追赶不上,只能看到中国的背影,并且这背影还越来越小。中国的竞争对手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世界霸主美国。2012年美国的GDP总量是15.9万亿美元,远超中国。中国作为竞争者在奋力追赶,从中国崛起的角度说,中国经济总量在世界排名的上升是不可逆转的,再有20年的时间,仅从数据上中国完全有赶上美国的可能。就是说到2049年时,中国也会成为与美国一样在全世界具有影响力的国家。同时,中国的利益范围也会遍及全球,中国需要更有效更强大的外交和军事来保护自身利益。
  
  但我们也知道,数据不能说明一切,一些看起来强大的东西,如果基础不牢固,也是相当危险。当年的苏联就是一例,即便GDP数据高,其他的方面欠缺仍不能代表强大。曾经强大的苏联,在转瞬间即分崩离析就是最好的证明。
  
  此外中东的产油国,北欧的高福利国家,人均GDP数据高的吓人,也不能说明他们是世界强国。一个国家的强大是多方面、综合性的,不能仅凭一项数据。同时,人家不会停下来等你,你在发展,别人也在发展,尤其是在科技文化等软实力方面,我们要超过对手还是有着相当的困难。做老大的不会看着后起之秀追上来而无动于衷,方式无非有两个:(一)、自己加快发展;(二)、阻挠破坏对方的发展。美国会用尽各种手段,给竞争者设置障碍,这其实很正常,我们不用总是以怨妇的口吻抱怨美国对我们如何如何,如果美国不这样做那才是奇怪的事。
  
  2049年的中国,经济制度更加健全,现在中国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把这个词翻译成我们能听明白的话,简单的说:那就是在经济上实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政治上实行共产党领导。这本身就是相悖的两件事,实施起来有着很多困难。如果这条道路走通了,那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就大了,八个诺贝尔经济学奖也不足以表彰这巨大的成就,这是一种新的模式,超越了资本主义发展中所必经的阶段,中国式的道路将光辉照亮全世界。
  
  我们不能过于乐观,这条路前景美妙,但有可能这条路走不下去,中徒夭折失败。一种失败的威胁来自“右侧”,在发展中,中国共产党背离了自己的组织纲领,成为资本家、富豪的利益代言者,简单的说就是变质了,过去叫“变修”了,那时底层百姓恐怕就得另外找个能代表自己利益的政党了。还有一种可能是威胁来自“左侧”,底层百姓面对目前的局面不满意,重新焕发出当年打土豪分田地的激情,试图用暴力的、剧烈的手段改变社会结构和社会利益分配,简单的说就是文革余孽,好在这样的势力不是很强大,我们可以暂时不予以理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进步,百姓生活的改善,这样的思潮会逐步缓解消融。
  
  中国在经济发展中特别值得称许的,就是用和缓的手段逐步改变经济模式,我们回顾历史,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到“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的政策,然后逐步转向到“有计划的市场经济”,然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后到真正的市场经济,用20年的时间在发展变革中逐步做出改变,这是成功的典范。相比之下苏联的经济改革完全失败,休克疗法对俄罗斯的社会经济造成巨大损失,这样的代价过于沉重,中国不能承受。
  
  三、国际环境:
  
  国内形式大致如此,那么国际环境如何呢?那时的美国仍然是世界头号强国,但中国仍然没有超越美国,即便在GDP数值上与美国不相上下。美国的工业、农业、军事、科技、教育文化等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中国要想全面赶超还颇有困难。但美国已经感到不自在了,美国感受到中国的强劲挑战,当然这是山姆大叔自己的感觉,中国是不承认自己将挑战美国的,中国认为强国不一定必定敌对,是可以和谐共荣的。中国相信那句话“太平洋足够大,可以同时容纳中美两国。”
  
  东方哲学思想中“中正”、“中庸”的哲学智慧,争强好胜猛冲猛打的西方牛仔是难以理解的。教他们理解“亢龙有悔”、“难得糊涂”是件困难的事情。我们找个身边的例子来做比喻,就象西方人喜欢璀璨的钻石,而中国人喜欢温润的美玉,彼此的三观不同,难以沟通。
  
  中美关系已经发展了几十年,目前两国经济关系非常紧密,比如在商品贸易上的高度依存,中国持有大量的美国债券,美国商场里无处不在的中国商品等等,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好不到哪里,也差不到哪里,中国希望能与美国得到更好的发展和维护,但目前的情况是中国一心维系中美关系,尽量满足美国的要求,但美国总是在挑刺找茬。美国的学者认为,经济虽然重要,但重要不过政治和外交展览业战略,仅仅凭借经济利益维系两国关系是不现实的,在国家安全上,政治、外交、国防等要优先于经济。并且美国人相信一件事,那就是“有个敌人是件好事,他能让你耳聪目明”,这句话后面的潜台词,不能拿到台面上的话就是,如果世界和平没有战火,没有争端了,我那么多巨型的军工企业难道关门大吉吗?
  
  因此由于种种原因,中国与美国之间除了合作以外对抗也越来越频繁。中美对抗与以前的美苏冷战具有很大的不同,苏联与美国的冷战频繁而激烈,在各个领域各个地区进行的你来我往,刀光剑影。因为苏联与美国不同点很多,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苏联是计划经济,美国是市场经济,双方没有交集,在各个方面,苏联与美国极其不同,因此双方的对抗是全面的、血腥的、你死我活的,都指望把对方彻底打败,击垮对方,摧毁对方。
  
  中国与美国的对抗则不同,双方有太多相似性,经济上彼此你中有我、藕断丝连、血肉相通,无法做到全面彻底的对抗。双方同为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彼此是对方重要的贸易伙伴,双方你来我往的下拌子瞪眼吵架可以,但做不到刀刀见骨的相互猛砍,这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双方都不会采用,这就决定了双方的对抗频繁而不激烈。
  
  中国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努力发展,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期待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认为我们的重新崛起伴随着和平,我们不会因为强大而欺负别国,就象我们在生活中,不能因为一个人身体壮实,就想他一定会是街头霸王。
  
  中国人一向善良,这是农耕民族的生活环境和传统习惯造成的。中国愿意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发展和保持友好关系,中国不想威胁别人,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历史上中国只有被外敌侵略的时候,从没有主动对外攻击别的文明。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中华文化这样一种文明,一些其他国家的历史文化和传统造成了另外的“文明”,我们必然会经历不同文化观点的冲击,其他文明对中国的崛起怀有极大的戒心是正常现象。
  
  西方多数人的思想与我们不同,在他们认为,一个新兴强国的崛起一定会带来与原强国的矛盾冲突甚至是战争。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美国崛起时首先就要通过战争击败老殖民者西班牙;日本崛起时候要与俄国杀的血流成河;德国崛起后就要与原西方世界中的大佬英法拼杀;战后苏联与美国的冷战更是宣示了一山不能容二虎的故事……西方的传统思维模式就是当一个国家到了老二的位置后,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把老大搞掉,去当NO.1,要么被老大搞掉,落入二三流国家行列。
  
  西方人的思维中难以理解东方智慧,他们欣赏的是钻石的璀璨光芒四射,肆意的散发自己的光彩,而中国人欣赏的是玉石翡翠的内敛,它们把自己的光彩柔和的表现在外部,让人感受到内心的沉静与安详。中国的“太极”,中国的“吃亏是福”,中国的“难得糊涂”,在西方看来是如此的不可理解。不同的文化造就出不同的国家性格,其他的国家需要适应中国的崛起,学会与中国打交道,中国也要改变心态,学会与其他国家交往。我们不再是以前那个被欺凌的弱国,不用总以弱国心态面对国际政治。其他国家也应该明白,对中国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没有用,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只能使双方激化对立。
  
  四、文化信仰:
  
  中国与西方国家甚至世界上多数国家还有一点不同,就是对宗教的淡漠,这是双方彼此都感到惊讶的事。中国人无法理解西方人对宗教的虔诚和执着,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西方那么长年的持续的宗教战争,简单的说,中国人不想去管别人脑子里想些什么,中国人会因为农民吃不饱饭引发战争,会因为国家被侵略引发战争,甚至会因为面子引发战争,但不会为思想而战,中国的宗教呈现出外国人无法理解的和谐状态,中国的本土宗教是道教,由于教意神秘高深,修炼过于艰难,没有大规模流传,基本上是在社会的上层知识分子阶层流传,文人雅士炼丹修道不宜乐乎,至于把丹药吃下去是热的裸奔还是怎样,都是在小范围内,对社会对百姓影响不大。
  
  佛教作为外来宗教在中国迅速流传,双方彼此相安无事,甚至基督教来了之后也没被禁止,西安碑林的《大唐景教流行中国碑》,表明了中华文明的宽容和包容。中国没有西方那些狂热的传教士,西方来的传教士利马窦、汤若望、郎士宁等在中国都变成了科学家、天文学家、画家。
  
  中国百姓的信仰是个大杂烩,民间神话的宽容到了让人惊奇的地步,在孙猴子大闹天宫时,佛教的如来佛祖,道教的太上老君,民间的玉皇大帝,齐聚一堂,和谐共处,让人惊讶。
  
  西方人对中国的宗教感觉困惑、迷茫、一头雾水,西方人无法理解这样对宗教的实用主义。因此无疑,中国的崛起在思想领域也是西方人所不愿意看到的,西方世界大都是信仰基督的国家,彼此都杀个你死我活,中国这样一个什么宗教信仰都没有的国家,西方国家能心安吗?!
  
  除了宗教以外,西方人大肆宣扬他们的民主、人权、自由等普世价值,希望将中国同化,但成效并不大,只在部分生活优裕的知识分子中获得了共鸣,大部分中国人更加重视现实的生活,希望更多的收入,更大的房子,如果普世价值不能带来这些,他们并不想分心去关注。
  
  中国的发展必定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让一部分人得益。回顾历史,这样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建国后优先发展重工业,牺牲了农业发展,工作中的失误导致60年代初期的饥荒。改革开放后首先解决农业问题,在某一阶段,发生“体脑倒挂”,所谓“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再后来国企减员增效,大批企业员工下岗,鼓励发展私人经济,在通往2049年的道路上,如果不能协调处理好各个阶层各个族群的利益,很有可能会发生危害整个社会的动荡。
  
  为了协调社会各阶层的矛盾,西方的大社会小政府的模式,注定在中国无法实行,中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协调统筹管理各个社会阶层,由于这样政府的属性,国企的重要性即显而易见。在改革的初期,应该实行“国退民进”的策略,毕竟市场经济比计划经济要有更多的活力,我们在计划经济下运行了几十年,需要改革,需要更有效率的制度。但是经济发展到现在的阶段,是否进一步深化加大私人经济,这就需要非常的谨慎。
  
  目前中国的私有化进程已经相当广泛,私有化的优点给我们带来了效率的提高,社会化生活的进步。但随着时间的发展,私有化造成的贫富分化,社会阶层割裂等影响日益加剧,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化已经到了需要警惕的地步。再继续加大私有化进程显然不是明智举动,如果我们想在2049年以一个统一的强大的国家面目出现在世界面前,必须要调整相关政策,减少私有化对社会结构的冲击。
  
  私有化后形成的富豪阶级已经给中国带来了重要影响,富豪阶层的形成,对其他百姓阶层造成了多方面的冲击,不但是在经济上使多数人感受到了距离,并且在精神和文化上形成了不同观念和看法,简单的说就是形成了富人的文化。富豪由于经济基础决定,对于权利有更多的追求,并且开始在现执政集团中寻找利益代言人。他们对于民主、自由、人权、宪政等有更多的追求,在他们来说最需要的就是民主,因为民主后他们可以获得更高的政治地位,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普通百姓最需要的则是更高的收入,更大的住房,更好的生活等更现实的东西。不同的需要造成社会的分歧加剧,在西方民主国家这样的分歧并不影响社会的稳定,在中国则不然,富豪与百姓的矛盾如果不给予协调,会激化升级,继而影响社会稳定。
  
  五、关于政党:
  
  总有人对我说,美国等西方国家反对的是中国政府而不是中国,反对的是共产党,是反共不是反华。面对这样的糊涂观点,我真是无可奈何……请问历史上有共产党是哪年?有共产党建立的国家是哪年?在此之前,在没有共产党的年代那么多年的战争、侵略、抢夺、战乱又是怎么回事呢?!也是共产党害的?!因此国家间的争霸与意识形态关系不大,所以反对共产党政权基本上就是个幌子。
  
  一个快速壮大的国家在成长过程中,除了朋友以外是不会有人感到高兴的,而在国际政治中,朋友是个极其稀罕的名词,比白乌鸦还少。
  
  总有人混淆党的利益与国家利益,我不是党员,党的利益与我无关,但国家利益与我紧密相关,我必须维护国家利益,哪怕为此付出代价。国家利益是通过执政党来实现的,共产党是执政党,当执政党行为能给国家带来利益时我自然要支持执政党,如果能力不如执政党的势力集团要夺取执政权,为了国家利益我自然要反对。
  
  “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我问我的一个朋友。他说:“我热爱祖国,热爱共产党”,他看着我不相信的样子,于是说那我换个说法吧:“我爱我自己,这好理解吧,我还爱我的女儿,对吧,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将来还会死在这里,葬在这里,更重要的是我最爱的女儿也生长在这里,我想过更好的生活,我希望我的孩子有尊严的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所以我希望这个国家变得更好,希望她强大、富裕、民主、文明、公平、和谐,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够驾驭中国目前复杂形势的只有共产党,能够带领中国走上复兴之路走向富强的只有共产党,共产党是由中国人中的精英组成,我渴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这个理由你觉得怎样?”
  
  不要以为国家、政党这些事距离我们很遥远,与我们无关,其实不是的。我在柬埔寨的时候认识一位在当地打工的中国女孩,我们闲聊时,她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对当地人震撼极大,当地人无法相信那辉煌壮观的场面来自于中国,此后对她表现的非常敬重,这就是国家的强大让孤身一人远离故国万里之外的中国弱女子也能获得尊重。
  
  关于奥运会开幕式还有个故事,我的朋友著名作家萨苏在日本工作,他的日本同事看了开幕式后非常的震惊,以至于问了个很蠢的问题,就是开幕式场馆鸟巢边上的高楼是不是搭的布景,萨苏被搞的哭笑不得。
  
  萨苏在日本时曾邀请一些建国前在北京生活过的日本老人来北京故地重游,那些日本老人一下飞机就开始哆嗦,被候机楼的豪华壮观现代化所震撼,不停的问,“这是北平吗,难以置信”。顺便说一句,当时还是2号候机楼,不知道现在看了3号楼会是什么感觉。
  
  我曾与一名台湾的朋友在网上交流,就共同关心的问题探讨,我这位朋友是个“深蓝”,大家都知道“深蓝”是什么意思,他们坚决维护国家的统一,当然拥护的是“中华民国”,“深蓝”的父辈祖辈都与共产党为敌多年,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但我的朋友承认大陆在共产党强有力的领导下发展的更快更好,而台湾党派对立,族群分裂,社会资源空耗,实力上已无法与大陆抗衡。
  
  我在台湾旅游的时候,深刻的感觉到台湾在各个方面都已经被大陆拉开了距离,已经无法动摇大陆,目前维持现状的局面时间越长对大陆越有利。回想过去,5年前,10年前台湾海峡的惊涛骇浪曾经给我们多大的打击和无奈,2008年我们甚至做好了奥运会不办了的准备,但真正主宰海峡两岸的局势,需要有超强的实力和充足的准备。一个台湾记者去大陆军营访问,回来后说“可不能任由民进党胡闹了,中国真的已经做好了战争准备”,因为他在军营看到两个细节:一是士兵的衣服上印着台湾产的植物图案,还标注着“可食用”或“有毒禁食”的字样;二是士兵的靴子侧面有两排排水孔,是为了适应热带丛林作战特别设计制造的。大陆在争取和平的同时,对战争已经准备到了这样细致的程度,这是决心,也是实力。
  
  我还去过朝鲜,朝鲜很象我们的过去,象我们六、七十年代的样子。我在朝鲜时尽管受到盛情招待,但我却感到压抑、焦躁、郁闷,我知道我们已经无法回到从前了,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人已经无法适应那样的政治氛围。
  
  我们回国时,当我们乘坐的火车驶上鸭绿江上的铁路大桥,进入中国国境时,我看到铁路边哨所前两名中国的武警战士在向火车敬军礼,很不好意思的告诉大家,我当时落泪了~我觉得他们的身姿是那么的挺拔,他们的军装是那么的威武,他们头上飘扬的国旗是那么的绚丽,这就是我的国!这就是我的家!这就是我的国家!不要以为这个国家仅仅属于拥有金钱、地位、权势的人,不要以为这个国家与自己无关,不是的,国旗上的每一点红色都需要你我用热血去灌溉,国旗上的每一颗金星都照耀着你我,引导着我们的未来。
  
  从20多年前至今,我们这一代人的热血从未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位卑不敢忘忧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是我们这代人的宿命!我们这一代人出生于祖国苦难艰辛的年代,也见证了祖国奋起腾飞的复兴,为了国家更加辉煌更加灿烂的未来,那个并不遥远的2049年的中国,需要我们人人尽责!(作者:胡杨麟;来源:网络)

精彩文章推荐:
毛泽东到底收到过多少稿费?
宋美龄其人其事:发人深省
刘晓庆:我在毛泽东时代
不同的领袖有不同的儿子
奥巴马最敬佩谁:毛泽东
面对尴尬:毛泽东如何轻松而智慧的化解?
八百壮士的英勇始于蒋介石的愚蠢
  • 让人扼腕叹息的毛泽东时代的辉煌成就之一,绝对出乎你意料!
  • 印度男子在高压电杆上玩杂耍,结果瞬间没了…… ​
  • 为什么1976年周总理宣布我国粮食能够自给有余呢?
  • 胡耀邦邀请钱学森访美秩事,你怎么看?
  • 不让自己先富起来的毛主席!真相看哭每一个中国人…
  • 知青,没有将上山下乡看成是迫害,而是财富!这才是真正的历史
  • 毛泽东迫害知识分子,是天大的谎言!
  •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不是以贫富为标准的
  • 毛泽东评价秦始皇嬴政,智慧兼顾公正,振聋发聩!
  • 这不仅是实践检验出来的真理,更是历史检验出来的真理!
  • washiluerweimama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