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踏里西山之战:中美两军精锐在这里死战 陆战一师第二次折翼

浏览:480 发布日期:2017/08/03 分类:汤博志怪 关键字: 马踏里西山之战
0

  1953年3月,朝鲜。

  

  来自南方的暖空气已经吹拂了整个半岛,冰封了一个寒冬的积雪开始融化,穷山峻岭的树梢上新的生机正在萌发,三千里锦绣江山又进入了新的轮回——这是朝鲜战争爆发后的第三个年头。

  

  此刻,笼罩在这个半岛的战争硝烟仍然看不到消散的迹象。由于停战谈判在几个月前因战俘问题陷入僵局,沿着北纬38线几百公里的战线又逐渐开始热络起来。双方都毫不犹豫地共同选择积攒和展示力量,以充分表达己方绝不退让的决绝态度。

  

  中朝方在这一时期总兵力达到了巅峰,总兵力接近180万,而且士气、武器和后勤方面均达到了战争以来的最高水平;而联军方面的兵力首次接近百万,虽然人数总数处于劣势,但在技术兵器方面,依然牢牢占据绝对优势地位。

  

  既然谈判桌上无法取得进展,那就只好在战场上取得了。横贯在战线上的火药桶已经开始燃烧,唯一的问题是:它会在哪个点先炸响?

  

  这个点被定在了据开城谈判会场并不太远的马踏里西山和梅靓里东山。关于志愿军为何会进攻这里,后人是一直有争议。

  

  有人认为这是战略的考量,因为此时苏联统帅斯大林刚刚去世,情报显示联军很有可能会借此时机再搞一个仁川登陆,所以志愿军必须要主动出击一下,以打消某些人扩大战争的危险念头。

  

  也有人认为这仅仅是战术的考虑,因为两个高地地理位置比较重要,不但威胁着志愿军阵地后方运输,而且控制着进入首尔的战略要道。

  

  两条原因或许都对,但很多人实际上忽视另外一条重要原因,因为驻守此地的正是志愿军的老冤家——美陆战一师。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美军最有战斗力和负盛名的部队之一。这支部队最早参加过八国联军,曾打进北京城并烧杀抢掠过。二战后派驻过中国华北,1946曾发生过该部军人强奸北大女生的案件,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当然最让志愿军记住它的则是在长津湖的记忆。当时,九兵团十二个师在零下40度的冰雪中围攻陆战一师,决心将陆战一师一口吃掉。但超越人体极限寒冷以及美军超越想象的火力,使这一决心终究功亏一篑。此战,志愿军虽然成功把美军的一路攻势瓦解,但伤亡近五万人,很多官兵被永远埋藏在冰雪之下。对任何一支志愿军来说,若能在战场击败陆战一师,那将是九兵团数万死伤的将士报仇雪恨。

  

  长津湖战役后,陆战一师由于损失巨大,一度被放在二线执行清剿朝鲜游击队的任务。但随着一线的吃紧,终于又调回了一线担任重要阵地的守备任务,这给了志愿军报仇雪耻的机会。其防线上的东段,恰巧就是马踏里西山和梅靓里东山。

  

  1953年3月26日,太阳照常升起。但这一天,注定是陆战一师耻辱的一天。

  

  (一)

  

  这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天气异乎寻常地温暖,在守卫在这段防线的陆战一师5团观察员的望远镜里,对面的阵地如往常一片平静。但平静之下,暗流早已汹涌澎湃了。

  

  和陆战一师5团一样,志愿军120师358团其实也是一支以顽强战斗作战而著称的部队。他们最早入朝志愿军部队。入朝后首战在温井痛打韩军第6师,二次战役时在球场阻击南逃的美军第2师,四次战役横城反击战时在圣智峰痛击韩军第8师,在五次战役里穿插马蹄里割裂敌军防线。几乎参加过每一次惨烈战役都有他们的身影,而且在与美军韩军对阵时都取得过不菲的战绩,就没有怕过谁。

  

  这次,358团也是休整完重回一线。此时,全团已经告别了三年前入朝时寒酸的三八大盖,全部换装较为先进苏式装备,补充了大量新兵并配属了大量火炮,可谓兵强马壮。当接到命令要打一打,全团求战欲望非常高,决心从美军的王牌部队身上啃下一块肉。

  

  虽然如此,但志愿军并没有狂妄大意,而是做了大量细致的准备工作。团侦察兵把两个高地的兵力火力摸得清清楚楚,司令部反复推敲攻击方案,部队也进行了长时间的针对性演练,工兵甚至在美军眼皮底下挖了屯兵道和交通壕……首波攻击任务被交给了两个尖刀连,两个连队有最精锐和有经验的老兵和军官,他们可以得到全团乃至全师的火力支援。

  

  16时整,夜幕刚刚开始降临。一排排大口径炮弹便呼啸着飞向了两个高地,它们愤怒地撞击着大地,把遇到的一切碉堡工事撕碎。10分钟后,火炮开始延伸,而紧跟着火线的志愿军的胶鞋已经踩在了阵地上。这是一场教科书般的山地进攻战斗,当志愿军从隐蔽的坑道跟着炮弹炸点之后攻上阵地时,很多陆战队员还没能从掩体里出来。仅仅40分钟,两个突击队就分别把两个高地的表面阵地占领。阵地上残余陆战队员一边钻到坑道里,一边祈祷上帝呼叫援军。

  

  而然,已经反复演练过无数次打法的志愿军官兵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更何况坑道战本身就是志愿军的强项。在志愿军看来,美军的坑道虽然是在战场上学习志愿军的结果,但实际上精华未学到。其问题除了坑道口毫无遮拦外,坑道里也缺乏支撑防守的设计和准备。在梅靓里东山,约一个班的志愿军一边投手榴弹一边用冲锋枪扫射,打死并俘虏了近60名美军士兵;而在马踏西山,一名志愿军士兵炸毁了一个坑道口,把40余名美军士兵闷死在了里面。相比几个月前美军在上甘岭坑道前的束手无策,这一次,志愿军仅仅付出很小的代价,就消灭了全部残余美军。

  

  至此,两个具有重要意义的高地均被志愿军夺取。但没有人欢呼胜利,因为他们知道,心高气傲的陆战一师绝不会白白吃这么大的亏,更惨烈的战斗会在随后打响。尤其是防御工事大部分被毁的马踏里西山,即将到来的报复必然会非常猛烈。

  

  (二)

  

  美军的反击来得很快,当然这符合陆战一师的牛仔作风——土豪牛仔。

  

  按照的一贯手笔,美军一线阵地背后至少有三个以上炮兵炮兵群的支援,装备的火炮数量足以在短时间里打出数千发炮弹,而二线阵地后面部署有比较强大合成兵力,装备有坦克和自行火炮,此外还能得到大量海空军作战飞机的支持。

  

  几乎在志愿军攻击坑道的同时,就有小规模部队试图增援,但由于是夜里,这些增援在试探一下很快就暂时放弃了。陆战一师把力量积攒着等待天亮,根据经验,这无疑是聪明做法,因为白天时自己的优势会得到最大范围地发挥。

  

  当然,这个宝贵的夜晚志愿军也不会浪费,他们抓紧时候布置了防守阵地构建了工事。尤其重要的是炮兵的准备,他们储备了大量弹药并把美军可能反攻路线进行了精确的标定,确保高爆弹能够准确覆盖每一片区域。

  

  358团在高地上只放了两个排的兵力,这显示志愿军一开始就准备让炮兵担任主角。不过,当第一束阳光照到这这片阵地上时,先发言的还是空军。从早晨5点开始,美军的海空军飞机就对志愿军阵地发动了至少8次空袭。而后,火力覆盖就没有停下过。

  

  炸够了,步兵开始才登场了。陆战一师5团集结了4个营的步兵,这其中甚至还有7团支援了一个营,不过狭隘山地只能容纳连级单位的展开。陆战一师根据侦察情报,决定先集中力量攻击马踏里西山高地。

  

  此时,马踏西山的情况恰巧不太理想。由于表面阵地上构筑工事的时间太短,在美军前面的狂轰乱炸下,大部分临时构建的工事被毁,防守的这个排伤亡不小。不过,通讯设备和炮兵观察员骨干完整地保留下来,他们即将在接下来的惨烈攻防中给陆战一师一份小小的惊喜。

  

  (三)

  

  10点40分,太阳已经非常高。充沛的阳光把对面支离破碎的阵地照得清清楚楚,一个连的陆战队员爬出了战壕,开始进攻。

  

  按照以前的剧本,当他们前进到离志愿军阵地两三百米的,才开始遭遇到轻武器的抵抗,此时在背后的坦克等直瞄会提供可靠的支援;当他们前进到三四十米左右,会遭到铺天盖地的手榴弹袭击,但若能咬牙顶过这一波,就有机会冲进战壕,最后至于肉搏能不能赢,就看双方谁剩的兵力多谁更坚决了。

  

  不过这次真的换剧本了。陆战队员们一出场,就受到志愿军方面的“热烈欢迎”,大口径迫击炮发射高爆榴弹当即就把这个连炸得死伤惨重,他们只前进到离阵地200米的地方便再也无法前进。陆战一师5团于是又陆续投入了3个连队接替进攻,可进展依旧不大。3个连队再付出巨大的伤亡后,也只是到达了马踏里西山高地的山脚。

  

  直到陆战一师5团不得不把前来支援的7团部队投入战斗,才终于取得了进展。这个新锐的连队越过了数百名死伤的战友,在越来越多的坦克直射火力下,终于顶着伤亡冲到了手榴弹可以投掷的范围内。不过还是很快被志愿军的手榴弹和轻武器压制住。当然,对防守的志愿军来说,连续十余个小时的作战也使得自身十分艰苦了。阵地上的军官已经伤亡,导致最高指挥的是一名班长。后方先后派出了一个排加两个班来接替阵地,但很快也在美军的火力下遭遇了较大损失。此时,黑夜开始降临了,陆战一师不愧是美军作风最顽强的部队,出乎意料没有在黑夜中撤退。他们死守占据的高地一角和志愿军进行了一整夜零星夜战,双方各占据了各半高地,都无力把对手赶下阵地。

  

  (四)

  

  这样战斗的黑夜似乎过去的特别快,因为很快,美军的飞机就来“报晓”了。美军似乎下定决心要一口气拿下阵地,重磅航弹和大口径炮弹一大早就毫不犹豫砸了下来,把阵地上志愿军紧急构筑起的工事又全部毁坏,随后就是陆战队员们的进攻。

  

  由于此时双方战线已经极近了,所以战斗一开始就极为激烈。鉴于阵地上的工事早已损坏,双方士兵是在弹坑里互相投弹和射击,拼命地去接近制高点山顶地区。而一旦谁占领山顶,紧接着会被对方一阵凶猛火炮覆盖。那片小小的山顶上不知道倒下了多少人。志愿军在一上午6个小时的时间里打退了陆战一师的多次进攻,但终究由于兵力火力上的劣势只好暂时撤下了高地。

  

  不过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在等待天黑。太阳一落下,志愿军对马踏里西山的反击就开始了,在猛烈火炮的掩护下,灵巧的步兵就开始穿插迂回多路强攻陆战一师刚刚占领的阵地。三个小时候后,他们几乎再次攻上了山顶,但在美军发疯式的火力支援下和陆战一师顽强的防御下却终究功亏一篑,不得已在天亮前撤下了阵地。

  

  此后的几天,双方又进行了一些激烈的攻防,但均没有取得明显的进展。美军方面的记载最后一次接触是在30日上午10点,5名志愿军士兵突然出现在马踏里西山上,他们向美军工事发动了进攻。但这么点的兵力实在没有作用,结果其中三名志愿军当场阵亡,两人受伤被俘(其中一人随后牺牲)。志愿军方面没有这次战斗的记载。当然组织这种小的自杀性攻击其实不符合志愿军的战术,所以很大的可能是,这5名志愿军战士是在阵地丢失前被困在坑道中(很可能本身就是伤员),坚守了1天2夜后突围无望后发动的自杀性攻击。他们做了一名战士所有能做的事情的,其决然令敌人也肃然起敬。

  

  支离破碎的志愿军战士,还紧紧握着手榴弹支离破碎的志愿军战士,还紧紧握着手榴弹

  

  (五)

  

  经过五天五夜的战斗,120师358团攻克并巩固了梅靓里东山,一度攻克马踏里西山,只可惜没有能够守住,让陆战一师5团夺了回去。但无论如何,这场战略上给美军一个警告的目的已经达到,而战术上也打掉了其中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高地。

  

  志愿军方面认为这是一次大获全胜的战斗。志愿军发布的战报称,以两百余人伤亡的代价消灭了1700余名美军。在志愿军总部的嘉奖电里,这次战斗被评价为“部队打得灵活,顽强,动作迅速,以小的代价获得了较大的胜利”。

  

  而美军方面则为能够夺回马踏里西山高地感到满意,同样认为是捍卫了陆战一师的荣誉和尊严。当然,在美军的战果统计里,虽然承认己方损失了一千多人,但却认为消灭了志愿军两千余人,使志愿军一个主力团失去了战斗力。

  

  不过,陆战一师的统计结果显然并不靠谱。因为此战过后,358团实力犹在,并很快执行了一系列战斗任务。倒是陆战一师5团,由于损失巨大而不得不把阵地交给了7团,撤到后方进行了补充修整。

  

  两个月后,马踏里西山阵地被美军移交给战斗力较弱的土耳其旅,这让358团找到了机会。这一次358团一口气把包括马踏里西山上在内的附近几个高地都收归囊中,算是给自己在朝鲜战场上的战史写下完美的一笔。

  

  鉴于马踏里地区太重要,双方围绕着这附近的惨烈争夺一直持续到停战。到战争最后时刻,志愿军136师还发动抗美援朝最后一战“三打马踏里”,在停战签字前的最后一天又把战线硬生生地从美军手里向南推进了一公里。

  

  马踏里西山战斗中,双方炮兵都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同时双方的炮兵观察员的表现也非常突出。志愿军方面,观察员于成志表在阵地上坚持到了最后时刻,他给指挥部最后的汇报是:“现在阵地上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就是光荣了也决不后退一步!”这是一名王成式的英雄。而美军的炮兵观察员格林中尉也为了在山顶更好地引导后方炮火而被志愿军炮弹炸死,其战后同样被陆战一师树为英雄。

  

  马踏里西山战斗中运用炮兵的作战经验,被志愿军认真的总结和推广。结果就是解放军炮兵越来越受到重视。我们甚至在几十年后的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都能看到这场战斗的影子,比如老山防御毛松岭战斗时,解放军就一口气摆下了15个炮兵营,对越军造成了惨重的伤亡。发展到今天的解放军,在陆军火力支援方面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火炮类型、火炮水平、火炮规模,均达到了世界一流水。

  

  我们在为此为之骄傲的同时,一定要记起当初在劣势火力下依然英勇奋战的志愿军官兵们。是他们曾经的奋战,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向英勇的志愿军致敬!(作者:进击的熊爸爸;来源:网络)

  • 青年毛泽东创办《湘江评论》始末
  • 就算世界末日,也无法阻止国民党内斗和吹牛逼
  • 毛泽东是历史上第一个与“官国”传统决裂的人
  • 特色社会奇葩:儿子婚礼上宾客调侃,只要公公敢当众与儿媳妇激吻,就给他们1万元现金
  • 危难之际百姓首先想到谁?从中印对峙、战狼2等事看人心
  • 毛主席为什么要将建军节定在八月一日:以史为重的模范!
  • 国外网上热传的一幅油画:103位世界名人,毛主席端坐正中!
  • 宣传毛泽东思想就是救中国
  • 不同的领袖有不同的儿子
  • 79年前的今天,蒋介石下令决花园口抵日军,淹死百姓89万人
  • washiluerweimama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