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一挤文革迫害的水分

2018-01-07 10:14:10  阅读 2458 次 评论 0 条

  改革开放以来,为渲染文革罪恶,媒体借“解读历史”、“还原真相”为名,大肆炒作文革中的“迫害”事件,被“迫害”人员名单随处可见,有的竟高达四五百人。可相关名单多由官方提供,鉴于官员喜欢注水,我一直对其真实性深感怀疑。而且作为草根百姓,我们没必要跟着权贵人云亦云,因此,想站到草根百姓的立场,一探究竟。


  碰巧看到《文革中被迫害的女人》一文,该文列举了上官云珠、言慧珠、赵慧深、严凤英等案例,可读遍全文,我只知道她们曾遭到迫害,却不知道为何被迫害、被谁迫害。叙述稍微具体一点的是闫慧珠,但文章只说:“言慧珠是个心地率直、思想单纯的人,哪里想到,响应党的号召鸣放,才讲了点实情,竟成了‘右派’的罪状,由此遭到迎头痛击”,并没有说明因哪些言论“遭到迎头痛击”。我一直在想,如果她像茅于轼那样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受到“迫害”实属必然,这其实是风清气正的体现。


  我曾百度过“老舍”,可百度百科只说他“1966年,文革中不忍屈辱,自沉于北京太平湖”,互动百科也笼统的说“1966年8月24日,中国作家老舍因不堪忍受红卫兵的暴力批斗,在北京太平湖投湖自尽”。我还百度过“老舍之死”,虽未弄清原因,却有些意外收获。


  据一篇题为《关于老舍之死:血衣残片入幕,谁是幕后元凶?》的文章透露,老舍可能因为将《骆驼祥子》的版税卖到美国得了美元被批斗,还有人说老舍因婚外恋被批斗,这样看来,浩然先生说“老舍夫人听说老舍自杀,很是冷淡,说‘死就死了呗’”,并非空穴来风。但这只是猜测,时至今日,老舍被批斗的原因仍然是谜。


  而在一篇题为《老舍之死》的博客中,作者对老舍夫人撰写的《老舍之死:留在太平湖的记忆与思索》一文提出质疑,疑点有三:一是老舍被批斗时打得皮开肉绽,为何不到医院就医?二是从老舍家到太平湖有7公里之远,老舍当时被残酷“迫害”,且已是67岁高龄的老人,怎么可能有气力走那么远自杀?三是老舍自杀没有目击证人,仅凭事后推测,到底有没有其他可能?


  总之,看过相关资料,仍对老舍被“迫害”致死的原因、过程深感疑惑。当然,我深究老舍之死,不是想肯定“迫害”,而是想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还原真相,我既不愿抹黑文革,更不愿丑化老舍。


  文革最大的冤案当然是刘少奇了,大家对他手捧《宪法》保护自己的事印象深刻,殊不知毛泽东也有类似“壮举”,他曾一手拿《宪法》,一手拿《党章》,气愤的质问某些人:“一个不叫我开会,一个不叫我讲话。为什么剥夺《党章》、《宪法》给我的权利?”也有人说毛泽东发错了脾气,因为他身体不好,某些人出于好意才没通知他开会。但当时毛泽东年仅71岁,2年后的1966年,还曾兴致勃勃的畅游长江,怎能说身体不好呢?而且在“身体是革命本钱”的年代,身体不好意味着大势已去。


  事实上,当时的毛泽东已退居二线多年,除军队和党务,政务基本不参加。刘邓等人也不通知他开会,还曾多次委婉的表示,不要在党报党刊上发表文章,以至于毛泽东有时不得不把文章发到上海的《文汇报》上。而据南斯拉夫《政治报》记者透露,1966年夏,刘少奇曾计划仿照苏共罢免赫鲁晓夫模式,召开紧急中央全会罢免毛泽东,后因邓小平倒戈而破产。以后的事大家都很清楚,刘少奇被迫害致死,与他一起遭到迫害的还有邓小平、彭真等官员和一批文人。但如果败北的是毛泽东,不知他和他的那帮追随者是什么下场?


  可见,真实的历史是复杂的,如同样是被“迫害”,有的因权力斗争,有的因奢侈腐化,有的因飞扬跋扈,有的因感情出轨,有的因言论反动,还有的因打击报复,因此,我们需对“迫害”加以甄别。


  首先,权力斗争不能算“迫害”。文革中许多老干部曾被“迫害”,不过,仔细研究其被“迫害”经历,发现许多人不像史料中说的那么无辜,因为他们被“迫害”多数源于权力斗争,许多老干部都曾迫害过其他人,只不过后人将这些史料隐匿或篡改了。可见,权斗失败遭到打击是正常的权力斗争,古今中外都是如此,因此,不能将权力斗争看作“迫害”,否则,几乎所有历史都将改写。


  如粉碎“四人帮”后,江青在狱中自杀,另有300万人受到牵连,几十万人被捕入狱,许多人死亡。某省委常委班子14人,被清查、批判和处理的10人,占66.7%;其中在审查中死亡2人,判刑3人,留党察看1人,撤职1人,严重警告2人,上报处分未获批准令其离休1人;在省委、省革委会五大部(组织、宣传、统战、办公厅、生产指挥部)33名正副部长中,被清查、批判、处理的达23人,占69.7%,其中,判刑4人,开除党籍3人,留党察看2人,撤职6人,严重警告1人,批判后令其休息4人。这些人虽然都遭到打击,但因为源于权力斗争,我们不能说他们被“迫害”了。


  其次,惩戒贪官不能算“迫害”。文革中,领导因贪污受贿、多吃多占被批斗是常见现象。如某领导曾用公家原料私建住宅,毛泽东闻讯后异常震怒,差点将其枪毙,后因别人求情才逃过一劫。文革中该领导因此事被批斗,事后他在回忆录中说自己曾受林彪、“四人帮”迫害,可如果他一直奉公守法,恐怕不会遭此“劫难”。可见,文革中群众批斗贪官污吏,是正义之举,不能算“迫害”。


  再次,功臣“靠边站”不能算“迫害”。文革中一些功臣“靠边站”也曾被视为“迫害”。我们承认,建国之初局势复杂、人才奇缺,功臣走上领导岗位,确实起到了稳定大局的作用,但其学历不高、经验不足也常使国家的建设事业遭受损失。而经过十几年的教育培养,新中国在文革前已拥有一批专业化人才,因此,文革期间一些功臣走下领导岗位是正常的职务调整,不能算“迫害”。


  事实上,毛泽东对功臣还是很照顾的,即便他们“靠边站”,也尽量保持原有生活待遇。如小平同志下放江西时,虽然被“迫害”了,但仍然住着小楼,外有警卫站岗,内有秘书和家人陪同,还能喝点茅台,几个子女照常读大学。同样,林彪一伙阴谋败露后,林彪手下的“四大金刚”虽被软禁,但照样有酒有肉,生活还是很不错的。


  第四,因言论反动受到批斗不能算“迫害”。文革中被“迫害”的文人很多,后人同样把他们说的很无辜。我承认,肯定有人因不谙政治,无意间说错话遭到批斗,但更多的人不是不懂政治,而是主动投身政治,他们被“迫害”,或因权力斗争,或因言论反动。限于历史资料,我们已无法得知他们到底如何“反动”,但就当下茅于轼、贺卫方等文人的反动程度看,那些被“迫害”的文人应该有“口出狂言”、“反动透顶”的因素,因为长在红旗下的贺卫方、袁腾飞等人尚且如此嚣张,那些被民国政府洗脑多年的文人,只会更嚣张,茅于轼、厉以宁就是典型,可如果他俩死于文革,估计也能戴一顶“被迫害致死”的帽子。


  第五,失意自杀不全是“迫害”。文革中自杀的官员和文人很多,我曾将自杀视作文革罪恶,不过后来发现,当下自杀的也不少,如富士康工人的“13连跳”,众多贪官自杀及新近因2000元借读费而自杀的那对母子等。目前,中国自杀率是世界平均值的2.3倍,自杀人数占全球1∕3,而农村自杀率是城市的3倍,女性自杀率较男性高25%,是全球唯一一个女性自杀率超过男性的国家。可见,自杀不是文革特有现象。更重要的是,自杀的诱因很多,如有的因权斗失败,有的因意志薄弱,有的因感情受挫,有的因疾病折磨等。由于史料不全,我已无法判断哪些人因“迫害”自杀,哪些人因其他因素自杀,但如果将所有稍微有点名气的人自杀,都归罪于文革“迫害”,显然不合事实,但我也没证据证明其中确有水分,只是疑心罢了。


  最后,正常的生老病死不能算“迫害”。阅读史料,发现有些人被迫害的原因、经过写得很详细,有些则语焉不详,仅笼统的说“被迫害致死”。尤其是一些老同志年事已高,即便不被“迫害”,由于自然规律作用,也到了“该死”的时候,可能未被迫害就去世了,后人出于某种政治目的,却统统将其归于“被迫害致死”之行列。可惜,由于史料所限,在官方提供的名单中,我们已很难判断哪些是年事已高正常死亡,哪些是遭到迫害非正常死亡,是否存在虚构夸大情节,即便想核实情况,因无处下手只得作罢!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194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书明法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