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浅谈国家信仰与宗教信仰

2018-01-28 16:20:52  阅读 272 次 评论 0 条

  宗教问题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很多人没读懂“中国”两个字的含义,没有理清楚宗教与国家的关系,没有明白什么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之所以提宗教中国化,之所以反对中国宗教化,其根本原因是“中国”不仅仅是个国籍概念,更是一个信仰概念;宗教中国化,本质上是加强中国人对国家信仰的认同,而不是被外来宗教所异化。

  

  什么是“我族”?我族类者,是具有共同华夏信仰的中国人,无论是佛教徒道教徒还是其他教徒,有了这个基本认同,才能被接受,才能够被包容。

  

  理清楚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把我们比作俄罗斯套娃,通过减法解决:

  

  无论无神论者、道教徒、佛教徒、基督徒、穆斯林、不可知论者、民间信仰等等,都是一个表象身份,当不得不舍弃表象的时候,愿意舍弃什么、愿意保留什么就是决定性因素。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会选择放弃宗教或者党派身份,因为他们生而是中国人,然后选择了宗教或者党派,不能因为选择了宗教或者党派,就否认了自己的初始身份啊。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连自己的初心都改变了,选择宗教又有什么意义呢?认同了国家信仰,是最根本的;宗教只是中国人的附加身份之一,而不是底层身份,也就是说俄罗斯套娃剥到最后,甚至连国籍都剥去的时候,剩下的应该是中国人,而不是宗教徒。

  

  我们传承至今的敬天法祖、礼敬圣贤、护国佑民、自尊自信、包容有度等等优秀文化集成了我们的国家信仰,连中国人的祖宗都不认、只认同宗教身份是不被允许的,因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一旦俄罗斯套娃中,能够被剥去的是国家信仰,不能够被剥去的是宗教信仰,那么国有难,其教必乱。

  

  于是说西方价值观的国籍,与我们的“中国”不是一个概念,西方的国家概念上附着的信仰认同远远没有“中国”二字有深度;“中国”二字,涵盖国籍又超越国籍,哪怕海外炎黄子孙加入了其他国籍,在骨子里,他们仍旧认同自己中国人的身份,他们认同的不是国籍,而是信仰的根源,而是灵魂的皈依。

  

  当中国有危难的时候,海外华人考虑的从来不是国籍,而是“中国”,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什么国籍,他们不变的是中国心,这才是中国文明传承五千年得以不绝的根本原因,也正是目前宗教与国家信仰冲突的根本原因。

  

  宗教认同与“中国”认同之间必然要有一个必选答案,另外一个才是选填答案,看清楚必选答案,就明白了一切,否则,口头上再冠冕堂皇的“爱国爱教”都是空话而已。

  

  就如同有朋友问:“你说道士要爱国重道,但你也说华夏兴道教不一定兴,现实中确实道教衰落、外来宗教反而获得优待、他们是信仰你们是迷信,你有怨恨政府吗?国家利益与到道教利益相悖的时候,你站在那一边?”

  

  诚然,如今国家在飞速发展,道教因为各种原因发展乏力,我们不能以“道教是唯一本土宗教”的噱头来安慰自己,宗教的现状,肯定会让我心中不满,同时也要想着如何解决存在的问题,但为什么非要怨恨政府呢?

  

  国泰民安、山河永固不就是道教的信仰啊,国家不正在逐步实现我们的信仰吗?

  

  华夏兴道教不一定兴,华夏亡道教必亡,我个人认为,对于宗教发展,哪怕国家做不到与道教共甘,道教却要做到与国家共苦。

  

  国家利益就是道教的利益,如果真的与道教利益相悖的时候,道教徒首先应该站在国家利益上,因为我们首先是中国人,才是宗教徒。

  

  这就是我的必选答案,你看清楚了吗?你的必选答案又是什么呢?(作者:全真道士梁兴扬;来源:网络)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196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