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汉波:改革弊端拨乱反正之重塑党的威望及形象

浏览:1039 发布日期:2018/02/03 分类:新中国纪事 关键字: 重塑党的威望及形象
0

  开宗明义,再次重申:本人无党派人士,非政府公职人员,写《改革弊端拨乱反正》系列长博,纯属个人爱好及对当代史的总结、反思,并不代表官方或其他任何组织立场,其中涉及对党和政府某些具体做法提出批评及建议,纯属建言献策,绝不反党推墙。


  本人在前几篇《改革弊端拨乱反正》系列长博中已经提及,以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开始的中国改革开放,在取得了很大成绩的同时,由于历史条件所限,改革未有充分考虑我国当时的国情,兼之缺乏顶层设计,摸石过河、流于碎片化,因而不可避免地存在很多弊端甚至出现局部方向性错误,用官方的话说需要“深化改革”,用我的术语则是拨乱反正。具体的弊端或局部方向性错误,在前几篇长博中我已反复阐述和举证,在此就不再重复了。今天我想针对网络舆论中各种不同流派、说法或诉求,重点谈谈由谁来主导今后的深化改革或拨乱反正,主导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前途,以及如何重塑党的威望及形象。


  我国是个历史悠久、幅员辽阔,民族和宗教信仰众多,各地文化差异较大的国家,经过几千年的积淀、演变,逐步聚合成为今天广义上的中华民族,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统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龙无头不行,要使这个庞大的国家和民族有序、健康地往前发展,外御强敌、内统百姓,必须有一个强而有力的核心或称指挥中心。而这个核心或称指挥指挥中心,历史,选择了共产党。


  自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的近代史就是一部屈辱史。大清帝国年代,古老、落后的中国在西方坚船利炮面前,第一次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入侵,全部战败。数不尽的赔款,割让不完的国土,把中华民族推向了连绵不断的灾难和屈辱的深渊。孙中山率领国民党推翻清朝,建立中华民国,名义上统一了中国,但无论其生前或身后由蒋介石接任,各地的军阀割据、内部混战从未停过。由于国民政府腐败无能,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日本侵占了我国东三省;1937年卢沟桥事变,更是让日寇长驱直入,使中华民族从此陷入长达八年、非常惨烈的抗日战争。中华民族彻底结束这长达109年的屈辱史,是从1949年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代表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那一天开始的。只有共产党领导下建立的新中国,才能在100多年来第一次实现既无外侵、亦无内战的中华民族真正意义上的统一、稳定与安乐祥和,这是再雄辩的反对派也无法改变的史实。


  去年由于某个公众事件,我无意中来到网络。在这里,第一次发现有人一边说共产党领导下的我国没有言论自由,一边却可以在共产党监管下的网络上公开质疑和煽动推翻共产党。可能我文风比较平稳,除了打压反党辱毛、造谣滋事、煽动分裂的伪公知、律闹和各种独外,一般不与人争执,还算温和、有点公信力吧,各种各样的微博群,包括拥毛挺习、爱党爱国的,主张宪政民主、公开反党推墙的,都喜欢把我拉进去。在后两种性质的群里,我一般只看不说,但有几次某些所谓民主宪政派煽动大家通过选举取代共产党,我会忍不住反驳:你说共产党不行,你来,行吗,你会治理这么一个庞大的国家吗?假如再有外敌入侵,你有军队吗,靠你那不知真假的几百万、几千万个网络粉丝,敲敲键盘、喊喊口号,说几句无知张狂、尖酸刻薄的话,就能打退来敌、守护国土、免遭生灵涂炭?我这反驳,至今没人能正面回答。在网络,我曾经针对某人反对把党和国家捆绑在一起的言论,发过一篇题为《我的理论》的短文:我没很高深学问,也不故作深沉。我的理论很简单,当今中国,没有任何一支政治力量可以取代共产党,而且也不应该被取代。党亡国必乱,国乱民必遭殃。我是民,不想动乱更不想遭殃,所以,我是把党和国家连在一起的。我们不能以个人某个节点的际遇去否定一个虽然犯过错误,却在不断自我检讨、自我完善、自我升华的政党。中国不能将多次证明敢于牺牲、敢于改错、敢于为国家和民族赴汤蹈火的共产党抛弃,而把命运交付给一些只会耍嘴皮的莫名其妙的人物。无论这些人戴着什么面具、喊着什么口号,我泱泱中华的命运,绝对不能交到他们手上。


  但,反驳归反驳,平静下来的时候也时常会反思:我从小受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培育长大,党的形象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伟大、光荣、正确、神圣不可侵犯的,党的执政地位是不容也无需置疑的。“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曾经一度成为国民的共识,从未有人会怀疑甚或公开挑战过党。小时候所见的党员,都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扎根基层、踏踏实实,令人敬佩和景仰的,未曾见过身边有哪个党员贪污受贿、作奸犯科、横行霸道、危害百姓。但如今,虽然党还是那个党,但社会已经不再是我小时候的社会,即使仍然还是死不改悔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忠实信徒,还是中国共产党的坚定支持者,我也不得不承认,经过若干年令人痛心疾首的自我形象破坏之后,党的威望的确已经急剧下降,其号召力、向心力和凝聚力大不如前,所以才会有人胆敢跳出来公开挑衅和煽动推翻共产党,才会有人被迷惑甚至认同。这种状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是三反五反、大跃进还是文革?这些政治运动我不熟悉,暂不作评价,但起码截止到我已经参加工作后的1980年,无论公开场合还是私下闲聊,从未听到过有人对共产党或毛泽东表示不敬,更没听说过如今伪公知、律闹们常常挂在嘴边的饿死几千万后又批斗死了几千万,没见过聚众闹事和警察被袭。个人认为,党的形象被破坏、党的威望急剧下降,是从1981年开始的。


  1981年6月以后,舆论开始重点突出开国领袖毛泽东在晚年所犯错误。毛泽东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历史性伟人,他不仅代表他自己,也代表了共产党。毛泽东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寄托了我童年时代美好的回忆,也寄托了年轻时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很多百姓之所以热爱党,是与他们对毛泽东的热爱和崇拜息息相关的。说句实话,就我而言,所谓改革开放,早期尚可,但发展到90年后,对我来说非但没有什么看得见的好处,反倒令我下岗失业,失去了就业和生老病死等毛泽东时代早已有之的基本保障,像我这样遭遇的不仅仅是我个人,而是整整一代人。我之所以历经苦难仍然对党痴心不改,在很大程度上与毛泽东有关。这不仅因为从小受毛泽东思想培育长大,还因为我始终相信,总有一天,党会修正自己的错误、重新回到毛泽东思想的正确路线上来。党,还会是当年那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全体百姓而不只是为少数富豪谋利益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在网络,我发现与我相似的人不少,很多在网上发声力挺习近平和共产党的,偏偏都是些来自底层的普通百姓甚或下岗失业人员,他们和我一样,每当提起毛泽东这个伟大的名字,都会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都热切盼望着习总能够带领我们重新走上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很多所谓民主宪政派言必称美国,华盛顿立国时,其生活条件肯定比现在艰苦得多,物质也很匮乏,而且南北还没真正统一,还有黑奴,但历届美国国会,在肯定华盛顿建国有功的同时,从未对其进行三七开,指出华盛顿的不足;如今的奥巴马,也未愚蠢到去嘲笑与毛泽东同年代的尼克松没有智能手机。时代是不断进步的,不能抛开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新生的红色政权进行封锁、国民党还有大量潜伏的特务进行破坏的历史条件去评价毛泽东。除非违法乱纪,否则后任不应也不宜公开否定前任,这应该成为一个起码的政治和道德规矩。这历史教训必须吸取,党再也不应自乱阵脚、自毁形象。


  当然,党的形象被破坏、党的威望急剧下降,还有很多原因,在下文中我将会以建议的形式述及。


  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领导班子,明确提出用两个一百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光我等普通百姓深感振奋并期待,即使是纯属认知问题的持不同政见者,又或是明里暗里与境内外反共、反华势力相勾结的汉奸(请注意,我的文章中第一次出现这个词汇)、伪公知、律闹、文痞以及各种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跳出来反对,但涉及到具体由谁来主导这次伟大复兴,主导今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前途,则各式人等、各种论调甚多。有我这等坚决拥护共产党领导,主张国家不能动乱、社会必须稳定,但希望吸取教训、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的所谓改良派、维稳派;有故意放大或造谣伪造党在某个特定历史时期所犯错误,公开煽动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推墙派;有假借民主,宣传西方普世价值观,质疑共产党领导合法性的所谓民主宪政派;还有打着拥护毛泽东旗号,刻意把毛泽东与习近平进行切割,利用百姓对毛泽东的质朴感情制造与新班子对立情绪的极左派。在本文上半段中,我已经阐述过,无论现在或将来,主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主导国家、民族命运和前途的核心或称指挥指挥中心,只能是中国共产党,这既是历史的重托,也是不二之选。而党要承担起这历史重任,个人认为,必须要在以下几方面重塑自身的威望及形象,从而增强整个中华民族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更好、更快地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1、必须正本清源,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重新明确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并根据新的时代特征加以继承和发展。但千变万变,我国在建国后第一部宪法所确立的以全民所有制为主体,同时允许多种经济成分共存,相互补充、共同发展的国体不能变,以带领全民走向共同富裕为特征的社会主义道路不能变,党在各方面的领导地位和绝对权威不能变。只有这样,才能凝聚共识,得到绝大多数国民发自内心的拥护、认同和支持,才能建立起一个强而有力、有效的指挥中心,把已经开始涣散的人心重新聚拢起来,把国民逐渐失去的信心重新提振起来,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外御强敌、内统百姓。


  2、党在以往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必须重新建立起来,将工作重心下移,从整顿、完善基层支部抓起,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支部建在连上",是毛泽东同志有感于南昌、广州、秋收起义相继失败的教训,在三湾改编中开始建立并不断完善起来的党的组织体系之基础,为党全面建设和掌握部队提供了可靠的组织保证,并成为日后不断发展壮大,相继战胜日寇和国民党,解放全中国的重要法宝之一。在建国后的和平时期,毛泽东同志将此法宝运用到极致,将党组织的触角延伸到最基层。农村通过生产队一级、城市通过居民委员会一级,相继建立起党支部或党小组,既将党的意志通过各级党委、党支部或党小组传递到基层,同时亦通过支部或小组体现党的存在,收集民意、联系群众,解决群众日常生活中反映或出现的各种问题,赢得了百姓的支持。小时候,我经常跟着母亲到居委会开会、办事,居委党小组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即使已经几十年过去,至今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广州市荔湾区清平街第九居民委员会在六二三路容安街32号,这个居委的办公地点,就设在居委会主任兼党小组长,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大姐家里。那时候,党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存在的实体;而如今,有谁见过自己辖区所在的居委或街道书记?起码我没见过。如今的党,只是一个模糊而又虚拟的概念及名词。说句实话,即使我现在想申请入党,也不知道该找谁,到哪儿找,这样又何谈党的领导,党的威望如何建立起来?再举一例,我长大后下乡当知青,不久被选调到管理区(大概相当于现在的乡)当宣传广播员。在此期间有一个孤寡老人去世了,支部书记带头,治保会主任、民兵营长和我四个人,为该老人亲自抬棺下葬,这样令人感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想得不到人民群众拥护也难。如今,到哪再找这样的党支部?


  3、要抓好党的基层建设,首先必须从作为个体的每个党员抓起,通过优秀的个体,联结形成强大的、令人信服的整体。我曾经写过一篇长博,题为《以他为标杆我不敢入党》,写的是我人生的三个恩师之一,原广州市模范共产党员、广州氮肥厂党委书记李志雄,他对我的人生观和政治理念影响极大。文革期间,他被关过牛棚、批斗过,但却一点都不恨毛泽东,更加不恨共产党,反而很耐心地说服当时年轻气盛、盲目跟风抨击毛泽东的我,让我像被母亲错打过的孩子一样,不要因为个人在某个节点的际遇或者遭受过的委屈,去否定党的领袖和整个党。在他因为长年累月忘我工作,最终晕倒在岗位上,送至医院抢救并查出已患肺癌至晚期后,临终的前几天我到医院看望他,他依然气定神闲,微笑着跟我侃侃而谈人生、理想和信仰,令我深感震撼并为之动容。从那一刻起,真正共产党员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已经植根和定格。即使在后来下岗失业,被生活所迫离开广州,流浪到天津等地的整整十年时间里,我也从未绝望过,并以他为榜样激励自己,熬过了那段最为艰难的岁月,直至重新站了起来。但,现在这样的共产党员在现实生活中已经很难找到了。我组建自己的公司招工时,时常看到一些前来应聘的在校实习生,在政治面目一栏中填上“共产党员”,心里老是禁不住犯嘀咕,这样的小孩,为社会作过什么贡献,何德何能就轻易入了党?严把入党质量关、考核关,让真正的优秀分子进入党内。对已经入党的成员严格要求,必要时来一次党内整风和吐故纳新,时刻保持党的先进性、纯洁性,让每一个党员重新为自己是党的其中一员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多点焦裕禄、雷锋、王进喜,少些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这样的党才有公信力和战斗力,才能凝聚和带领全民族坚定前行。


  4、爱党爱国教育,从娃娃抓起。要让马列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重新进入课堂,而且成为必修、必考的政治课。多点讲讲刘胡兰、赵一曼、狼牙山五壮士、董存瑞、邱少云和江姐,少点宣传马X、X杰伦,这样不但能够重新建立年轻一代的政治信仰,培养他们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英雄气概,而且对他们将来走向社会,从事经济和其他工作,应对人生必然会出现的困难挫折很有好处。我们这一代,曾经被誉为有理想、有信仰的一代,我们之后,出了所谓颓废的一代,真心不希望再来拜金、自私自利的一代。此外,希望党和国家重视打着慈善、公益、传道和其他外衣进行的文化侵略及宗教变异。现在很多所谓宗教已经完全偏离原有教义,异变为邪教或类邪教。我的一个客户,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个贤惠的妻子,但其夫人后来在某寺庙拜了个所谓师傅,师傅要收取所有弟子收入的十分之一,名为供养师傅,而且女弟子不光要奉献金钱,还要献出身体进行男女双修。曾经显赫一时的知名演员、共产党员孙XX,信奉某教后异变为在网络公开煽动推翻现政权的反共分子。许多网友告诉我,现在农村宗教渗透十分严重,不少农民特别是中老年妇女,有病不去医院而去拜上帝,此种状况不及时加以有效遏制,不但祸害生命,而且进行思想控制,后患无穷。


  5、除了依法治国外,建议设立人大代表接访和个案反馈、跟进、监督、协调解决机制,党和政府亦应设立包括纪检、信访、司法、公安、检察等部门在内的联动机构,公开接受民众投诉并进行快速高效的调查、处理,并将调查处理结果告知当事人,不属信访或投诉范围的,引导并帮助当事人进入相应的行政或司法程序,化解民怨或将其他矛盾消融于萌芽状态之中。现在很多公众事件的发生,既有某些律闹和黑恶势力介入、煽动的原因,也有当事人遇事投诉、求助无门的因素。几个月前某天深夜,我突然接到某个平时没怎么交流的网民私信留言,大意是对某法院判决不满,败诉后不信任律师、不相信法律,向法院投诉无效后决定采取极端手段自行解决,希望我起床看到这个留言和新闻后,为她采取这种极端手段的原因进行剖析并在网络公之于众。恰好我当时还没睡,看着不对,但又不知道具体情况和留言人的联系方式,出于一个公民的社会责任感,我拨打了110报警。110很快派来了警察和辅警,出警的警察在了解情况后,轻描淡写地说可能只是发发怨气而已,没必要当真,辅警甚至叫我把这私信删除了事。我有点莫名其妙,对方又不是恐吓我,本来与我无关,我只是担心、尽力阻止可能会发生的恶性事件而已。警察走后,我再次拨打110,110回复我已经派警察处理了,有什么问题,直接与警察联系。我无可奈何,只能打算放弃了。幸好原来接警的警察走后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再次回来让我试着跟留言人私信联系。大约半小时后,留言人回复了我,并告知我她的联系电话,我和警察商量后,直接致电留言人,劝解、安慰并答应帮她处理此事,她才逐渐缓和了原来很冲动的情绪,承诺暂时不干傻事。天亮后我致电市长投诉热线,希望政府派个律师接访,帮忙处理此事,市长热线说他们没这个权力,让我打法律援助热线,我打法律援助热线,对方说我不是当事人,不予处理。没办法,我只好回复当事人,以我的法律常识,告知她应该怎么处理,诱导她上诉,并详细告诉她上诉要点。我也深知法院的这个判决的确有问题,但苦于我不是律师,与她又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可以以公民代理身份帮她出庭诉讼,只能帮她到此为止。事后,我问过与接警警察同一单位的警察朋友,他告诉我,作为基层民警,他们也很为难,不处理于心不忍,但万一处理错了会挨处分,因为对方不属他们辖区范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也理解警察的难处,但这么一来二去,本应由政府承担的公共义务,却变成了与本案完全无关的我的个人义务。作为党和政府,是否该认真反省,怎样预防和联动处理类似个案,不要让火烧起来之后才去想办法灭火。这些在毛泽东时代根本不会出现的社会矛盾不及时化解,党的威望和形象将会大打折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步伐也势必会拖延。特别在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过剩产能、去库存的当下,建议党和政府一定要充分重视,审慎决策,周详部署。上世纪90年代曾经伤害过整整一代人的下岗失业潮,无论明里暗里,千万不能再重演或变相重演。


  篇幅太长,就此打住,有空再继续进言。

  • 为什么毛泽东不相信“清官”?
  • 用毛主席诗词做春联最好
  • 大唐新罗平昌冬奥会上的中华文化元素
  • 毛泽东的风范可以归结为一个词:自信!
  • 毛泽东时代为啥没有“村霸”?
  • 为唐国强正面评价毛主席点赞!
  • 聊几句司徒雷登与毛泽东
  • 毛主席说!句句刺心!
  • 林汉波:改革弊端拨乱反正之重塑党的威望及形象
  • 吴玉章硬顶蒋介石
  • washiluerweimama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