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几句司徒雷登与毛泽东

浏览:353 发布日期:2018/02/04 分类:新中国纪事 关键字: 司徒雷登
0

本来想发个微博,没想到写了一千多字,索性就当成长文发出来了

司徒雷登这个人可能和列宁一样,是中国人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人很厉害,一辈子基本呆在中国,生于杭州长于杭州,只有青年时期回美国上过一段世界学,可以理解称“精神中国人”。长期在中国搞教育,对中国有极深的感情,不过也不用自嗨,他首先还是一个美国人。

他对中国极其了解,这也是为啥后来国名党马上崩溃之际,当上了美国驻华大使,美国人还是指望司徒雷登这样的一个对中国有深刻理解的人来挽救下局面。

司徒雷登主要有三条洞见,我们如今看来也能感觉到这老头确实是有点洞察力:

1、他很早就发现某党其实是个民族主义政党而不是纯粹的社会主义政党,这个是啥意思呢?就是说毛的党其实不太在意苏共那一套,并没有兴趣和资本主义你死我活,他和他的同志们只在乎中国能不能崛起,为了这个目标,猫主席不介意跟美国联手(这也是为啥大家能看到,在1945年做左右,毛写了大量的赞美美国的帖子向美国人隔空打call,以及跟美国观察团的下级军官谢伟思彻夜长谈)。中美联合是上策,可惜美国国内右翼兴起,麦卡锡主义横行,意识形态压倒了国家利益,这个策略根本没法操作。

2、他还有个中策,大概意思就是东北扶持土党 ,西北扶持马家军 ,南方桂系 ,蒋系 ,西藏独立,把中国拆分成个烂摊子,就像大英帝国一样,把中国当成欧洲来经营,碎了一地的中国才是好中国。不过这是扯淡,土党拿下东北后,北方基本没救了。

3、下策就是美国直接派兵进入中国干预,维持国府在长江以南的政权。这个太吓人了 ,毛一直担心这事发生,如果美国真的在淮海战役前后干预了,苏联这个坏逼在一应和,中国就南北朝了。不过美国也有诸多顾忌,不但没干预,还把青岛的美军给撤出去了。

他还肩负这一个重要的责任,如果大陆赤化不可避免,那就和土党商量,看看能不能在中国搞一个“民主党”,不用想,这个党必须是西式的,这个纯扯淡,猫要是能接受有了鬼了,整个中国近代一百年死了无数的人,包括他自己几乎全部的家人,目的就是中国能独立自主,最后同意美国玩借尸还魂,那不扯么。

最后一点就是他是想保护英美在华上百年的投资和在这之前的所有欠款,毛到这个时候已经烦的不得了了,知道谈也是瞎谈,而且少奇同志秘密访问苏联达成了巨大成功,苏共已经决定全面支持延安党(是的,在1949之前苏共其实主要支持的是国党),包括承诺出动运输机帮助土党解放新疆。等到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司徒雷登的三条策略全完JB蛋了,第四条又没得谈,心灰意冷地降旗回国了。

毛那篇《别了,司徒雷登》全文没评价司徒雷登,其实是一篇政治表态,就是要表达下:美国想封锁就封锁吧,我们不在乎,钱不还了,在华代理人你们想都别想,中国的自由派你们也死了心吧,就酱。

咱们贴一小段你们感受下:

“ 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  ”

“ 中国还有一部分知识分子和其他人等存有糊涂思想,对美国存有幻想,因此应当对他们进行说服、争取、教育和团结的工作,使他们站到人民方面来,不上帝国主义的当。  ”

“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反动派,对于我们,不但“以死惧之”,而且实行叫我们死。闻一多等人之外,还在过去的三年内,用美国的卡宾枪、机关枪、迫击炮、火箭炮、榴弹炮、坦克和飞机炸弹,杀死了数百万中国人。现在这种情况已近尾声了,他们打了败仗了,不是他们杀过来而是我们杀过去了,他们快要完蛋了。留给我们多少一点困难,封锁、失业、灾荒、通货膨胀、物价上升之类,确实是困难,但是,比起过去三年来已经松了一口气了。过去三年的一关也闯过了,难道不能克服现在这点困难吗?没有美国就不能活命吗?”

最后说一句,美国和苏联对华策略差别很大,苏联直接给枪给炮,支持孙大炮武力解决问题,国名党在“412”之前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分支。美国却搞文化渗透,投资清华和燕大,把中国的精英送到美国抓学习,不过那个年代和现在不一样,能上大学的基本都是富裕家庭,美国是通过对中国富裕阶层和上层施加影响来改变中国,本来非常顺利,到了1945年,国府上层基本盘就是地方军阀,留美经营,欧美在华买办。不过没预料到中国基层推出了代理人,一切都不一样了。

全文完。(作者:组织二号头目 来源:网络)

  • 为什么毛泽东不相信“清官”?
  • 用毛主席诗词做春联最好
  • 大唐新罗平昌冬奥会上的中华文化元素
  • 毛泽东的风范可以归结为一个词:自信!
  • 毛泽东时代为啥没有“村霸”?
  • 为唐国强正面评价毛主席点赞!
  • 聊几句司徒雷登与毛泽东
  • 毛主席说!句句刺心!
  • 林汉波:改革弊端拨乱反正之重塑党的威望及形象
  • 吴玉章硬顶蒋介石
  • washiluerweimama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