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西路军的报道不能这样写:从张国焘到马步芳,翻案何时休?

2019-09-15 22:32:57  阅读 3387 次 评论 0 条

  这两天,西路军的问题再次进入舆论视野。

  新华社在报道西路军历史时这样说:11月11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命令河西部队组成西路军,向河西走廊进军。

  注意,是中央的命令。

  百度百科中也这样说: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指1936年10月由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主力2.18万人组成,遵照中共中央之命令,西渡黄河作战的一支军队。

  注意,是遵照中共中央之命令!

  这种说辞,一句话就把西路军的案翻过去了,也就是说西路军的悲剧不是张国焘路线造成的恶果,而是中央犯的一个错误。

  那么,历史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西路军在河西走廊的失败,是上个世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中一次重要挫折。关于酿成这次挫折的成因,曾有两次剖折和探讨,其间跨度长达半个多世纪,得出了两个截然不同且相互排斥的结论:

  第一个结论产生于西路军刚刚失败的1937年3月31日,这一天中共中央政z局做出了《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将西路军失败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

  第二个“结论”则缘于半个多世纪后对西路军失败成因的重新审视与探讨,未在党内形成正式决议的看法:西路军失败的主要责任者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这些看法推翻了当年中共中央政z局做出的结论,却堂而皇之地进入了某些党史军史典籍和各种传媒。

  1982年,李xn组织干部查阅大量历史档案,于1983年写出《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指出:“西路军执行的任务是中央决定的。西路军自始至终都在中央军委领导之下,重要军事行动也是中央军委指示或经中央军委同意的。因此,西路军的问题同张国焘1935年9月擅自命令四方面军南下的问题性质不同。西路军根据中央指示在河西走廊创建根据地和打通苏联,不能说是执行张国焘路线。”

  自此肇始,借西路军的悲壮历史来抹黑毛主席,借揭开“历史真相”的名义大肆歪曲党史军史的势头再也没有停止过。于是乎“阴谋论”的观点、毛主席要“借刀杀人、消灭四方面军”的谣言甚嚣尘上。一些冠有“军史专家”名号者甚至借党报公开替“张国焘路线”翻案。

  依据周军(双石)的研究,西路军过河只有一个军渡河具有中央命令——“红四方面军西渡黄河的三个军中,只有红三十军渡河是事先得到了中共中央认可的。另外两个军都是先斩后奏或斩而不奏的方式造成既成事实后,中央被迫认可的。”而且渡河目的是配合宁夏作战计划,而宁夏作战的前提是拒止南敌;而不是为了开辟河西根据地。而建立所谓的河西根据地目的就是独立于中央,是张国焘等人北上之前就已经确立的“分裂主义路线”。

  鉴于红四方面军主力渡河西进已是既成事实,11月11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致电红四方面军领导人,被迫承认了“西路军”,同时将一、二方面军称为“南路军”,将张国焘带领的两个军称为“北路军”。承认西路军也不是承认他们的独立,而是希望他们统一于中央的政令,不要搞分裂。

  后人研究西路军的历史文电,如果不区分哪些是中央的本意,哪些是中央为了维护团结的妥协、让步,哪些是迫于既成事实无奈的追认,不区分哪些军事部署被张国焘因纠结“出发点”而偷梁换柱,不求甚解囫囵吞枣,常常会南辕北辙,作出与历史真相大相径庭的荒谬结论。

  鼓吹西路军战史“阴谋论”的要害,正是通过妖魔化毛泽东,在客观上,为西方反g反h势力颠f中国革命史进而煽动“颜s革命”,提供了他们翘首期待的“史学依据”。章太炎曾说:“欲亡其族者,必先诬诋而灭其史。”

  张国焘分裂路线导致西路军损失惨重,屠杀红军战士的却是马步芳。某些人为了美化自己的父辈,大搞阴谋史学,为张国焘洗地,将西路军失败的原因归罪于毛泽东,数十年的非毛化、污毛化砍掉了毛泽东这面旗帜,也砍掉了中国革命的合法性,反动派的子孙反攻倒算,纷纷为把打倒的反动人物翻案,以至于马步芳这样的屠杀西路军红军战士的刽子手也被洗白为民族英雄,某些人并据此制造hui汉对立,制造民族分裂。

  马步芳人称西北王,中国近代史最残忍最yin荡最无耻的混蛋军阀,没有之一。为了权力他逼死亲叔马麟,灭族灭种的残忍方式屠杀藏族同胞。他为人荒淫无耻,在大陆时曾公开说:“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部属的妻女,自己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难逃他的魔爪。

  但就是这样一个大魔头,如今他在西宁市闹区的公馆,竟成了4A级的旅游景点:接受四面八方游客的“朝拜”。头脚脓疮、十恶不赦的大恶棍在死后50年,站到了历史的舞台中央,被包装成“一点缺点也没有”,游客惊叹“马步芳简直成了圣人”:马步芳不抽烟、不喝酒、不接受下属贿赂,按时礼拜,抗日有功,修桥铺路重视教育。

  在这个公馆内,对马步芳残忍杀害红军西路军被俘官兵及解放战争时期负隅顽抗的行径却一字不提,更有人要为这个恶贯满盈的土匪著书立说。

  马家军双手沾满了西路军烈士的鲜血,这是任凭谁也掩盖不了的。马步芳以活埋、扒心、取胆、割舌等残忍手段杀害了约5600名红军官兵。15岁的红军小战士因宁死不屈,被钉死在大槐树下;一具具红军的遗体倒立着用麻袋捆着,然后被送到南京向蒋介石邀功请赏;红五军军长董振堂等3位烈士的头颅,被割下来悬挂在城墙上示众数日,女红军被俘后的命运更是悲惨……

  马步芳部对西路军犯下了滔天暴行!1949年毛泽东指令彭德怀西征时,曾明确提出对马步芳的处理措施:坚决歼灭,只接受其无条件投降,而决不容许其来什么“起义”或“改编”。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的《西宁晚报》为他做了专刊。

  西路军不屈的英魂还在祁连山雪地上空徘徊,他们用鲜花浇灌的共和国土地上,竟有人把不共戴天的仇人,“改编”成“菩萨心肠”的“大善人”,难道他们的鲜血就白流了吗?

  有人妄图用一句轻描淡写的“政见不同”、“各为其中”,就想为积恶累累的马氏父子洗白可我们都知道,无论是土地革命还是解放战争,这是简单的党派之争吗?这是关系中国“两种命运、两个前途的严重斗争”,是蒋介石集团为代表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同以中国共产党为代表的人民大众之间的搏杀,是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自由与奴役的殊死决战。

  有些红色后代热衷于为自己的父辈们评功摆好,斤斤计较父辈个人的“名份”及恩怨得失,却对为自己父辈们开创了表演舞台又带领自己父辈们蹚过了铁马冰河的最高统帅极尽诋毁之能事,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且心寒齿冷!

  扔掉了毛泽东的旗帜,也就丢失了你们的父辈和你们自己。

  马步芳的案如果翻过来了,那我们共产党人革命的合法性又在哪里呢?

  所以,这个案绝对不能翻!

  但,今天仍有为数不少的人:

  一方面在网上怀疑、诋毁、谩骂、嘲讽历史上的正面人物:如屈原、司马迁、杜甫、王安石、鲁迅;忠臣、清官、良将、爱国者如包拯、岳飞、海瑞、文天祥、左宗棠;英雄模范如江姐、刘胡兰、邱少云、雷锋、王进喜;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开国元勋毛周朱等等……

  另一方面这些人又疯狂崇拜、追捧当今有权有钱有名、活得风光日子奢华情史风流的戏子、贪官、奸商以及他们的星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并为古代的种种反面人物翻案、唱赞歌,说他们如何如何好,史书说的都是假的……

  这些反面人物有昏君、暴君、亡国之君、荒淫皇帝、独裁者夏桀、商纣、周幽、唐明皇、慈禧太后;有汉j、奸臣、贪官、坏官、政客如赵高、秦桧、高俅、严嵩、魏忠贤、张献忠、和珅、李鸿章、袁世凯、汪精卫、蒋介石;还有刘文彩、南霸天、周扒皮、盛世才、马步芳、阎锡山、张灵甫这些恶霸地主、军阀土匪……

  这些“翻案”的究竟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翻案”?有些确实是国内外各种反动人士与势力,在搅乱真理、真相、事实、标准,误导民众,危害国家;有些是过去或现在,他们的先辈或他们自己曾利益受损、被惩罚过,怀有仇恨、报复心理;有些是纯粹觉得好玩,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唯恐天下太安静;有些是无知、愚蠢的小年轻,喜欢起哄,容易被他人利用……


  所以,我们今天在意s形态领域的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使命依然相当严峻。面对各色人等,我们需要采取不同的措施,以正国史,以正视听。

  再翻案下去,史将不史,国将不国!

  颠倒了黑白,美化了丑恶,我们还能有什么前途呢?

  我们社会的道德和价值观不允许我们成为马步芳、张国焘那样的人,也绝不能允许用张国焘、马步芳这样的人来宣扬别有用心的价值观。


  为什么大地春常在?烈士的生命开鲜花!

  为什么党旗美如画?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她!

  一些案看似要翻了,但终究是翻不过来的!

  因为历史事实就摆在那儿!

  因为民心不可违!

  让我们团结起来,向颠倒历史的人大声说:不!

  2019年8月21日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236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李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