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最后一次见刘少奇为什么要推荐《淮南子》

2019-11-06 17:32:37  阅读 511 次 评论 0 条

前些年历史虚无主义横行,各类关于刘少奇晚年遭到迫害的谣言大肆传播。好在关于这些谣言,参与救治刘少奇的中央医疗组和开封医疗组的当事人,后来都各自有访谈或回忆文章予以批驳。

原中央保健医生顾英奇曾撰文回忆给刘少奇晚年治病的经过,1968年7月,刘少奇被诊断出致命肺炎,毛主席指示医疗组“要千方百计地给他治病。” 在1968年7月至1969年8月6日期间,请专家会诊共40次,仅1968年7月会诊即达23次;这期间,医护人员更是天天守护在刘少奇床边,从未发生过差错。

1969年春,苏修陈兵百万威胁我边境,中央紧急疏散,毛主席去了武汉,林彪去了苏州,朱德、董必武等去了广州,陈云、王震及邓小平去了南昌,徐向前及刘少奇去了开封。所以,这期间刘邓根本不存在被“下放”的问题。1969年10月,疏散开始之后,医疗组一路陪护刘到河南;开封当地医疗组接手以后,继续精心治疗。只是刘在北京时已经患上脑萎缩,再加上肺炎反复发作,最终于11月因病去世。

今天,朋友转来“中国网文化”企鹅号10月28日发的一篇文章《毛泽东最后一次会见刘少奇:嘱其“好好学习,保重身体”》。这篇文章实际上是9年前(即2010年)刊登在《北京日报》上的一篇老文章。

这位朋友在朋友圈转发此文的意思亦是想给毛主席辩诬,意即毛刘虽为路线斗争,但毛主席一生光明磊落,对犯了路线错误的人也是给予关心,希望其进步成长的。

1967年1月13日晚上,毛主席和刘少奇在人民大会堂进行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最后一次会面和谈话,毛主席给刘少奇推荐了几本书,嘱咐少奇同志“好好学习,保重身体”。《北京日报》的这篇文章就是介绍这件往事的。

作者综合各方回忆,论证出毛主席给刘推荐了三本书。一本是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宇宙之谜》,意在探讨“人类发展不会停留在某一诸如社会主义的目标上,具体到革命上,也要继续革命,不断革命”;一本是法国哲学家狄德罗的《机械人》,这本书与《宇宙之谜》中的“粗糙的唯物论”思想有相类之处。毛主席推荐这两本书的用意都是与刘探讨“机械唯物主义”的哲学问题,其实就是要探讨“继续革命”背后的理论问题,毛主席还是试图跟刘讲道理。

最后一本就是《淮南子》了,关于为什么推荐这本书,作者写道:

至于三本书中的最后一本书——《淮南子》,这是一本著名的古籍了,至于毛泽东当年为何把它推荐给刘少奇阅读?或是随口言及,抑或大有深意?不得而知。《淮南子》(又名《淮南鸿烈》)是西汉宗室淮南王刘安招宾客所编写,内容则十分庞杂,即以道家思想为指导,吸收诸子百家学说融汇贯通而成,据称是战国至汉初“黄老之学”的代表作。刘安后因“大逆不道,谋反”而自杀。

作者解释不了毛主席为什么给刘少奇推荐《淮南子》,就在最后抛出一句刘安因“谋反”自杀的历史,虽为曲笔,意思却不难理解。“深意”难道就是“威胁”?

学者何新2016年在自己的博客发表文章《何新读史札记:毛泽东与刘少奇最后会面》,文末附注:

此文是老何独家揭秘。但是,本文于2010年5月16日在何新博客公开发表后,竟然于6月7日被一名“散木”者扒窃,发表于同年6月7日的北京日报,文字基本相同。

如果真是这样,那何新在2016年文章里的意思则更加直白:

此时毛泽东让刘少奇读此书,似乎有暗讽恰好也姓刘的这位现代刘安之下场的微妙涵义。

此语牵强附会,颇有诛心之论。

我们都知道,毛主席一生酷爱读书,涉猎甚广,《淮南子》是毛主席早年便读过的书。从毛主席各个时期的著作和言论,多次引用过《淮南子》的内容。

1927年,毛主席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写道,“这个攻击的形势,简直是急风暴雨,顺之者存,违之者灭。其结果,把几千年封建地主的特权,打得个落花流水。”“急风暴雨”一词正是引自《淮南子•兵略训》中的“何谓隐之天?大寒甚暑,疾风暴雨,大雾冥晦,因此而为变者也。”

1936年,毛主席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写道:“他们不知道:这些条令仅仅是一般战争的规律,并且全是抄了外国的,如果我们一模一样地照抄来用,丝毫也不变更其形式和内容,就一定是削足适履,要打败仗。”“削足适履”一词则是引自《淮南子•说林训》,“夫所以养而害所养,譬犹削足而适履,杀头而便冠。”

毛主席使用“削足适履”一语,在于批评“左”倾教条主义者在军事上的错误,特别是批判他们在研究战争规律时,不按照中国革命战争的客观实际情况,只知机械地搬用反动的中国政府或反动的中国军事学校出版的那些军事条令,或者外国的东西,不知道“按照现时情况规定我们自己的东西”。毛主席特别强调:“从战争学习战争——这是我们的主要方法。”

1929年古田会议,毛主席起草了会议决议的一部分,这部分后来收入毛选,成了名篇《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其中写道:“这种批评一发展,党内精神完全集注到小的缺点方面,人人变成了谨小慎微的君子,就会忘记党的政治任务,这是很大的危险。”“谨小慎微”原作“敬小慎微”,《淮南子•人间训》中说“圣人敬小慎微,动不失时”,形容对细微的事物也采取谨慎小心的态度,即待人处世非常审慎。毛主席在这里是反其意而用之,用以批评那种只注重琐事、不顾大局的错误倾向。

而在原则问题上,毛主席反而是强调“圣人敬小慎微,动不失时”的,他在晚年时常告诫自己的战友“晚节不保,一笔勾销”。杀刘青山、张子善,更是为了防微杜渐,防止干部队伍从“小腐败”开始,一步步走向腐化堕落。

毛主席对《淮南子》的引用或运用的例子还非常多,例如他的“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与《淮南子﹒兵略训》中的:“五指之更弹,不如卷手之一挃,万人之更进,不如百人之俱至也。”,思想上非常接近;在《矛盾论》中,毛主席也引用了《淮南子》的“羿射九日”的故事。

可见,毛主席对于《淮南子》这本书特殊的钟爱。毛主席又怎么可能拿自己钟爱的《淮南子》去威胁刘呢?

《淮南子》这本书据说是西汉皇族淮南王刘安及其门客集体编写的一部哲学著作,综合了诸子百家学说的精华部分,是一部杂家作品。《淮南子》在阐明哲理时,旁涉奇物异类、鬼神灵怪,保存了一部分神话材料,像“女蜗补天”、“后羿射日”、“共工怒触不周山”、“嫦娥奔月”这些神话故事正是靠这本书得以流传。鲁迅先生对这本书也是颇为喜欢,他的故事新编系列很多便是取材自《淮南子》。

《淮南子》在继承先秦道家思想的基础上,糅合了阴阳、墨、法和一部分儒家思想,但受《庄子》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因此这本书还是有比较多道家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的影子。

毛主席把海德格尔的《宇宙之谜》、狄德罗的《机械人》与中国古代著作《淮南子》放在一起,显然是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推荐给刘,是真心地希望自己昔日的这位战友“好好学习”,提高理论水平,有朝一日还能够重新回归革命事业当中。推荐自己钟爱的《淮南子》,也恰恰说明毛主席对刘的真切关心。

毛主席给刘推荐书的这晚,二人进行了比较长时间的谈话,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毛主席没有生气,也没有表态,一直沉吟不语,只是不停地吸烟,这些细节反映了毛主席内心的苦楚。后来,造反派揪斗刘,毛主席还特别嘱咐周总理保护刘。

毛主席晚年曾对身边护士说过这么一段话:

“我多次提出问题,他们接受不了,阻力很大……要是按照他们的做法,我以及许多先烈们毕生付出的精力就付诸东流了。我没有私心,我想到中国老百姓受苦受难,他们是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众,不能让他们走回头路。”

这就是我们的毛主席,心底无私、光明磊落。

何新拿毛主席向刘推荐《淮南子》的事,揣测毛主席是要暗讽刘,显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何新的确写过一些纪念毛主席的文章,但他对毛主席的认同也仅仅限于民族立场,一到无产阶级立场就立刻站到对立面了。他的共济会研究早已滑向了唯心主义,与他政治立场相左的历史人物都被他“研究”成了共济会成员。所以,在毛主席推荐《淮南子》这个历史细节上,他的那套恶意揣测也就不足为奇了。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246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李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