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大学生漫谈当代人对毛主席的误解

2020-01-13 10:18:39  阅读 837 次 评论 0 条
▲1959年6月,毛泽东和韶山学校师生在一起。
一年一度,又到了12月26日,毛主席的诞辰。谈到这位人物,没有哪个中国人是不知道的。在前三十年,就有各种立场和思想水平不同的人对毛有不同看法。而这40年来国家的一系列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大变化,中国社会对毛主席的看法出现了极其割裂、甚至敌对的分化。据我所见所闻,情况非常多元。

一、一个采访

最近我做了一个采访问答,题目是:
[漫谈采访] 你自己是怎么看待毛主席的?你周围的人、认识的人又是怎么看待他的?
一开始我只打算做成朋友间的线上问答,但是收效甚微。幸得一位朋友的帮忙,收到了多位受访者的回答。他们大多是大学生,还有些工作人员和家长。下面内容是采访收到的答复。
从上面的答复可以看到,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现在能客观看待毛主席的人非常少,仔细问一下,大部分人脑子里和嘴里都是各种可怕的标签和帽子——这和某些传谣的地摊历史和任课老师有直接关系,也有一些夸大了他优点的善意标签。

二、我所知道的

小时候到高中这段时间,我看待历史,以教科书以及教科书风格的课外书籍为主。所以对于新中国前三十年的一些失误,我痛心于他的短视和狭隘。可随着这几年接触的可靠材料变多了,我总结出了非常不一样的看法。
▲1958年9月,毛泽东视察合肥,同合肥钢铁厂工人交谈。
为什么评价毛主席如此重要?
要讲清这个问题,就得了解他在中国、在世界上的作用。
毛主席,是中共的创始人之一。
是中国工农红军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重要缔造者。
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
是全党全军全国的第一代核心领导人。
他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建成了一个曾经大部分成员都信仰共产主义的政党,把大部分劳苦大众塑造成了争相为社会主义奋斗的群体;
锻造了一支有力捍卫了人民利益的钢铁之师,击败了21个国家的侵略;
工农业现代化艰难起步,一路走来,在他去世那一年,中国已经是世界第六大工业国;
使机械化在一个落后的农业大国大规模普及,领导人民建成了8万多座大型水坝、百万座中小型塘坝,空前地改善了农业灌溉、生活供水、治理水灾、水力发电的条件;
▲大地起宏图,1975年6月3日
照片上是宝鸡峡引渭灌溉工程,是把陕西省宝鸡市以西渭河水引上渭北高原的一个伟大工程。干渠全部用混凝土衬砌,长二百二十公里,并与沿途水库、抽水站相连接,形成一个蓄、引、提相结合的灌溉网,为关中的一百七十万亩农田的高产创造了有利条件。
普及了农村卫生医疗机构,建立赤脚医生制度,提高了村民卫生医疗水平,人均寿命由1949年的38岁增至1978年的68岁;
▲“妇女劳动力保护挂牌制”。1954年,濉溪县提倡和推行妇女“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四期保护。1957年妇幼保健部门在濉溪县全面推行妇女“四期”劳动卫生保护,对妇女劳动力根据“三调三不调”的原则作了合理安排,保护妇女在劳动的同时不受生理方面问题造成的损害。接着妇女劳力卫生保护挂牌制开始推广到全国。
1959年,大批公社生产大队实行起了“妇女劳动力保护挂牌制”。1975年后,开始对城镇女工进行妇女劳动卫生技术指导,落实五期(加更年期)保护。根据女性的生理特点,在劳动中给予适当照顾。
▲1975年照片,维吾尔族赤脚医生
10年里,中国掌握了导弹、原子弹、氢弹的自主研发制造并成功试爆的技术,跻身世界军事、政治强国之列;
计算机、芯片、大飞机、载人航天等技术项目都开始了研发。
▲1975年2月,北京手表厂,把好质量关。孙树明 摄。
……
毛作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和现代中国最主要的奠基人,对这样一位有分量的人物做深入的了解和评析,是非常必要的。我们对他的肯定和否定直接决定了我们如何改变中国的道路。但最近几十年来对他的评价早就变了味,抹黑已经达到了非常恶心的地步。
▲1975年,秦皇岛新油港
固然前三十年的艰难探索中有很多曲折甚至错误,但把责任归于毛泽东一人,是严重的不负责任。在这些造成严重后果的运动中,整个运动的发起人确实是他,可深入去翻阅那时的有关记载,不难发现当时的多个部门负责人和地方干部有着不可推卸的、最直接的责任。

三、大跃进

下面内容来自孙宝义,刘春增,邹桂兰《毛泽东史实热点释疑》,中国文史出版社,2017年1月第一版,第76-77页:
1070万吨钢铁指标是谁的过错?
在庐山会议中,毛主席曾说过,钢铁产量翻番是他提出的,错误应当由他负责。然而,细查钢铁高指标是如何提出来的整个过程,却可以看出毛主席高姿态的“无辜”。
1958年8月17日,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召开扩大会议。由于各地日渐狂热的情绪,会议确定了一批工农业生产的高指标,要求1958年钢产量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
对钢指标,毛主席是有些不放心的。会议期间,他把几个省市的负责人和冶金工业部负责人找到小会议室,一起开会。在会上,毛泽东详细地询问钢铁产量1070万吨这个数字到底可靠不可靠。由于不放心,他采取的方式是一个人一个人地问。他首先问上海市副市长马天水:“行不行?”马天水说:“可以。
接着,毛主席一个一个地询问主要钢铁基地包括鞍山、武汉、重庆、北京、天津、唐山、马鞍山的相关负责人,大家都说行。
冶金工业部办公厅主任袁宝华在冶金工业部具体分管建设和计划,毛主席同他:“你是经常接触基层的,你说究竟有没有把握?”袁宝华说:“我们树了十重 红旗(先进单位),只要十面红旗能站得住,他们的经验能够推广,我看有着望。”接着,毛主席问到了治金部邵长王鹤寿。王鹤寿说:“主席只要下了决心,我们可以动员全国的力量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认为,实现这个目标是可以的。
此时已是8月,到年底只有不到五个月时间。有疑同的没疑问的,都赞成这个目标。最后,毛主席问到了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薄一波。薄一波的回答是:“主席,我建议把1070登报,登报以后,大家都看得到了,义无反顾,就会努力奋斗。
“这是个好主意。”毛主席表示同意。陈云却不放心,专门找王鹤寿和袁宝华去谈了一次。袁宝华的结论还是“行”。于是,陈云告诉毛主席说:“看起来是有希望的。”陈云说话一向很慎重,此句“看起来是有希望的”其实就是“完全可能”。这样,1070万吨钢铁指标就这样确定下来了。
经过一段时间,大家发现高指标出了问题。对此,毛主席除在庐山会议上主动承担钢铁指标失误的责任外,还为此写出检讨书,要求发到全党。最后刘少奇压下没有发。1961年在七千人大会上,毛主席当着中央、省市、地委和县四级干部七千多人的面承担责任,再次做了自我批评。
高指标的出炉很复杂,责任涉及许多干部。在后来否定“大跃进”时,有人把责任全部推到毛主席一个人身上,这是有悖历史事实的。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袁宝华站出来中肯地说:“(当时)毛主席对于重大问题抓得很细,一个人一个人地问,在场的一个不落。实际上汇报假情况的责任在我们,分明不行,却拍着胸脯硬说行。”他还回忆道:“后来冶金部的同志坐下来做检讨,我说,‘大跃进’问题,是我们在那里糊弄毛主席。农村搞‘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工业也是这样。
对此,前副总理谷牧有如此回忆——1959年7月21日上午,“总理主持召开全体......周总理语重心长地讲了一段话,使我们的心灵深为震撼。他说:‘主席对大家的谈话,有时是启发性的,有时是征求意见性的。大家听到以后,不加思考,就以为件件都是主席的决定,就照样传达执行....那党内还有什么民主呢?!这实际上等于封锁主席嘛!’接着,他又指出,去年的1070万吨钢指标,本来主席是提出来问问的,我们没有经过多少调查研究,全党就行动起来,这是一个严重的教训。
《人民日报》原总编辑、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吴冷西回忆:1958年11月22日晚上,毛主席把我和田家英找去谈话,主要是谈宣传上要压缩空气、实事求是的问题。他特别提醒我:办报的、做记者的,凡事要有分析,要采取实事求是的正确态度。
……
如上史料可以看出毛对于大跃进的态度是非常谨慎的,可是当他逐个询问下级干部的时候,个个拍胸脯、做保证,最后搞出了恶果,责任全部归给毛一个人,这是实事求是的做法吗?
在大跃进时,下级干部糊弄上级领导是非常普遍的,把亩产量吹到万斤、十万斤甚至百万斤。后来中央做出减少耕种面积的决策,正是基于这些丰产谎言。再加上自然灾害的侵袭,粮食减产更加严重,一些地方发生饥荒时,当地干部阻止农民外逃充饥,由此造成了严重的饥荒。
看历史问题还是需要冷静、客观、全面。尤其当有人要把一个问题的罪责全盘扣给一个人的时候,更需要冷静下来看看同时期别人的表现。这40年来的意识形态刻意淡化了其他人的责任,经过教科书的精简式处理,对大跃进和文革两次运动的描述仅仅提及毛,不提其他干部和地方上的人怎么做,造成了读者普遍的误解,使广大读者认为这些运动造成的恶果都是他一个人所为。

四、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经济建设到底如何

现在的有些人认为,毛泽东把经济搞得很糟糕,让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并借此彻底否定前三十年,是这样吗?
分析历史,必须“瞻前顾后”,一件事掐头去尾是不行的。空口无凭,下面来看《中国统计年鉴1982》里的一系列相关统计。注意:鉴于改革开放是1978年12月底决定实行的,所以1978年整年的数据仍然归于改开前。
(1)1952年~1981年国民经济主要指标的变化,共7张:
(2)1953年~1981年国民经济主要指标平均每年增速的变化,共4张:
(3)1949~1981年工农业总产值,总产值指数,总产值中农业、轻工业、重工业所占比重的变化,共2张:
(4)国民收入,共1张:
(5)1952~1981年少数民族地区的国民经济主要指标,教育文化事业,共2张:
(6)1952~1981年历年铁路平均每日装车数,共1张:
(7)1949~1981年历年货物周转量、旅客周转量,共2张:
(8)1950~1981年农业事业机构发展情况、农垦系统全民所有制农场基本情况,共2张:
(9)1952~1981年农业机耕、灌溉水平,化肥施用量、小水电站和农村用电量,共2张:
(10)1949~1981年主要农产品平均单位面积产量,共3张:
(11)历年肉类产量和猪羊头数,共1张:
(12)1952~1981年沿海主要港口货物吞吐量,共1张:
(13)部分地区人口平均期望寿命,共1张:
(五)回到现在
毛主席以其胆识和信念,直接领导了中国人民的独立解放事业,并为现代中国打下异常雄厚的基础。所以他受经历过新中国前三十年的人民的广泛爱戴,他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象征——劳动人民解放和共产主义的象征。正是因为这种崇高的地位,使得我们后来做的一切变革都无法不直面他。
▲毛泽东生前多次阅读的英文版《共产党宣言》。
我认识的一些同龄人、年轻人正在改变看法,意识到那些对他的诽谤、构陷。这是一个好趋势,但规模还远远不够。
但愿中国人民能够看清事实。毛主席有伟大的功绩,也有明显的历史局限性,但具体怎样,需要具体的分析,这不是一个段子能讲清楚的。历史谎言和奶头乐必不会长寿,它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遭到摧毁。
参考文献和推荐阅读
①孙宝义、刘春增、邹桂兰,《毛泽东史实热点释疑》,中国文史出版社,2017年1月北京第1版。

②中国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1982》,中国统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260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李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