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彭德怀庐山会议逐步披露出来的史实真相​!

2020-05-09 15:43:13  阅读 308 次 评论 0 条

在长期的革命战争生涯中,彭德怀和毛主席配合默契,关系亲密,是毛主席最为倚重的战将。

1935年10月,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吴起镇。一路尾随的宁夏军阀马鸿宾、马鸿逵和东北军的骑兵部队跟了上来,企图一举将陕甘支队吃掉。这个时候的陕甘支队,毛主席是政委,彭德怀是司令员。战前,毛主席召开干部会进行动员,反复强调打好这一仗的重大意义,说必须“砍掉这个尾巴”,不能让他们进入我们的根据地。彭德怀根据毛主席的部署,指挥红军打了一场大胜仗,切断了长征中一直甩不掉的“尾巴”,结束了长征中的最后一仗。


战斗结束后,毛主席提笔挥毫,写下了广为人知的《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彭德怀谦虚地将后一句改为“唯我英勇红军”。两人当时的配合是高度默契。


1944年彭德怀和毛主席在延安

1950年10月4日,彭德怀紧急由西安飞赴北京,参加中央政治局讨论是否出兵援朝的会议。会上很多人主张不出兵,对能不能打赢也没有信心。这时候,彭德怀坚定地站在主张出兵抗美援朝的毛主席一边。


最后,中央决定由彭德怀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出兵朝鲜,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战争进行中,彭德怀接受了没有听毛主席的,美军燃烧弹轰炸志愿军司令部造成毛岸英牺牲的沉痛教训(点击可看:朝鲜战场如果听毛主席的毛岸英不会牺牲),全面领会贯彻毛主席的战略安排和战役部署,指挥志愿军最终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1953年7月27日,美军在三易主帅后,最终在板门店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

1954年彭德怀和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后草坪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彭德怀无论是在党内,还是在军内,威望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回国后,中央让彭德怀主持了军委日常工作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毛主席为了提前培养接班人,提出自己退居二线不再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想法,中央一线工作逐步依靠他想培养的接班人刘少奇、邓小平主持,国务院工作由周总理负责。

1956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大”期间,毛主席有一次在接见外国友人的时候说,这次党代表大会他是跑龙套,唱戏的是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同志。

1956年9月彭德怀和毛主席周总理在八大会上

与此同时,在别人眼里,彭德怀居功自傲,与毛主席的关系也出现了微妙变化,在军队一些重大决策上,对毛主席请示不够或不及时,以致后来毛主席在庐山说他是“三分配合,七分不配合。”

1956年11月,彭德怀到某部视察,看到墙上《军人誓词》第1条是“我们要在毛主席领导下……”,他说:“这个写法有毛病,现在的军队是国家的,不能只说在哪一个人领导之下。我们是唯物主义者,毛主席死了谁领导?今后要修改。”(原彭总身边工作人员:军事科学院前院长郑文翰王焰、王亚志、王承光《秘书日记里的彭老总》,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1998年出版

1958年5月,在八届五中全会上,毛主席提议养病几年的林彪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位居彭德怀之上。随后,彭德怀向中央提出辞去国防部长职务请求,未被中央批准。

1959年1月30日,德怀在后勤学院学员毕业大会上讲话,又毫无顾忌地说:“躯壳都是要死的,人家说万岁,那是捧的,是个假话。没有哪个人真正活一万岁。”《秘书日记里的彭老总》

1959年3月,上海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当彭德怀再次向毛主席提出不再担任下一届国防部长时,毛主席感到彭是在以辞职表示不满,严厉地批评说:“副总理兼国防部长还不够吗?”彭“噤然无语”。(《秘书日记里的彭老总》

1959年4月,更进一步,刘少奇在第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国家主席,擢升到了和毛主席平起平坐的地位。

刘少奇、邓小平逐步主持一线工作后,想干出成绩,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1958年大跃进开始后,毛主席觉了许多违反科学的做法,对大跃进中存在的浮夸风、瞎指挥等问题多次进行了批评。先后五次找人民日报社长吴冷西谈话,告诫其不要搞浮夸宣传。(对大跃进时候的历史真相,冷观曾先后写过《一张伟人照片洗清了泼在毛泽东身上大跃进的脏水》《看毛刘大跃进时言论实录还我领袖毛泽东历史清白》《大跃进中穷过渡七分人祸到底是谁的错?》等几篇文章,但在阅读量达到10万+,37万+,163万+以后,都被屏蔽了。搞不清,摘录自中央出版的书籍报刊中的实录文字,实事求是还原历史真相的文章,为什么常常要被屏蔽。)

总体上说,毛主席当时对自己想着力培养的接班人刘、邓在主观上是想搞好工作的动机和大跃进是肯定的,在工作上是支持的。在1958年11月郑州会议开始纠“左”后,1959年7月召开庐山会议开个“神仙会”,“压缩空气”,初衷是要纠正“大跃进”运动中“左”的做法,但并不是要否定大跃进。毛主席借用湖南省委提出的“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三句话作为会议的指导思想。刘少奇提出,成绩要讲够,缺点要讲透。


彭德怀出身贫寒,生性耿直,随心所欲,有话直说庐山会议上,他根据自己的调研结果,给毛主席写了长达万字的信,反映在贯彻“人民公社、大跃进、总路线”三面红旗中产生的浮夸风、国民经济严重失调等弊病。从后来还原的历史真相看,彭德怀写这份信并没有其他的企图。在庐山会议期间,彭德怀和张闻天散步时,还对张闻天说:“平生最佩服两个人:主席是一个,总理是一个。”“我们党内真正懂得历史的还只有毛主席一人。”(《彭德怀全传》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出版

应该说,这些话都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

当然,也有人说,当时的彭德怀,除了毛主席,其他人没有一个能放在他眼里。军事干部,对经济工作表现出这么大的兴趣,也引起了一些人的猜忌。而率性而为的彭德怀,没有去想别人会觉得他有企图。

而就在这时,发生的另外一些事,促使别人去想觉得他有企图。

庐山会议期间,留守北京的陈毅向毛主席汇报,说苏联驻华使馆武官要求单独见他,陈毅把秘书支走,只留下翻译后,苏联武官开门见山说,你们中央在庐山开会,你在北京可以乘机把权力拿到手里。陈毅一听,火冒三丈,立即把这个武官轰走了。毛主席对陈毅说,你让他多讲几句嘛,苏联策反也不是一次了。所以,后来毛主席说:“陈毅是个好同志”“陈毅是阳谋。”陈毅去世后,毛主席拖着带病的身体也要去参加追悼会。

1972年1月毛主席参加陈毅追悼会

在庐山会议前,彭德怀曾率领中国军事代表团出访东欧,在阿尔巴尼亚地拉那同赫鲁晓夫进行过三次短暂会晤。随同出访的军事代表团中一位上将向毛主席反映,说苏联曾撇开中方翻译,和彭德怀单独进行了会晤。或许是因为没有这事,彭德怀并没有向毛主席汇报说明

彭德怀心高气傲,或许是觉得心中无鬼,不屑于沟通。毛主席的卫士李银桥回忆录说,毛主席在庐山大会上批评了彭德怀的“意见书”后,彭德怀气呼呼地从会场走了出去。走到半道才发现忘了拿公文包,返回来取时,正好迎面碰上了刚从会场出来的毛主席。毛主席伸手要和彭德怀握手,彭德怀手一甩,愠恼地说“去你的!”然后扬长而去,不和毛主席握手。

就在这时,山上站岗的警卫战士反映,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周惠、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李锐等几个人经常晚上聚在一起,进了屋后就关灯。警卫战士把他们几点关的灯、几点开的灯、都有什么人进去、出来等等,都做了详细的值班记录。负责会议保卫工作的罗瑞卿看到值班记录后,7月23日晚上亲自到黄克诚住处前面的一个小树林里观察,直到当天晚上在一起的彭德怀、周小舟、周惠、李锐等黄克诚住处走出来。走在最后的李锐,恰好同从小树林里走出来的罗瑞卿对上了眼。

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周惠回忆录说:“罗瑞卿同志当时担任公安部长,一向自称毛主席的“大警卫员”,负责党内安全工作,深夜见到我们几个刚刚挨批的人从彭总、黄老那里出来,自然产生警觉。

李锐看到被罗瑞卿发现了,为争取主动,一个人连夜跑到毛主席那里去(周惠说是跪在主席床前),把他们在一起开会说的话说了出来,后来又给主席写信交代。但周惠说,关键是在信里撒了谎,隐瞒了那天晚上说的那些最敏感的话。这很容易被人引起心里有鬼的怀疑。

毛主席听了李锐坦白后,马上找来罗瑞卿问了情况。然后又找周小舟、周惠了解情况。李锐知道主席又找了周小舟、周惠谈话,生怕他们说的更多,又去找主席作了补充交代揭发。李锐甚至还说,在他们开小会的时候,他亲耳听到彭德怀给部队打了电话。所以当李锐说他们是裴多菲倶乐部时,毛主席说,什么裴多菲俱乐部,是军事俱乐部。
jiayu.png
李锐所揭发和交代出来的问题,在庐山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大家一听,原来彭德怀他们不只是对大跃进中所发生的一些错误有意见,而是把矛头对着毛主席和中央一线领导的。会议马上从克服大跃进中的错误,转到了对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批判。这样一来,庐山会议就彻底转向了。

而就在庐山会议期间,正在美国访问的赫鲁晓夫在演讲中公开攻击中国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赞扬彭德怀是真正的英雄。这也容易引起一些人对是否真有“里通外国”嫌疑的猜想。

在随后展开的对彭德怀的批判中,8月1日,毛主席在中央常委会上说彭德怀,“从打击斯大林后,佩服赫鲁晓夫”。刘少奇紧接着说彭德怀“认为中国也有个人崇拜,中国很需要反个人崇拜”。“反对唱《东方红》歌曲”。彭德怀当即反驳说:“你们这样推测,就难讲话了。”(《彭德怀全传》

8月4日晚上,由刘少奇主持,几个常委参加,继续批判彭德怀。林彪发言批彭德怀说:“他非常嚣张,头昂得很高,想当英雄,总想做一个大英雄。毛主席才是真正的大英雄,他觉得他也是个大英雄。自古两雄不能并立,因此就要反毛主席,这是事情的规律。”《秘书日记里的彭老总》

周惠回忆说:8月11日,李锐立场突然180度大转弯,从极力为自己辩解,到全盘认账。我记得他发言的题目是“我的反党、反中央、反毛主席活动的扼要交代”,承认“攻击去年的大跃进和总路线”,承认“大肆攻击主席和中央的领导”,承认写信是为了蓄意“欺骗主席”,承认自己同黄老、周小舟、周惠有湖南宗派关系,承认自己是“军事俱乐部的一员”。周小舟说,李锐就是赵高(秦朝时的大奸臣)、周佛海(叛徒汉奸)式的人物。为此,周小舟李锐至死也不原谅。

在8月2日到16日召开的党的八届八中全会上,最终将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定性为“具有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性质的右倾路线的错误”的“反党集团”,撤销了他们的职务。

在随后召开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彭德怀由于平时“傲上慢下”(林彪评价)的性格作风,对部下动辄责骂,得罪了太多的人,而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批判。

1959年10月1日人民日报第一版


庐山会议后,从1959年国庆开始,毛主席安排把刘少奇的画像和他的画像在国庆节并列印在人民日报第一版上,以继续提高刘少奇的威信。

杨尚昆回忆说,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有县委以上的各级党委主要负责人参加的“七千人大会”。1月27日,刘少奇在大会上讲话,说:“彭德怀的错误不只是写了那封信,一个政治局委员向中央主席写信,即使信中有些意见是不对的,也并不算犯错误。”“庐山会议之所以要展开反对彭德怀同志的反党集团的斗争,是由于长期以来彭德怀同志在党内有一个小集团。他参加了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更主要的不是高岗利用彭德怀,而是彭德怀利用高岗,他们两个人都有国际背景,他们的反党活动,同某些外国人在中国搞颠覆活动有关”。因而,“所有的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怀同志不能平反”。(意指彭德怀“里通外国”)彭德怀对此非常气愤,立即打电话给我说:“请转报主席和刘少奇,郑重声明没有此事。”(冷观注:对刘少奇直呼其名,表达的是一种态度。)事后,彭德怀还向人表示,看了刘少奇的讲话,很不舒服。书读不下去,觉也睡不好。(《杨尚昆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出版

原彭德怀办公室主任王焰说:在向党中央和毛主席上报处理彭德怀案件的第一份报告中说,因为彭德怀犯有“里通外国”罪,建议处以“死刑”。对这个报告,毛主席没有表态,也就是说不同意。在第二份报告中,毛主席也没有表态,就是说也不同意。这样,彭德怀“里通外国”的案子一直拖了下来,长期未能结案。据我所知,对彭德怀的案子,毛主席一直主张想作为党内问题来处理。(彭总俄语翻译孙立忠《彭德怀反驳"里通外国"罪名:苏联话我都听不懂,怎么里通?》2012年1月29日人民网

1965年9月23日,毛主席亲自找彭德怀谈话,安排让彭德怀到西南三线工作,刘少奇、邓小平、彭真在座。毛主席环视在座的人,斩钉截铁地说:“彭德怀同志去西南区,这是党的政策,如有人不同意,要他同我来谈。我过去反对彭德怀同志是积极的,现在支持他也是衷心诚意的。”毛主席还对彭德怀说:“也许真理在你那边。”毛主席这几句话深深感染了彭德怀。(《彭德怀全传》)

1966年,那场运动开始。

1966年10月25日,毛主席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说,他提出分一线二线,是想吸取斯大林的教训,提前培养接班人,让他们树立威信,以便在他逝世后,党和国家最高权力发生交接时,能减少震动,有利于国家的安全。(《毛泽东年谱》第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12月第一版)

回顾历史,中苏关系恶化后,苏联确实是一直想分化中共的。1964年,贺龙随同周总理访苏,苏联也企图策反贺龙。说他们一个元帅就把赫鲁晓夫搞掉了,你们也可以把毛主席搞掉。贺龙当场发脾气,并报告总理。总理立即向苏方提出抗议,不再参加会议,回国了。

1964年毛、刘、周、朱北京机场

为此,毛主席亲率刘少奇、朱德等领导到机场迎接,留下了北京机场那张著名的毛、刘、周、朱同框合影。

往事如烟。历史真相只有在主持正义的当事者和史学家们记载和披露下,才能慢慢浮出水面。从彭德怀宁折不弯的耿直性格看,“里通外国”未能说清,与他和毛主席缺乏主动汇报沟通也有很大关系。

黄克诚大将1978年12月平反后,面对当时的非毛浪潮,1981年4月11日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关于对毛主席评价和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的整版文章,旗帜鲜明地提出必须世世代代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捍卫毛主席的伟大历史地位,让我们看到了他内心深处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无比忠诚,对共产主义信念的无比坚定,用他的言行证明了当年被打成反党集团纯属冤枉。

性格决定命运。

回望历史,宦海如云。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庐山风云,事出有因。相信网友们看了庐山会议围绕彭德怀逐步披露出来的史实秘密,对庐山会议结果背后错综复杂的形成原因,会得出自己的结论。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283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