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礼院士痛批方方 大医真能治国!

2020-05-14 16:19:00  阅读 216 次 评论 0 条

  近日,战疫英雄张伯礼院士在天津为大中小学师生上首场战疫思政课的时候,掷地有声、立场鲜明地痛批方方、许可馨和梁艳萍等极少数知识分子,价值观扭曲,造谣恨国,毫无家国情怀。真的是大快人心,同时也钦佩张院士的勇气,不但勇于战胜新冠病毒,也勇于对方方们的政治病毒、思想病毒、文化病毒亮剑!真的是国士无双,大医可以治国!

 

    

  我们来看看张院士是如何批方方的。他说:“以《方方》日记为代表的一些人,特别有些高校的教师们、教授们、还有一些留学生们,发表了一些不当的言论。在疫情之下,暴露了他们扭曲的价值观,被歪曲的灵魂。”这是立场鲜明,掷地有声,当然张院士说得比较文雅,但是显然要比胡锡进的批评有力得多!


  张院士还从亲历者的角度痛批了方方日记的最大谣言“满地的无主手机”。张院士说“如果一个患者不幸逝世了,我们都是把他身上尽可能的东西,都单独放到一个包里面收好,然后整理好放到太平间。我们还进行一个集体的默哀,对死者有一份致敬。都是如此,我们不可能允许把病人的手机手表带到火葬场,这是不可能的。怎么会出现火葬场一地的手机没人要,还在那边响,这一看就是编出来的。”


  

  相信关于方方造谣武汉殡仪馆满地手机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关于这个谣言,我在《为什么方方拙劣的谣言会被视为真相》一文中曾专门有过批评分析。正是因为方方炮制了这个谣言,才使得方方日记在网络上突然爆火,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关注,圈粉无数,方方也实现了从一个老作家到网红的转变。因为原文被删了,我摘录有关“满地的无主手机”这个谣言的部分分享给大家:

 

谣言一、武汉殡仪馆里满地的无主手机

 

  瘟疫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的灾难之一,在人类的历史上,死于瘟疫的人口要比战争还要多!这绝非危言耸听,而是有众多的历史记载和事实依据的!当灾难从天而降的时候,人们最需要的是希望和勇气,而不是恐慌和恐惧!希望和勇气能救人,而恐慌和恐惧真的能杀人!当瘟疫降临时,许多人往往不是因为死于病毒,而是死于恐惧,因为恐惧会破坏人的免疫系统,当你因为恐惧而向病毒投降的时候,神丹妙药也救不了你!

 

在武汉封城之前,武汉人民原本是很淡定、乐观的。但是当中央决定封城并拉开全面战疫的序幕时,武汉则陷入了空前的恐慌!这里面就有方方封城日记的功劳!其中最著名的谣言就是武汉殡仪馆的满地无主手机了,这个谣言被方方大肆炒作,极大地放大了民众的恐惧和恐慌情绪。

 

2月13日深夜,方方在财新博客上更新了当天的封城日记,其中写道:今天有个消息,让我很难过:画家刘寿祥清晨去世。早就知道他被冠性肺炎击中,但不曾料到,他没挺过这一关。我的左邻右舍都是画家,所以,我也认识他。而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不说了。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用文学的语言写出来,的确让只能呆在家里的武汉人民和全国人民恐惧不已,恐怖小说都不带这么写的,恐怖电影都带这么拍的。

 

而且方方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大肆炒作这个谣言,众多媒体和自媒体给这段文字配上了图片,在网络上四处传播,为方方圈粉无数。由于网络的发达,促使恐慌以比新冠病毒快千万倍的速度传播。

 

但是迄今为止,方方也没有亲自拿出她所谓的医生朋友传给她的照片,网上各种转发她这篇日记的媒体,都有配图,而且都是同一张图,至于这张图是方方给出的,还是别人配的,无人知晓。方方说那张照片不是她的,但是却又不肯拿出自己的照片来证伪,反而借口水仗多次炒作这个谣言。


 这个谣言其实是很拙劣的,只要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但是方方造出来的谣言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相信呢?一直到今天还有成千上万的人相信方方的谣言,而方方也一直不承认她是在造谣,直到最近写的《关于》还在那里声称她的日记所写的“完全真实”!她以为谎言真的重复一千遍了就会成为真理,可惜的是,她低估了中国人民的智商。

 

第三个原因,方方是个作家,对于人性,对于人的心理,对于文字的功力还是有些水平的。就说她造“殡仪馆里满地都是无主的手机”这个谣言吧,一般人要是直接说,肯定会被人骂作脑残,对不对?大家只要动一下脑子就会觉得这根本不可能,严重违背了常识!

 

 因为手机是现代人最重要的东西,谁家的亲人过世了,会把手机扔到殡仪馆地板上啊?这根本不符合常识!手机里多少重要的东西啊,通讯录,各种网站、APP账号,各种信息等等,都是很重要的,甚至比自家的房子还重要。除非一家人都死光了,连个亲戚朋友都没有了,否则怎么可能把死者的手机扔到殡仪馆地板上呢?

 

但是方方是怎么写的呢?她先说“今天有个消息,让我很难过:画家刘寿祥清晨去世。早就知道他被冠性肺炎击中,但不曾料到,他没挺过这一关。我的左邻右舍都是画家,所以,我也认识他。”她先说身边画家的死,这个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了,然后突然插入一段谣言,读者淬不及防就中枪了,这就是套路!所谓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所以说,方方的日记是毒鸡汤,为什么毒鸡汤会迷惑那么多人呢?就是因为它用1%的无色无味的毒药加99%看起来有营养味道好的鸡汤熬成的,让大众不知不觉就沉迷其中,沦陷其中。所以说,方方日记的思想病毒要比新冠病毒难去除得多,就算到了现在,网上还是有数以百万计的方方粉。不知道张伯礼院士这一顿痛批,又能批醒多少人!


张院士还入木三分地说,“(方方)以为能给国外一些反动势力送几个攻击中国的证据。没想到国外的情况还更乱,所以现在《方方日记》在国外不吃香了。”是的,美国现在光统计出来的都死了八万多人了,加上没统计的估计20万都打不住了!如果方方日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大卖,真的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生化反应!


 方方日记刚传到西方的时候,众多反华媒体和大V都在给她转发、捧脚、点赞。尤其是武汉解禁那天,方方日记英文版和德文版海外版预售,那是火遍了全球互联网,还没正式开售,预售就登上了亚马逊图书排行榜第一,确实成了西方攻击中国的靶子。还有西方媒体根据方方日记造谣说,中国新冠疫情死了1500万人,至今还有许多脑残的西方人信。


 批完方方,张院士还顺便批了许可馨和梁艳萍。张院士说:“说到这个许可馨,尤其可恶。她写那些恶毒的语言,很难想象是出自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生。”


 许可馨这个著名的恨国党也是因为疫情而臭名远扬的。当中国人民开始万众一心战疫的时候,当无数最美逆行者不计报酬,不顾生死,奔赴武汉战疫一线的时候,许可馨却在那里发微博动摇军心,劝医生朋友临阵脱逃!这在战时那就应该以间谍罪抓捕的,而战疫正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而且最恶毒的时候,当李文亮医生还在医院抢救室抢救的时候,全国人民都非常关心他的生命安危,上亿人的关注把抢救李文亮的新闻送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她却在那里破口大骂“抢救你妈逼”。实在难以想象,这得多大的仇恨啊,如此没有教养的人!至今还没有看到她和她的家人为此向李文亮医生的家属道歉!



   当网友批评她的时候,她直接承认自己就是恨国党!并且豪不悔改,毫无廉耻地继续攻击中国的战疫政策,痛哭中国人是“贱骨头”!真没见过这么下贱的女人!



    方方被张伯礼院士痛批了以后,是个什么反应呢?不但不正面回应“满地无主手机”的谣言,居然耍泼打滚,要张伯礼院士向她道歉!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要张院士道歉,你也配?我呸!

       真正欠中国人民道歉的恰好是你方方,你的造谣日记每篇必造谣,如果一个谣言道歉一次的话,你至少欠全国人民60个道歉。张院士以亲历者的身份痛批方方的谣言,方方无力也无法反驳,只能反诬张院士“有什么伟业”,没有基本的常识、判断和良知,张院士的辟谣是“人生的污点”等等。



  方方日记“号称”记录武汉战疫一线的所见所闻,是关于武汉疫情的珍贵文献资料。只是很可惜,她连武汉战疫的基本事实都不清楚,所以才会问出张院士“有什么伟业”的笑话来!不妨告诉你这个孤陋寡闻的蠢货,张院士的伟业是什么。


  张院士的伟业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就是武汉一千万人的救命恩人,也是全国千千万万的救命恩人!中国战疫成功,全靠中医,西方战疫失败,全赖西医!而张伯礼院士就是这一次战疫斗争中,中医的领头人,代言人,尤其是战疫成功以后,希望不要忘记了中医一句话,不但老人家自己落泪了,无数中国人也跟着落泪了!

  


  张院士是真正的国医大师,前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院长,现任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2003年的非典,国医大师邓铁涛创造了“零死亡、零感染、零转院和零后遗症”的四个零(《中医抗疫大有可为  别忘了邓铁涛的四个零!),成为中国抗击非典的头号功臣。这一次抗击新冠疫情,张伯礼院士亲临武汉战疫82天,创造了五个零的佳绩,是当之无愧的抗击新冠疫情的头号功臣!你方方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写什么武汉疫情日记啊?丢人不丢人啊?


  武汉封城第三天,大年初一(1月25日),政治局召开会议,确立了“中医为主,西医支持”的中西医结合战略!看到没有,武汉最大的人祸不是隐瞒不报,也不是反应迟钝,而是阳奉阴违,没有第一时间上中医,没有遵守中央“中医为主,西医支持”的决策,要不然武汉哪里会死那么多人,哪里要封城那么久啊!你方方就是睁眼瞎,看得到吗?


  张伯礼院士大年初一,不顾年老体迈,响应国家急召,以“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的身份,率领来自天津、江苏和湖南等地的中医医疗队组成的“中医国家队”火速增援武汉,先后进驻武汉金银潭医院、江夏方舱医院等,取得了“五个零”的优异成绩,在与西医组的对照试验中,完全吊打了西医!(中医完胜!0:113,这还不算吊打吗?) 


  

  除此之外,张院士还多次接受媒体采访,宣传中医战疫的疗效,安抚民众的心理,消除大众的恐慌心理。例如,刚到武汉后不久,张伯礼院士就接受央视采访说,中医药对于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可以全程发挥作用,立刻给全国人民吃了一颗定心丸!


  张伯礼院士从1月25日奔赴武汉领衔战疫,一直到4月16日武汉战疫彻底成功,武汉解禁之后八天才离开武汉!坚持在武汉战疫82天!



 其间还因为过度劳累引发胆囊炎胆管化脓,必须手术摘除。由于怕影响军心,一直没有公开,就算术后躲在病床上一直坚持指挥战疫。张伯礼住院期间还豁达地拟诗一首,以表情怀:“抗疫战犹酣,身恙保守难,肝胆相照真,割胆留决断。”


  张伯礼刚到武汉,即针对武汉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民众恐慌的现状,果断提出要迅速采取措施,对发热、疑似、密接、留观等四类人,进行分类管理、集中隔离。隔离后,要采用“中药漫灌”的治疗方式,即让患者服用以治湿毒疫为主要功效的中药汤剂,建议被中央指导组采纳。


   分类隔离四类人起到了很好的分流作用,极大的缓解了武汉医院人满为患的状况,迅速缓解了民众的紧张。“中药漫灌”又大大提高了病人的免疫力,将疫情消灭在萌芽状态。后来有了方舱医院又大胆提出了“中药进方舱,中医包方舱”的建议,为武汉战疫胜利,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非常有意思的是,张伯礼院士是1月25日奔赴武汉领衔战疫的,而方方也是从1月25日开始写方方日记的。张伯礼院士72岁,方方65岁,张伯礼院士战疫82天,方方写日记写了60天。张伯礼院士离开武汉的时候,没有像方方那样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只是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张伯礼院士带着信白衣天使在那里每天救死扶伤,忙得像个陀螺。而方方坐在自己的大别墅里每天无病呻吟,造谣惑众,撕裂了无数人的朋友圈,动摇军心,撕裂社会,给外国反华势力递刀子!可是她居然就成了中国良心作家,武汉之光,真是咄咄怪事儿!


 我们现在都说全球战疫相当于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此说来,张伯礼院士就是中国战疫的主帅,中国战疫的头号功臣(虽然他没有某网红院士那么高调,天天上热搜,但是网红院士靠热搜战疫,张伯礼院士全凭本事和满腔热血在战疫)。而方方呢?可以说是动摇军心的文化汉奸,妖言惑众者,一点不为过吧?现在一个文化汉奸居然要中国的战疫主帅给她道歉,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


  从前,我们听说良医如良相,大医治国,我们都觉得只是遥远的传说。如今张伯礼院士这一翻痛批方方,让我真的相信了!清理完新冠病毒,又来为国家清理思想病毒,文化病毒!抗击非典要数国医大师邓铁涛,抗击新冠,要数国医院士张伯礼!我们要旗帜鲜明地提出来,中医是战疫成功的中流砥柱,张伯礼院士就是战疫胜利的头号功臣!我们不要忘了中医,也不要忘了张伯礼院士!


 张伯礼院士穿着厚厚的白衣战袍为新冠病人诊脉


 只是必须要说的是,为什么我们战疫要靠72岁的老院士在一线奋战82天,如今才刚刚战疫成功,消灭了新冠病毒,又要老院士披挂上阵,来战方方,我们的媒体战线、文化战线和宣传战线的同志们,你们都在哪里呢?你们在干什么呢?


 这句话,老子要到处说,方方、许可馨和梁艳萍们已经被张伯礼院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子,永世翻案不了,全国人民等着你们的道歉,莫要自绝于人民!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284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李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