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发文让张伯礼院士道歉没想到“翻车”兼“打脸”好痛哟!

2020-05-15 12:24:00  阅读 299 次 评论 0 条

方方女士是湖北作协前主席,没想到这两天居然闹出了“戌”“戍”不分的笑话,将“戊戌”写成“戊戍”,以至于有网友成语新编“不学戊戍、贻笑大方”,甚至有网友有教无类,从汉语拼音教起:“@方方 跟我学:横戌xū,点戍shù,戊中空,十字交叉要念戎róng

 

 

其实,个人感觉网友的调侃有点过了,毕竟,以方方女士的水平,应该还不至于“戌”“戍”不分,估计是一时眼花没看清楚才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实话实说,打错字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网友调侃方方同样无伤大雅,不过方方女士将矛头对准张伯礼院士就让很多人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了。用网友的话来说:“72岁的张伯礼院士冒着生命危险,奋战抗疫一线。率领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救治564名轻型患者,没有1例转为重型和危重型。因劳累导致胆囊在武汉前线被摘除。——嗯,比起博主(方方)“家里蹲、网上喷”的嘴炮日记,这不算什么“伟业”……

 

 

或许是觉得犯了众怒,方方女士很快改变了不知道张先生有什么伟业的措辞,表明昨天了解到,张先生疫情期间一直在武汉抗疫,并且在动了胆囊手术的情况下,很快又重上一线。我很感动,也很佩服。

 

 

话说,家里网络那么发达,又有那么多“医生朋友”随时传递信息,方方女士居然昨天才了解张伯礼院士的相关事迹,让我不能不怀疑她的日记到底记录了什么,不是说好的一点一滴记录在案吗?难道张伯礼院士奋战抗疫一线的事迹还不如日记中那些鸡零狗碎的事重要,还是张伯礼院士被方方以及方方的那些“医生朋友”选择性忽视了?

 

一个人记录什么不记录什么是个人的自由,这无可厚非,不过,一个人记录什么不记录什么十之八九能体现一个人的立场,你懂的!

尽管低下头承认张伯礼的事迹让她“感动”“佩服”,但以方方女士的性格,指望她“原谅”张伯礼院士显然是不太可能的。果不其然,方方笔锋一转,说张伯礼院士在讲课中批判她以及梁艳萍时用了非常不理性的词句,方式有如WG。按理来说,既然方方女士如此排斥“不理性词句”以及“WG方式”,那她自己肯定是不屑为之的。敢问方方女士,您说张伯礼院士如果他(张院士)尚有基本的常识、判断以及良知的话”“一生的污点这些词句理性吗?如此赤裸裸的人身攻击算不算您口中的WG方式

 

那么,张伯礼院士到底说算了什么,以至于让方方暴跳如雷忙不迭的“方式有如WG”般扣帽子抡棍子呢?我们不妨一起来学习一下。

 

512日参加通过津云客户端、北方网直播的“抗疫第一课”主题报告会时,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院士说:大家也看到了以‘方方日记’为代表的一些人,特别有些高校的教师,是吧,教授们,还有一些个学生们,发表了一些个不当的言论,暴露出了他们的扭曲的价值观,被歪曲的灵魂,看到的不是光明,看到是黑暗。在开始的一个阶段,由于对疫情不了解,有点仓促上阵,确实有些混乱,但是我们混乱持续的时间很短,后边主流都是抗疫,都是志愿者,都是医护人员奋战,都是社区的工作者,一派蒸蒸向上,非常的井然有序。(这些景象在日记里)却看不到,描写的全都是那个一段两三个星期的混乱的局面,同时编造了很多不可能出现的事,把它放大

我在武汉前线一直待着,到各个医院,我们如果一个患者不幸逝世了,我们都是把他身上尽可能的东西,包括纸片、包括手机、包括项链、包括手表,包括他穿的外套的衣服,都给他放到单独的一个包里,给他记好了,说好名字,然后把这患者要给他做净身,给他洗一遍,洗干净擦干净了,然后用这个被单把他裹起来,把他放到太平间,都是这种处理,我们还要进行集体对他有一个默哀,是吧,对死者有一份致敬,都是如此的。我们不可能允许把病人的手机手表带到火葬场去烧去,这是不可能的。

怎么会出现火葬场一地的手机没人要,有的手机还在吱吱响,这一看就是编出来的,那些手机很多都是带盖(翻盖)的手机,那个带盖(翻盖)的手机现在还有吗,那看就不是现在的,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他竟信,并且还把它放大,以为能给国外一些反动势力送几个攻击中国的‘证据’,没想到西方国家”比那个还要乱,所以现在‘方方日记’在国际上不吃香了,他们国家比这还要乱了,见怪不怪了,是吧,它已经失去价值了。

 

 

以上就是网友@中天捕快 整理的张伯礼院士关于方方日记的部分内容,看完了大概就能明白为啥方方女士会恼羞成怒了吧。作为奋战在抗击新冠疫情第一线的领军者,张伯礼院士无疑比方方更了解真实情况且更有发言权。都说打人不打脸,张伯礼院士用来自第一线的真相揭穿了方方日记的谎言,此举显然让方方脸上挂不住了,于是,她愤怒了、咆哮了,嘶吼着张伯礼院士要是不道歉就是基本的常识、判断以及良知都没有了。这话听着很熟悉吧,是不是与站在方方这一边,就是站在‘人’这一边的说法如出一辙?

 

更不要说,张伯礼院士还说:在开始的一个阶段,由于对疫情不了解,有点仓促上阵,确实有些混乱,但是我们混乱持续的时间很短,后边主流都是抗疫,都是志愿者,都是医护人员奋战,都是社区的工作者,一派蒸蒸向上,非常的井然有序。(这些景象在日记里)却看不到,描写的全都是那个一段两三个星期的混乱的局面,同时编造了很多不可能出现的事,把它放大。”不得不说,张院士真的太耿直了,话说到这份上,你让别人以后还怎么说“瞒瞒瞒”、“错错错”、“没有胜利,只有结束”、“没有幸运者,只有幸存者”……那一套,这不是要了他们的命吗?

 

孰是孰非,谁对谁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方方和张伯礼院士之间,网友几乎是一边倒的站在了张院士一边。现在,方方女士该知道真正的民意是什么了吧,知道什么叫自取其辱了吧?

 

 

从网友一边倒的支持张伯礼院士来看,方方“碰瓷”张伯礼院士无疑“翻车”了。用范伟送给赵本山的话来说:“不好使了吧,只要善良的人提高警惕,你们还会什么?

 

人心都是肉长的。七十多岁高龄的张伯礼院士在武汉抗疫一线坚守两个多月,即便中途进行了胆囊摘除手术都没有退下战场,接管的江夏方舱医院500多名患者无一转为重症,对此,方方居然说“不知张先生有什么伟业”,方方女士,这些话说出来您自己都不信吧?

 

 

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同样的疫情,方方与张伯礼院士的说辞可以说是天差地远。张伯礼院士说“紧张于事无补,严格隔离两周就会见效”、“只要科学防控,无症状感染者流行风险不大”。再看看方方是怎么说的:疫情比先前预计得严重。传染速度更是比人们想象得快。而其诡谲神秘的状态,让有经验的医生都捉摸不透。”“有些人明明已经好转,突然间又急转直下生命垂危。而有些人分明感染了,却又什么事都没有。这个幽灵一样的冠性病毒,就是这样四处流窜,随时随地让人猝不及防。

 

 

可能有人会说这没有可比性,毕竟方方那些话是2月份说的,而张院士那些话是4月份说的。说是这么说,可是,请问2月份张伯礼院士正忙着抗击疫情,甚至忙到上了手术台摘除了胆囊,哪来时间像某些作家、教授一样在网上磨牙秀存在感呢?

方方女士,您还记得您几年前说过的一番话吗?您当时说:不做事的人永远以无比正确的姿态嘲弄和攻击做事的人。并费尽心机找出碴子来打压做事的人”,您现在觉得这番话套用在您身上合适吗?不管合适不合适,我都要很遗憾的告诉您,您多半是赢不了的,因为网友不答应!

 

 

虽然方方要求张伯礼院士必须“道歉”,不过根据我的理解,张院士肯定是没时间搭理她的。张院士可以宠辱不惊唾面自干,但是,我们——公知口中的“极左”、“网络流氓”就没张院士那么好的脾气了!哪怕因此伤痕累累——我们只会深感光荣!

 

奉献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境界,与怒怼网友他们好意思让我去当志愿者”的方方女士相比,张伯礼院士的人格何其崇高!

 

国士无双!致敬张伯礼院士!!!!!!!!!!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284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