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鲁特大爆炸原因之关键证据浮出水面中国即将祭出货币战争新武器!

2020-08-19 22:29:35  阅读 225 次 评论 0 条




据《亚洲时报》报道,黎巴嫩前内政部长马什努克在8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以色列显然需要对8月4日的贝鲁特爆炸负责,“以色列明显在贝鲁特采取了行动”,“我们正在目睹危害人类的罪行,因此没人敢对此宣称负责。” 

 

8月14号,据AA新闻报道,黎巴嫩真主党总书记纳斯鲁拉表示,如果以色列制造了贝鲁特大爆炸,那么真主党不会对此保持沉默,以色列必将付出同样的代价。


黎巴嫩前内政部长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讲话,再次将贝鲁特大爆炸的袭击黑手对准了以色列。



【神秘的白色蘑菇云】

 

血饮在上篇文章中分析认为,是以色列战机向贝鲁特港口12号仓库发射导弹才导致了大爆炸发生。社交媒体和当地居民拍摄照片显示,爆炸发生前以色列F15战机出现在爆炸现场并完成了俯冲投弹,导弹引爆硝酸铵才最终酿成了这场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支持导弹袭击的最直接证据就是,硝酸铵爆炸会产生红色烟雾,但贝鲁特大爆炸现场除红色爆炸之外,还有一圈白色蘑菇云烟尘。很显然,这种白色蘑菇云与硝酸铵引发的常规爆炸无关。


上图为贝鲁特大爆炸图片,可以看到内部的红色爆炸外层还罩着一层白色蘑菇云,硝酸铵爆炸为图片中红色烟雾,也绝不会产生白色蘑菇云这种常规炸药爆炸。

上图为贝鲁特大爆炸图片,可以清楚的看到爆炸外层是白色蘑菇云。


那么,这种白色蘑菇云究竟是什么样的导弹制造的呢?



8月5号,法国媒体voltairenet发表题为《以色列在波斯湾和贝鲁特使用的新武器是什么》的文章,指出袭击贝鲁特港口的导弹是以色列制造的一种新式武器。这种武器装备从2020年1月份以来,就被以色列在叙利亚战区平原地区进行了多次测试,之后更在波斯湾水域对伊朗军舰进行打击测试。这种武器能够直接打击水面和山地的特殊目标,这次袭击贝鲁特港口就是该种武器首次在城市环境中使用。

下图为以该媒体提供的以色列在叙利亚平原地区测试的图片,从中可以看出,其拥有的白色蘑菇云烟尘与贝鲁特港口爆炸产生的白色烟熏状蘑菇云一模一样。


这是以色列在叙利亚测试新式武器图片,可以看出这种白色蘑菇云与贝鲁特爆炸现场的蘑菇云几乎一模一样。


虽然目前尚无信息透露这种导弹到底安装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战术弹头,但目前证据足以证明贝鲁特港口爆炸绝非仅仅只是硝酸铵爆炸那么简单。硝酸铵爆炸不过是掩盖了新式武器测试而已。

 

事件发生以后,以色列犹太资本控制的脸书和Youtube等国际互联网社交媒体除了快速删除投弹爆炸视频。很多人说该以色列投弹视频是假的,因为脸书等国际社交媒体都说是假的。大家反过来想想,如果是假的,什么时候犹太媒体对于假视频曾经如此大费周章地快速删除过?又怎么知道这些被过滤后留存在网络上的视频不是将袭击导弹用视频蒙版等技术处理掉以后所进行的反向宣传?


动机方面,新的证据再次表明,以色列打击贝鲁特12号仓库是蓄谋已久的军事行动,以色列策划这次袭击至少已经谋划了2年之久。血饮在上篇文章中说过,以色列摩萨德对12号仓库中存放有2750吨硝酸铵的事实是非常清楚的,很多人问,证据何在?



2018年9月27号,以色列总理内坦尼亚胡公然在联合国大会第73届会议上讲台上指认黎巴嫩真主党武器仓库位置,而他指认的这个武器仓库正好就位于8月4号发生爆炸的贝鲁特港口12号仓库。这充分说明,以色列早就知道12号仓库存放有大量硝酸铵,而这些硝酸铵爆炸的威力足以摧毁港口。以色列再次未卜先知的知道了贝鲁特大爆炸的确切地点,就像摩萨德在2001年9月10号就提前知道本拉登会撞机世贸大厦并未卜先知的以双子塔为背景拍照留念一样。  


内坦尼亚胡未卜先知的在2年前就指出了贝鲁特大爆炸地点。

以色列特工西万·库兹伯格拿着一个打火机,背景是纽约曼哈顿的天际线,右下角日期2001年9月10日清晰可见。


大爆炸事件发生后,犹太媒体广泛传播一种观点,说被打击的12号仓库是真主党武装仓库。实际上,犹太以色列鼓吹的这种观点妄图诱导舆论是非常可笑的。

 

首先,据法国媒体voltairenet报道,在内坦尼亚胡发表讲话后不久,真主党武装就已经从12号仓库中撤出了全部武器。另外,硝酸铵同样可以作为化肥使用,属于民用产品,且一直掌握在贝鲁特海关手中。爆炸发生前,12号仓库存放的这批硝酸铵与真主党没有关系,摩萨德是知道的。

 

其次,黎巴嫩是一个主权国家,而真主党是该国公开承认的合法武装,即使真主党在本国领土范围内囤积武器装备,那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以对方在自家仓库中储藏打击侵略者入侵的武器为由入侵他国,并以此来为自己侵略黎巴嫩领土与主权完整进行辩解,这是典型的强盗逻辑。以色列战机长期将黎巴嫩领空当做自己后花园,这才是真正的侵略。   

 

利用国际社交媒体抹黑对手,并掩盖己方罪行,是犹太资本集团惯用手法,大家只要多看看这些年西方媒体如何妖魔化中国就知道了。犹太资本激活其控制的国际社交媒体疯狂掩盖其犯罪真相,并坚称爆炸元凶是硝酸铵保存不当使然,妄图用不断重复的谎言让世界舆论产生饱腹感,但爆炸现场的白色烟熏妆蘑菇云和以色列两年前蓄谋已久攻击该仓库的事实却无法被抹杀。


攻击民用设施并引发大爆炸导致5000多人伤亡,犹太复国主义这一反人类暴行必将成为继1982年贝鲁特大屠杀之后又一颗将自己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楔子。



【黎巴嫩为什么这么重要?】

 

血饮在上篇文章说过,以色列急于摧毁贝鲁特港口与伊朗重启什叶派铁路有直接联系。目前,贝鲁特港口是地中海东岸最大的国际贸易物流港,也是什叶派国家在地中海东岸掌握的最大国际贸易港,而位于该地区的其他港口,比如海法、阿卡德隆、巴尼亚斯、拉塔基亚,都暂时无法取代贝鲁特港口的重要地位。一旦什叶派铁路重启,并直连贝鲁特,那么从波斯湾将直达地中海,这代表“什叶派之弧”将全面打通,美国对伊朗的全面封锁也将被彻底打破。


 

另外,黎巴嫩是一个什叶派国家,真主党已经赢得议会大选,能够左右黎巴嫩的政局走向,其典型事例就是,真主党在2016年阻止黎巴嫩反对派领导人当选总统,现任黎巴嫩总统奥恩,出身基督教马龙派,但政治上却选择与真主党合作。

 

目前伊拉克已经明确提出要驱逐美军出境,“什叶派之弧”贯通在即。对外,黎巴嫩分别与中国和俄罗斯签署了军事合作协议,中俄土伊四国联盟下,黎巴嫩完全倒向中俄伊铁三角的可能性极高。一旦黎巴嫩全面倒戈,那么地中海东部最大物流港口将落入中俄土伊四国联盟之手,待到什叶派铁路和管线与贝鲁特港口完成对接,则地中海东部地区经济政治格局将全面改变。


 

这种改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01

贸易通道

 

将波斯湾到地中海的货运历程整整缩短了约3500公里,而管线运输比传统海上油轮运输更加稳定,且不受气候影响。同时,输送量可以通过建设多条复线快速提升,维护成本也更低。什叶派铁路、管线基本上是一致的,一旦打通,那么传统的经过波斯湾—红海—地中海的石油海上运输路线将受到巨大冲击,而运输量萎缩必将导致原本掌握该地区海上贸易通道的国家利益受到巨大冲击,这将极大地改变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



改变并控制贸易物流路线的国家或者集团必将掌握该贸易路线上资本利差和商品价差的分配权。什叶派铁路和能源管线的源头在波斯湾和两河流域地区,未来该地区必然会被什叶派国家控制,那么,掌握该地区资本价差和商品利差分配权的国家必然从美以沙变更为中俄伊。


关于这一点,从西太争夺就可以看出来。美国控制从日本海到东海到南海到马六甲海峡地区,就基本控制了西太平洋地区商品价格和资本利差分配权,而正是建立在海权控制该地区贸易通道的基础上,美国才能够随时打击该地区的贸易强国,比如日本、韩国,借助香港自由港对大陆对世界贸易中抽取资本和贸易红利。任何干预挑战美国海军在该地区海运路线上霸权地位的国家都将成为美国的敌人,比如中国。


02

能源命脉

  

血饮在之前文章中说过,石油美元基本盘为海湾国家,他们几乎全部位于霍尔木兹海峡以东这个密集区域。这些国家要出口石油只有两个方向,分别向西部的欧洲、美国和东部的东亚市场出口。“什叶派之弧”下的铁路和石油管线打通,直接将中东和欧洲市场连为一体。现在有了什叶派铁路,位于“什叶派之弧”南部地区的海合会国家必然会被边缘化,石油管线运输比海运更加稳定且输送量更大,从波斯湾—红海—地中海海上线路就将大幅衰落。一旦修建成功,海合会国家的欧洲市场必然会被伊朗联合卡塔尔、俄罗斯夺走,这等于是抢了海合会国家的饭碗。

 

向东看,伊朗能够从西部突围以后,就不再担心会被美国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困死,反过来,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可能性将大增。一旦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就等于掐死了海合会国家石油出口的命脉。所以,什叶派铁路、管线一旦打通,那么海合会国家向东向西的能源经济命脉都将被伊朗掐死。


 

近年来世界能源市场供过于求,海合会很多国家原油储备基本以轻质原油为主,2019年美国为了打压世界原油价格,开始向世界市场出售轻质原油,导致美国结束了从科威特进口原油。美国市场萎缩下,海合会国家日子本来就不好过,中国还投资4000亿美元全面抄底伊朗能源基建领域,而现在伊朗又从东西同时掐死海合会国家能源进入欧洲市场命脉,这让海合会国家更加恐惧。


03

货币霸权

 

什叶派地区大国伊朗加逊尼派地区大国土耳其,联合控制从海上和陆地两条通道进入欧洲的能源走廊,加上上合组织成员国控制里海、黑海以及土耳其控制地中海东部地区天然气开采。那么,世界能源中心大部分落入中俄之手。

 

控制了石油产区和管线,则必然替换原本用来结算该地区能源的货币,首选就是人民币,其次为欧元、卢布等,这对犹太复国主义目前控制的以色列、美国以及犹太-瓦哈比联盟下的沙特和海合会国家将会是巨大的冲击。



【能源大通道之争】 

 

从1975年石油美元诞生开始,虽然中东历经战争,但该地区获利的国家始终是美以沙这些国家。石油美元为这些国家带来的丰厚的报酬,正是在这种报酬下,海合会国家才会与美国联合打击伊朗。只有打击伊朗这个最大能源对手,才能够保住目前享受的蛋糕,对外关系中,则将这种现实利益纠葛包装成宗教矛盾示人。现在伊朗经过近10年的浴血奋战,不仅即将打通“什叶派之弧”,还得到中国、俄罗斯、土耳其三国的全力支持。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很显然,中俄土伊联盟主导下的格局改变将瓦解石油美元根基。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特朗普政府联合海合会老大沙特提出了自己的计划,这就是以色列在2017年分别提出的“中东和平铁路计划”和B管线计划。这是一个与什叶派铁路、管线基础上“什叶派之弧”的竞争规划。

 

B管线计划之前文章血饮已经叙述过,这条管线从卡塔尔经过沙特、约旦,穿越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地区,进入地中海东部的以色列港口海法。具体如下图所示。

 

“中东和平铁路计划”是2017年由以色列首先提出的,这条铁路的规划几乎与B管线计划重叠,在卡塔尔与沙特断交以后,这条铁路的末端变成了阿联酋。这条铁路从阿联酋经过沙特、约旦,穿越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地区,进入地中海东部的以色列港口—海法。


 

这里需要强调一点,“中东和平铁路计划”与中东和平计划有个重要衔接点,那就是巴勒斯坦控制下的约旦河西岸地区。因为B管线和“中东和平铁路计划”,都必须穿越巴勒斯坦控制下的约旦河西岸地区城市,而包括哈马斯、法塔赫在内的巴勒斯坦左翼政党都是明确反对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的,更别说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等武装全力支持哈马斯,所以,以色列只有吞并约旦河西岸地区,“中东和平铁路计划”和B管线才能修通。



“什叶派之弧”在地中海东岸有自己的港口规划,美以沙同样有自己的国际贸易港规划。在这一规划下,建设地中海东部地区大型贸易物流港就是重中之重。以色列的这个港口规划就是“中东和平铁路计划”在地中海东部的港口—海法。

 

那么,以色列为什么允许中国参与海法和阿什杜德港口建呢?以色列找到中国,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在希腊港口建设中的卓越表现,全世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能够将港口建设和运营都能够同时做大最好的第二家,另一方面,拉中国进来也有分化离间中国与该地区友好国家关系的意思。有鉴于此,血饮认为中国应该退出以色列海法和阿什卡德港口建设。



从地图上看,什叶派铁路、管线下的“什叶派之弧”和“中东和平铁路计划”以及B管线下的地中海—波斯湾通道几乎是并驾齐驱的,故而海法和贝鲁特在各自规划中的地位都是相同的。但是,很显然伊朗走在了以色列前面:2019年10月,伊朗从叙利亚手中租借拉塔基亚港;2020年6月底,中伊签署25年计划,伊朗得到中国4000亿美元投资,这笔投资在10月18号联合国解除对伊朗武器禁运以后就要全面投入伊朗了。以色列与中国合作建设海法再现波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建好。

 

在这种情况下,犹太以色列秉持“我建不好,你也别想建成”的原则,以搅局心态为主制造贝鲁特大爆炸,直接摧毁己方无法控制的贝鲁特港口。以色列制造大爆炸以后,美国立马跳出来装模作样地打配合。8月15日,美国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黑尔在访问贝鲁特港大爆炸现场后表示,美国联邦调查局一支调查小组将参与对贝鲁特港大爆炸的调查。此外,他还强调国家全面控制港口和边境的必要性。这显然是指黎巴嫩真主党目前对港口和边境施加了影响。如此一来,调查还没开始就先将矛头对准了黎巴嫩真主党,并且想要从贝鲁特港口地区完全排挤掉真主党势力。

 

结合法国目前已经表态愿意帮助重建贝鲁特港口的信息,美以法三国明显是要完全控制贝鲁特这一什叶派在地中海东部最大的贸易物流港。贝鲁特是地中海东部唯一可供使用的大型国际物流港,对什叶派来说如此,对犹太资本集团来说同样如此。

 

既然目前只有一个港口可用,那么直接夺取好了。爆炸事件发生以后,美以支持的颜色革命下,黎巴嫩政府集体辞职,其基本套路就是:栽赃真主党将之孤立,然后再扶持亲美以势力上台,从国家层面控制黎巴嫩,进而将贝鲁特港口死死攥在己方手里,连消带打,直接堵死“什叶派之弧”的出海口。

 


【阿联酋为何甘心成为“叛徒”】

 

堵住什叶派出海口,以色列接下来就是要继续推动中东和平铁路计划和B管线。这方面,海合会国家同样有着迫切的需要。“什叶派之弧”和霍尔木兹海峡被伊朗控制以后,其石油出口将仰仗伊朗鼻息,欧洲市场争夺又将面临伊朗联盟的俄罗斯挤压。现在伊朗重启什叶派铁路,破局在即,阿联酋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已经等不及了。什叶派铁路、管线下的“什叶派之弧”和“中东和平铁路计划”、B管线下的地中海—波斯湾通道几乎是并驾齐驱的。只有联手以色列建设B管线和中东和平铁路,才能够破伊朗从东西两头痛死掐死海合会国家能源命脉的战略困局。

 

海运路线上,阿联酋已经占领了红海东部要害索科特拉岛,在索马里和也门南部都有驻军,阿联酋支持也门南部分裂武装STC也在阿联酋支持下准备访问以色列,更别说沙特支持的也门哈迪政府本身就一直得到以色列特种部队作战支持。

 

一旦建交,从波斯湾到红海再到地中海一线,就将成为犹太—瓦哈比联盟控制地区,这等于重新巩固了被伊朗什叶派铁路削弱的波斯湾—红海—地中海海权线的控制。同时,通过“中东和平铁路计划”对接地中海东部,就有了一条阿联酋认可的安全的物流和石油出口路线。

 

铁路、石油管线以及海运管线是三合一的,这种三合一就构成了犹太资本集团与海合会国家联盟的现实利益基础。


 

8月13日,阿联酋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同意敲定一项历史性的和平协议,即: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的同时,还掩护了另外一个国家沙特。要知道,基于宗教原因,沙特目前还不敢与以色列建交,一旦建交就将背上出卖圣城的名声,这将严重折损沙特在伊斯兰世界权威,但出生瓦哈比世家的萨勒曼王储早已经是犹太—瓦哈比联盟的重要成员。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以后,双方在也门问题上利益冲突将降低,同时沙特虽然没有与以色列建交,但是沙特和阿联酋是建交的,这样沙特就可以在没与以色列直接建交的情况下参与中东和平铁路中阿联酋到沙特境内的铁路建设。 

 

其实,这种建交对阿联酋是极为不利的。与以色列建交等于承认其对耶路撒冷圣城的吞并,必将导致全世界伊斯兰国家对阿联酋声讨。承认以色列,就等于承认吞并巴勒斯坦,而巴勒斯坦又是整个伊斯兰世界民族主义者心中永远的痛,如此一来,阿联酋这么做等于公开成为伊斯兰世界的叛徒。

 

阿以建交事件爆发以后,土耳其联合伊朗公开谴责阿联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甚至表示,要断绝与阿联酋的外交关系。对此,即便是作为海合会老大的沙特也不敢声援阿联酋,害怕己方表态会引来伊斯兰世界更大的谴责。

 

阿联酋明知对自己宗教立场极为不利,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为了本国的现实利益!中东的王爷国们放弃信仰集体向现实下跪,只是为了继续过着依靠石油暴富的日子,为了更为长久的花天酒地。只有靠着石油,他们的好日子才能继续,至于宗教信仰之类的只能跟着让步。

 

阿联酋不会是最后一个与以色列建交的海合会国家,后续巴林等同样受困于伊朗两头掐困境的其他国家也会继续跟进。沙特虽然不敢明着做,但一定会暗中与以色列勾结。这种勾结的表象,就是沙特强迫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政府放弃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主权。前面说过了,只有放弃这里,B管线和中东和平铁路才能够从这里打通,也唯有打通这里,沙特才能够继续纸醉金迷。至于那些被以色列天天枪杀的巴勒斯坦同胞,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国家利益是冰凉铁冷般的存在。为了国家政治经济利益,有时候主权以外的很多东西,都会在与现实利益权衡以后被抛弃。中东和平计划名为和平,实际上是践踏巴勒斯坦人民权利,默许以色列继续屠杀当地民众为交换条件的。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再与特朗普政府勾结控制黎巴嫩,就可以建立从波斯湾到欧洲的海上能源、贸易走廊,全面削弱“什叶派之弧”贯通对美以为首的犹太金融殖民帝国产生的霸权威胁。

 

【中东和平计划五头拦路虎】

 

那么,美以削弱“什叶派之弧”的目的能够达到吗?血饮认为至少面临五大拦路虎。

 

01

黎巴嫩真主党

 

不了解中东历史的人,很多都以为包括哈马斯、法塔赫、真主党在内的武装组织是一种保守的宗教政党,并将之与ISIS等臭名昭著的武装组织相提并论。其实,这些都是西方媒体长期污名化宣传的结果。实际上,真主党武装是中东地区著名左翼武装力量,他们并不排斥现代西方文明与科技,倡导走国际联合斗争路线。

 

与中国共产党在反革命大屠杀中建立武装力量一样,真主党是在1982年以色列制造的贝鲁特大屠杀的血泊中建立起来的武装组织。真主党基层民众很多都是巴勒斯坦人,该组织长期以以色列南部、贝鲁特地区作为根据地,是在以武装斗争对抗以色列屠杀巴勒斯坦民众的残酷斗争中生存下来的。

 

2006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基督教马龙派武装作壁上观,只有真主党武装力挽狂澜,沉重打击以色列入侵,最终将其赶出黎巴嫩领土。如平型关大捷打败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一样,黎巴嫩战争首次戳破了所谓以色列军队不可战胜的牛皮。从2006年到现在,经过包括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等战场14年的磨砺,真主党武装已经成为该地区战斗力最强的武装组织。

 

以色列规划的中东和平铁路和B计划管线分别要经过巴勒斯坦和黎巴嫩—以色列海上争议地区。真主党最高领导人纳斯鲁拉已经表示,将为捍卫黎巴嫩在地中海海上权益而血战到底。美以只要搞不定真主党,就别想黎巴嫩可以变天。最坏的结果不外乎就是打仗,2006年真主党打得以色列陆军满地找牙,再来一次,相信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其实,现在的黎巴嫩很像2017年时期的伊拉克,当时血饮同样担心四分五裂的伊拉克会被美国肢解,进而让“什叶派之弧”被拦腰斩断,但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以什叶派民兵PMU为主的武装力量在伊朗支持下打击美军,频繁袭击美军军营,并成功将部分美军从伊拉克西部驱逐。现在的真主党武装战力比PMU更强,只要其坚持武装斗争,那么,一样可以将美以从黎巴嫩驱逐出去。

 


02

土耳其


土耳其在美国制裁的情况下加速靠拢中国。6月20号和7月28号,中土采用本币结算双边贸易和中国微信支付进入土耳其就是最直接证明。

 

目前中俄土伊四国联盟下的能源合作,就是共同建设从伊朗波斯湾直达欧洲的能源走廊。从地图上看,一旦以色列规划的B管线和中东和平铁路修建成功,那么土耳其将被边缘化。B管线计划本来包括土耳其,土耳其反水以后,就被踢出来了。B管线完全走海路,中东和平铁路更与土耳其八竿子打不着。两者均不经过陆权核心土耳其境内。

 

和以色列一样,秉持着老子吃不到蛋糕,也要在你蛋糕上吐口水的原则,土耳其当然不会同意B管线从其控制的地中海东部水域通过。可以预见的是,土耳其不同意B管线经过,自然也不同意美以法控制贝鲁特港口。贝鲁特大爆炸发生后,土耳其副外长表示将帮助重建贝鲁特港口,很显然,土耳其并不希望贝鲁特港口港口落入美以沙之手,这是在变相支援黎巴嫩真主党。

 

以色列与希腊、塞浦路斯等国在开采东地中海油气资源建设B管线上是联盟,而土耳其目前在地中海东部的对手就是希腊、以色列、塞浦路斯等国。近日,土耳其军舰与希腊军舰在该地区发生激烈摩擦,而以色列、塞浦路斯、法国明确支持希腊反对土耳其就是最直接证明。

 

目前埃尔多安已经明确表示,跨地中海东部修建管线没有土耳其同意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一表态明显是冲着以色列、希腊、法国来的。

 

战术上,土耳其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已经将脚从地中海东岸跨到了北非北岸地区,按照土耳其与GNA政府协议,土耳其几乎将地中海东部水域能源利益全部切走。土耳其只要不放手,那么顶着北约和逊尼派大国头衔的土耳其将是该地区给美以沙添乱的最大刺头。


B管线要经过地中海东部,过不了土耳其这关。


土耳其甚至不需要在地中海东岸取得任何实质能源利益,只要不断捣乱,摁住B管线和铁路修建,等伊朗—土耳其管线、土耳其溪管线、里海—土耳其—欧洲管线贯通,那么土耳其就会从陆地收获其成为四海之地的巨大利益。

 

很显然,给美以沙添乱这是埃尔多安的强项,我们不必为此担心,北约已经脑死亡,德国更明确反对欧洲制裁土耳其,欧美在该地区无法形成对付土耳其的合力,土耳其海军与希腊海军对峙让北约无可奈何就很能说明问题。

 

除此之外,中俄土伊合作的原则是联合国宪章,巴勒斯坦得到全世界国家支持.中俄支持下,土耳其只要打出联合国大旗,就能够举起伊斯兰世界的道义大旗,对沙特和阿联酋口诛笔伐,这样一来,将进一步强化突厥系国家在伊斯兰世界的威望,对土耳其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03

俄罗斯


2020年8月8号,据中东媒体报道,俄罗斯的S300防空导弹系统出现在了利比亚苏尔特附近,而矗立在苏尔特的S300是对欧美在北非长期主导权的挑战。俄土表面竞争实际上合作的关系已经将之前在利比亚问题上处于主导的欧美全部挤压到了边缘地区。利比亚的两个政府事实上已经是俄土两国傀儡。

 

俄土同时把脚从地中海东部插到北非北部,配合俄罗斯与埃及和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的军事合作关系,俄罗斯再加把劲就能够让两边地区连成一片。这种情况下,美以沙的B管线和铁路休想从这里修通。

 

同时,俄罗斯插手B管线和铁路,符合联合国宪章,因为中东和平铁路同样必须穿越戈兰高地,戈兰高地本身就是东正教起源地,也是东正教圣地,在该问题上表示强硬,必将强化俄罗斯东正教国家领导地位,同样百利而无一害。

 

 

04

基督教民意


7月22号,中东媒体报道,在社交媒体上Instagram拥有1500万粉丝的歌手麦当娜号召民众反对谷歌将巴勒斯坦从谷歌地图上去除。目前这项呼吁谷歌将“巴勒斯坦纳入地图”的请愿活动已经有100万人参加。这份请愿书谴责谷歌,因为谷歌从地图上抹掉了巴勒斯坦,这明显是配合以色列执行对巴勒斯坦的种族清洗。


除此之外,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同样公开反对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这是欧美内部天主教和基督教徒反对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民间和政治力量的反扑。因为,耶路撒冷同样是基督教圣城,他们也同样反对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

 

欧洲国家甚至威胁,一旦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地区,那么,他们将承认巴勒斯坦为主权国家。我们知道,海牙国际法庭和国际刑事法庭都掌握在欧洲人手里,一旦承认巴勒斯坦为主权国家,那么就可以对以色列屠杀巴勒斯坦人发起国际战争罪调查。之前特朗普威胁制裁国际刑事法院就是担心该法院会以战争罪起诉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一旦诉讼开始,中俄必将支持,那么这将是一场全世界反对以色列侵略巴勒斯坦人民的国际审判大会。


 

05

欧盟盟国

 

从源头上看,美以沙堵截伊朗这个什叶派龙头是完成B管线和“中东和平铁路计划”的关键。只有摁住伊朗,才能够全面阻止什叶派管线对接欧洲,离间欧洲与伊朗关系,才能够阻止双方能源合作。伊朗核问题六大国参与,其中一半是欧洲国家。国际社会对伊朗核协议最终归属和是否配合美以制裁伊朗的关键就在欧洲。结果,欧洲盟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选择了弃权,这种放弃投票让美国失去了简单多数优势。

 

据新华社报道,安理会8月13日起对美国提出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进行书面投票。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中仅仅只有两个投赞成票支持美国延长伊朗武器禁运时间的决议,而安理会上的欧洲国家全部投了弃权票。

 

根据安理会议事规则,一项决议获得通过需得到至少9票赞成,且不能有任何一个常任理事国投反对票。欧洲国家集体投弃权票无疑是将决定权给了明确反对制裁伊朗的中国和俄罗斯。欧洲以默许的不合作方式对美国委婉说不,再次凸显了欧洲与美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的深刻分歧。

 

伊朗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以后,在中国劝说下并没有全面重启核项目,明显就是在分化欧美。只要伊朗在联合国框架下遵守协议,欧洲在获得能源供应的同时就能够以伊朗遵守协议与美国保持距离,而只要欧美无法形成合力,则美以就永远无法困死伊朗。

 

今年10月18号,伊朗武器禁运到期以后,中国除了向伊朗出售包括歼10、红旗9、驱逐舰在内武器装备外,中国还将根据中伊25年协议大规模抄底伊朗,4000亿美元投资将完全冲垮美以40多年来对伊朗的全面封锁,伊朗也将成为中国猛虎进入中东的坚实堡垒。

 

综合来看,有五大拦路虎的阻碍,美以规划的中东和平铁路和B管线要想修建成功,难度非常大。只要这条铁路和管线无法建成,那么美以就无法重新打开中东石油美元阀门。                                   

 



阻止美国重启石油美元阀门】

 

当前,美国金融市场资金严重短缺,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也因为民主党反对而搁浅。美股已经爬升到了28000点高度,如果不能够打开石油美元阀门,发动美元红移,那么美国金融系统压力就将因为系统向心坍缩而重新迈进红色警戒区域,美国股市和债市将重返冰火两重天的危险境地。

 

与之前相比,这次进入冰火两重天,美国已经没有退路。今年2月份美股暴跌,美联储使用了挽救美国股市最后的终极武器—Q4,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几乎增长了一倍,且货币政策转圜的空间几乎完全丧失。

 

美联储的货币战车,就好比是一辆焊死了方向盘的着了火的汽车,只能一路向前,不能停车,只能继续加速行驶。既然方向盘已经焊死,特朗普政府就只能继续猛踩货币宽松的油门,在作死路上一路狂奔,唯有寄希望于狂烧美元的宽松带来的加速度能够帮助他们跳过前面辽阔的货币政策悬崖。

 

那么,究竟美国需要多少钱,才能够控制当前金融局势飞跃货币政策悬崖呢?

 

据德意志银行8月15号报告显示,美联储近期已经明确表示,将很快从稳定资产负债表转向继续宽松资产负债表。美联储大约还需要再扩大12万亿美元,才能够使影子利率维持在所需的宽松水平上。届时,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将从目前的7.2万亿美元扩大到接近20万亿美元,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将接近美国GDP总额,美国国债总规模也将扩大到40万亿美元,与美国股市市值接近。

 

很显然,当前其他国家都在不断抛售美债,实行“去美元化”,12万亿美元这笔钱美国是无论如何也筹措不起的,而自己筹集不到就只能打中国的主意。从2013年中国发动货币战争起义以来,中国国内一直有一部分砖家在鼓吹中美妥协,仿佛中国对美国让步就能够换来美国放弃打压中国一样。

 

其实,仔细算算这笔账就会发现,中国的GDP也刚刚超过13万亿美元,只有将中国GDP全部投入美国金融市场,才能帮助美国稳住金融局势,而要解决美国目前接近1000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产品,中国的这点钱根本连给犹太资本塞牙缝都不够。所以,即便中国想妥协让步,以中国这点GDP,根本填不满美国金融市场这个无底洞。所以,中美根本就不存在相互妥协的金融基础,诸多历史也表明,妥协只会让犹太资本这条毒蛇在苏醒以后狠狠咬中国一口。明白了这些也就知道了砖家所谓的对美妥协实际上就是让中国割肉饲虎,是真正的馊主意。


 

对犹太资本来说,逼迫中国购买美债和吞掉中国民族资本是解决目前问题的最佳捷径。同时,犹太资本集团也已经发现,美国在中东战场上的敌人,比如俄罗斯、土耳其、伊朗这些国家,背后都是中国在支持。逼迫中国购买美债+打开中东石油美元阀门,背后最大的障碍都是中国。所以,特朗普政府开始将中国定为全球头号打击对象。从贸易战到打击中兴华为,美国的打击从未停止,中国也在见招拆招。军事解决中国这一招美国目前没有能力做到,就只能继续使阴招,开启所谓的混合战争模式。



【中国的中东战略应对】

 

那么,面对这一轮中东博弈的新局势,中国应该如何有效应对呢?

 

01

拉拢海合会国家

 

海合会国家与伊朗在该地区激烈争夺,以阿联酋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以色列建交的形式呈现在了全世界面前。同时,中国与该地区的海湾国家关系友好,在特朗普打压华为的时候,正是这些海湾国家的5G市场增长支撑了华为的海外业务发展。阿联酋放弃宗教原则不外乎为了能源经济利益,这部分利益有合理的也有不合理的,中国对其维护己方能源出口安全的合法利益应给予肯定。

 

中国应该将该地区海湾国家全部纳入中国主导的波斯湾—欧洲能源走廊,具体做法就是,以原海合会国家卡塔尔为突破口,以卡塔尔与伊朗联合开发帕尔斯油气田为契机,邀请该地区的巴林、阿联酋、阿曼等国参与该项目开发,并同意这些国家将本国的石油天然气管线接入什叶派管线。

 

同时,卡塔尔背后是土耳其,巴基斯坦背后是中国,故而可以将卡塔尔作为桥梁,海湾国家也可以与土耳其、伊拉克合作建设从土耳其穿越巴尔干半岛直达德国的石油管线。以巴基斯坦瓜达尔港为桥梁,海湾国家可以与巴基斯坦合作建设从伊朗穿越巴基斯坦直达中国新疆喀什的石油管线。

 


另外,中国也可以更多购买海湾国家油气资源,中国购买的海合会国家原油伊朗是绝不会扣押的。在美国出口轻质原油打击海合会国家出口以及中国成为世界石油购买增量最大国家的背景下,这无疑将缓和海合会国家与伊朗的矛盾,海合会国家和伊朗都是中国中东战略重点拉拢群体。政治方向是否一致,取决于利益是否能够深度融合。只有打造利益共同体,才能够防止其完全倒向犹太资本阵营。



02

加速抄底伊朗

 

在之前签署的4000亿美元的中伊25年合作协议中,2800亿美元将在5年之内全面投入伊朗石化行业。今年10月18号,联合国解除对伊朗武器禁运以后,这一协议就要开始全面落地执行了。2800亿美元在五年内完成投资,中国的目标就是在五年内将伊朗石油产量提高到接近1000万桶每日。

 

作为投资者和最大进口商,中国一定会吃掉这部分石油出口份额,而伊朗也将成为中国控制下第一个石油日产量突破1000万桶的大型石油生产国。人民币计价的伊朗原油直接进入中国境内,那么中国每年超过2000亿美元的石油外汇收入就能够省下很多,在美债收益率不断下降的情况下,中国将加速抛售美债,这将全面重创石油美元。

 

另外一方面,中伊25年协议中有1200亿美元是投入伊朗基础设施建设的。目前,贝鲁特港口70%设施已经被摧毁,什叶派铁路地中海东岸的出海口却不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国的钱到位以后,伊朗应该快速修建拉塔基亚港,甚至直接将港口外包给中国,快速将该港口建设成什叶派国家在地中海东岸另一个可靠出海口。

 


拉塔基亚港有俄罗斯赫米姆空军基地,该基地还驻扎有图22M3逆火战略轰炸机、SU57/35/27等战机,防空有S300/400、铠甲S1系统,南部地区还有俄罗斯在地中海最大的海军基地塔尔图港口。以色列从地中海东岸多次偷袭叙利亚都被俄战机驱逐,这些完美的军事设施足以保卫拉塔基亚港安全。



03

做好全面反击准备

 

目前,血饮最担心的情况就是特朗普将会对中国发动金融制裁,这种制裁就是将中国踢出国际贸易结算平台SWIFT系统,美国已经金融制裁过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等国。目前中美贸易额巨大,限制了特朗普政府使用这种武器,但切不要以为这种武器永远不会被使用,随着犹太资本集团狗急跳墙,这颗子弹一定会被推进枪膛对准中国。为应对这种极端情况,中国也应该按部就班地展开防御作战。目前,中国拿出的武器就是央行数字货币。

 

据央视财经报道,8月16号,商务部发布《关于引发全面生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的通知》,其中就公布了央行数字货币试点“4+1”模式,即: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以及未来的冬奥场景内部封闭试点测试。

 

央行数字货币因为是分布式记账,有多个记账中心。为了应对数据处理问题,会在各地建立数据处理分中心。目前中国银行系统正在进行大规模的软硬件升级,很显然这是在为数字货币全面上线做准备。


 

可以说,央行数字货币既是中国的防御武器,也是中国的进攻武器。  

 

防御方面。因为数字货币是去中心化的,账本同样也是分散的,并且离线也可以交易,结合目前委内瑞拉、伊朗、俄罗斯等国已经推出了本国的数字货币,一旦美国将中国踢出SWIFT系统,只要有存储设施,即使不接入国际互联网,中国也就可以用数字货币与这些国家进行交易,更别说中国还有自己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同时,由于数字货币记账是去中心化的,一旦中国全面普及数字货币,那么交易数据将全部储存在中国境内,这样将有效防止美国通过黑客手段入侵SWIFT系统窃取中国商业情报。

 

进攻方面。同样由于数字货币天然就是去中心化的,一旦数字货币全球普及,那么分布式记账一定会铲平美国霸占的全球美元清算中心。

 


全球美元结算是以纽约为中心的,在这些结算中还隐藏着一些见不得人的肮脏勾当。全球最大毒枭美国中情局每年通过贩卖毒品赚取暴利,与中情局合作的各国毒枭同样通过中东、伦敦金融城、纽约在内的金融中心洗钱。除此之外,以色列、中东瓦哈比、北美还是全球人体器G、奴隶、支持ISIS等恐怖分子资金主要来源地,其中犹太以色列是全球黑市人体器G最大流入国。 

  

这些肮脏的交易记录,都存储在纽约。将来数字货币一旦全球推广,那么分布式记账下,这些通过暗网操作的交易将无法进行。伴随着数字货币在全球推广越来越深入,那么这些肮脏记录的保存就会越来越难,露出马脚是迟早的事情。

 

这些黑金背后的主子就是犹太资本集团,一旦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在中国普及并向全球扩张,那么,通过见得不人的地下渠道赚取的这些黑金将会全部曝光。犹太复国主义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邪教黑帮组织的真面目将曝光在全世界面前。待到央行数字货币普及之际,也是黑金流入美国逐步枯竭之时。


 

2001年911事件和2007年次贷危机,美国金融市场发生危机之所以没有摧毁其金融子系统,就是犹太资本通过暗网,将其游离在全世界互联网中的黑金快速搬运回美国才缓解了危机。

 

数字货币的载体是网络,在数字货币推广的同时,中国还在推动“雪人计划”和新一代国际互联网建设。美国棱镜计划在内的全球监听已经唤醒了他国互联网主权,这促使欧洲、日本、俄罗斯等国在逐步接受中国“雪人计划”。

 

2020年3月29号,华为等向联合国提议重构互联网:提议采用一种新的核心网络技术新标准,名为“New IP” 。华为的这一做法,就是要颠覆美国对国际互联网的控制。长期以来,犹太资本对中俄等其他国家进行妖魔化宣传的基础,就是控制国际联网。数字货币+“雪人计划”,只要逐步推进,就能够摧毁美元安全和舆论霸权,夺回中国货币主权与网络主权。

 

有人说,中国的做法只是“去美元化”,这一举措看上去很不起眼,似乎不能把美国如何,但是,血饮要说的是,只要坚持下去,就可以彻底瓦解犹太资本集团的根基。我们的做法不是把美国直接撂倒,而是给美国全面放血,虽然做法不太显山露水,但对犹太金融殖民帝国的危害是根本性的。只要瓦解了犹太集团的金融殖民帝国,其他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jiayumeihaoewm.png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286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