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红军是一家公司,所有大厂都要跪

2020-11-21 18:15:00  阅读 544 次 评论 0 条


    编按    

红军的管理方法太先进了,

现代公司都应该学学红军。


1


前段时间读者在后台提问,红军的生活很艰苦,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参加红军答应写篇文章的,一转眼俩月过去了。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红军一点都不艰苦。

由于某些影视剧的问题,让很多人有一种刻板印象,就是红军战士吃不饱穿不暖,此外还有严苛的军纪......敢情红军战士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没有感情的机器呗。

比如《亮剑》里的李云龙把独立团变成一言堂,说什么政委管生活团长管军事、枪炮声一响全团都得听我的......这哪里是共军的部队,不明白剧情还以为是刚换马甲的国军。

比如文章演的《雪豹》,里面有支土匪改编成八路军,嫌弃共军不让逛窑子,没俩月就拉起部队跑了,而且团长和政委竟然没想到追回部队。

这不是扯淡么。

在那些编剧和导演的心里,红军、八路军、解放军除了艰苦朴素和军纪良好,再也没有其他优点了。

他们也不想想,这种军队对老百姓有什么吸引力?人们为什么踊跃参军?这样的军队怎么打胜仗?

真不明白是低级红还是高级黑。

事实上,90年前的红军非常先进,不论从哪个维度来说,都是对国军和其他军阀的降维打击,也只有在红军的队伍里,普通老百姓才能找到归宿感。

我们今天就来聊一下。


2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生于世万万离不开钱,那些不谈钱只谈理想的都是耍流氓。

90年前的热门职业是参军,类似于前些年的码农,而在中国所有军队里,红军的军饷是最丰厚的

1928年7月3日,刘伯承在《军事问题补充报告》里说,广东二等兵月饷10.5毫洋,四川二等兵月饷6.6元,经常八折下发。

士兵的军饷本来就不多,还要被长官克扣,到手之后根本没多少,所以每次发饷之后就有逃兵。

为什么逃呢?

还不是军队环境太差、收入太少,收到工资赶紧溜呗,再在军阀部队混下去,说不定这点钱都被搜刮走了。

而红军的军饷是20元,属于行业内平均工资的2-3倍,并且保证不拖欠不克扣,说好20元就给20元,绝对没有打折的事情。

所以刘伯承建议,以红军月饷20元和分配土地为口号,招收愿意参加红军的人,迅速壮大红军的队伍。

刘伯承可是转战千里的人物,见多识广,而且这份报告收录在《刘伯承军事文选》里,可信度基本没什么问题。

大家可以对照一下各自行业的平均工资,然后换算成2-3倍的工资水平,摸着良心问问自己,心动不?

刘伯承的报告里说到“分配土地”,不过没有详细阐述,倒是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里说明白了。

这又是一个大杀器。

毛泽东说了,井冈山根据地有60%的土地在地主手里,农民只有40%以下的土地,遂川县的地主甚至占了80%的土地。

那么没收地主土地重新分配,必然能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

他的办法是男女老少一律平分,后来根据中央的办法,改成以劳动力为标准,能劳动的比不能劳动的多一倍。

除了农民分田,红军战士也能分田,只不过本地红军战士更方便一些,那些外地红军在井冈山分田就挺难。不过随着红军逐渐成长起来,本地战士越来越多,参加红军分田的诱惑更大了。

农民和红军分到土地,相当于有了股份,每年的收成就是分红。

试想一下,现在有几家公司愿意给员工股份?就冲这个也得积极参加红军啊。

而且红军不是一锤子买卖,对红军家属的优待也非常好。

1928年12月公布的《井冈山土地法》规定,红军及赤卫队的官兵,在政府及其他一切机关服务的人,均得分配土地,如农民所得之数,有苏维埃政府雇人代替耕种。

也就是说,红军战士和干部没时间种田,没关系,政府可以雇人耕种,总不会让田荒在那里,也不用担心年底没收成。

到1931年11月的时候,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明确颁布了《中国工农红军优待条例》,其中有这么几项内容:

红军家属都能分到土地和房屋
享受国家商店5%的减价优待
本人及家属免一切捐税
子女读书免一切费用

类似于刚参加工作就有股份和房子,所有收入都是税后收入,单位有免费学校保证子女教育,甚至每个月发购物卡......

不知大家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只想问一句,这种单位在哪里,还招人不?

这样的红军队伍,怎么可能不愿意参加?


3


红军除了收入和福利远超平均水平,内部组织结构也特别公平。

很多人每天上班如上坟,不就是厌恶公司的奖罚不公、勾心斗角、小团伙之类的恶臭环境嘛。

但是红军完全没有这些毛病。

1927年10月的“三湾改编”,定下一条红军的铁律——官兵平等。

从此以后,不论是扛枪的战士,还是指挥作战的总司令、总政委,从本质上来说没有任何区别,都是红军的普通成员。

首长可以在工作中下命令,但绝不能在人格上高人一等

这就太厉害了。

自从有人类以来,官和兵什么时候平等过?等却是人类心里最向往的追求之一。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能够流传千古,正是把人类对平等的追求给勾起来了。

而人类曾经幻想的乌托邦,真的在红军实现了。

1928年底,井冈山出现粮食危机,红四军号召全军去宁冈挑粮,运回井冈山,来回路程近百里。

毛泽东和朱德是军政首长,在官兵平等的原则下,必须亲自参加挑粮运动。

那年朱德已经43岁了,也砍了一根木头削成扁担,并且写上“朱德扁担”的字样,和战士们一起挑粮运回井冈山,几十年后有篇课文叫《朱德的扁担》,说的就是这件事。

毛泽东倒没留下类似的故事,不过“官兵平等”是他提出来的,估计也没轻松多少。

那怎么保证官兵平等呢,总不能毛泽东号召平等,红军就真的平等了吧?

事实上,早在“三湾改编”的时候,红军就建立了“士兵委员会”,用来保证红军战士利益,相当于剥夺一部分军官的权力,交给基层战士们。

换句话说,军官有作战指挥的权力,士兵委员会有平时监督的权力

军、团、营、连都有士兵委员会,各级按照比例选出人数不等的执委会,再选举一人为主席,主要负责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

政治民主就是官兵平等、不能打人骂人、不能恢复旧军队中的等级观念。

如果某个领导干部不小心犯错误,被战士告到士兵委员会,那么士兵委员会就会请领导干部喝茶,围着他问:

你为什么欺负普通战士?
是不是觉得高人一等?
认识到错误没有,赶紧给战士道歉!
防止你以后犯错误,再过个自我批评吧。

这就是战士们的权力,可以公开向领导干部叫板,而不用担心像国军兄弟一样被枪毙,而领导干部也觉得很正常。

这种上级和下级的权力平衡,造成的结果就是红军的平等。

耿飙回忆过一件事。

有次他的队伍集合点名,有个战士迟到了,耿飙问他为什么迟到,然后打了战士一拳。

领导干部居然动手打人,这还得了?

当天晚上,士兵委员会把耿飙叫过去,轮着念红军的纪律条文,最后大家一致认定耿飙犯了军阀主义、官长打士兵的错误,被罚了一块钱......

经济民主则是统一公开账目。

井冈山时期的经济条件不好,每人每天只有5分的油盐柴菜钱,日子苦的很。但是战士们管理伙食,每周或者半个月公开一次账目,杜绝了国军那种克扣经费的毛病,彻底做到经济公开。

于是战士们省吃俭用,每天5分钱的伙食费中,还能节省一点零钱出来,要么分给每个战士手里,要么合起来聚餐。

这叫“伙食尾子”,虽然没几个钱,但是和喝兵血的国军相比,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啊。

可以说,红军和其他军队完全是两个世界,见识过红军的平等世界,就再也不愿意回到等级森严的国军了

所以毛泽东在文章里说,什么人都是一样苦,从军长到伙夫,除粮食外一律吃5分钱的伙食。发零用钱,两角钱即一律两角钱,四角钱即一律四角钱,因此士兵也不怨恨什么人。

不患寡而患不均,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其实人不是怕吃苦,而是不愿意只有自己吃苦,领导却在吃香喝辣,自己在996做社畜,领导却和小情人在外边浪。

如果没有选择的话只能忍耐,可要是有了更好的去处,那就要问问,凭什么伺候您啊。

哪怕让红军穿越到现代,以红军内部平等的组织结构,依然能吸引中国的年轻人。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

背着双肩包打出租车的任正非,西装革履站在台上吹牛逼的马云,你喜欢哪个?

我自己就挺喜欢接地气的任正非。


4


如果说经济和公平是红军的底线,那么红军做为成长型团队,则满足了每个人对未来的希望。

这点很重要。

每个人都渴望进步,如果有机会的话,没人愿意做一滩烂泥,毕竟总经理和员工的成就感,可是完全不同的呀。

有些中年人上班的时候能混就混,不愿意多做一点事情,主要原因不是他们油腻了,而是职业生涯已经到头了,反正不可能升职加薪,还不如上班摸鱼。

另一些年轻人经常跳槽,也不是年轻人不愿意奋斗,实在是学不到新东西,才换个地方重新起步。

没有希望,才是职业生涯最大的壁垒

而红军是一个有希望的成长型团队。

从红军战士入伍的第一天起,就要参加学习扫盲,而且必须学会500个字、能看懂报纸文件才算过关。

等红军战士扫盲结束,还得继续学习语文和算术课程,务必让每个战斗都有写作的能力,以及对世界和社会的基本认识。

要知道在兵荒马乱的民国,不识字的文盲遍布中国,稍微能认识几个字,就算知识分子了,村里乡亲崇拜的要死。

战士们只要在红军学习一段时间,文化水平便超过绝大部分中国人,与其说中央红军是8万战士,不如说中央红军是8万能打仗的知识分子。

而他们在参军前,绝大部分是文盲。

相当于你大学毕业进入一家公司,平时工作很忙很累,但还得参加公司办的免费培训班,几年以后,你就成长为业内的专家型人才,哪怕离开公司也能找到相当不错的工作。

你说值么?

可太特么值了。

这还没完呢。

红军战士有进步之后,便要参加激烈的战斗,要是侥幸不死,几场战斗下来就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下次扩红招兵就能做班长了。

班长是战士和干部之间的分水岭,如果脑子灵光一点、运气好一点,在战场上表现不错,极有可能被选入教导队、随营学校之类的地方,来一场改头换面的军事教育。

毛泽东讲政治历史、朱德讲战役战术、刘伯承讲苏联战法和正规军作战、甚至有人能讲航空母舰......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班长会被分配到部队做排长......这种作战—学习—提拔的方法,让每个红军战士进入一种正循环,并且随时能获得正向反馈,然后进入下一轮冲锋。

人在这种环境里,怎么可能没有进步?哪怕是一块烂泥,只要进入红军,就能捏出一种形状来。

比如寻淮洲是1912年生的贫农子弟,1927年参加秋收起义上了井冈山,短短6年后就做到军团长。

粟裕是南昌起义的班长,上井冈山后参加数十次战斗而不死,1934年出任军团参谋长,再过十几年成为华野代司令,指挥百万大军。

这种职场升迁的路子,相当于你参加工作几年就做到部门主管,再过些年成大中华区总裁了。

当然有人会说,战争年代嘛,前任牺牲了你就能上,有什么稀奇的。

可问题是,职位空出来让你上,你也得有能力做事啊。寻淮洲和粟裕能抓住机会,不正是红军培养出来的嘛。

而且红军从来不画大饼,所有的成长路径,都是光明正大告诉红军战士的,每个红军战士对自己的未来也有预期。

这个东西就叫做希望。


5


有了之前的现实体验,才能谈理想。

毕竟蓝图描绘的再美好,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有在努力奋斗的同时,把许诺的未来一点一点变成现实,参与的人才知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他们明白了理想照进现实之后,到底是什么样,才能判断自己做的事情到底值不值,一旦认定有价值,那么便会无怨无悔的走下去。

这才是理想信仰的力量。

所以谈理想信仰的时候,一定要把想做的事情做起来,空口白牙一张嘴,那是忽悠傻子呢,可出来混的谁又是傻子?

红军在创建之初就说了,要给穷苦人打天下,并且推翻旧制度,建立一个人人都能过上好日子的新中国。

旧制度是什么样子,大家已经知道了。

国内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偶尔来个洪涝灾害死几百万人属于正常,老百姓被等级森严的社会压的喘不过气来,每年收入的大半都要交给地主和资本家。

国外的列强耀武扬威,视中国人为奴隶,中国在亡国灭种的边缘徘徊。

这样的黑暗时代,凡有热血的中国人都会站起来抗争。

而红军的生活已经告诉战士们,你现在经历的生活,就是将来要创造的世界。所以那些红军官兵们,恐怕已经有了一种历史使命感:

如果红军失败,中国就真的完蛋了。

天降大任舍我其谁,这种发自内心的使命感和荣誉感,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他们在上战场之前,明知道自己可能会牺牲,但是那又如何:“我的牺牲一定会让中国变的好一点。

他们明白,自己在做改天换地的大事业,而且已经看到了模糊的未来。(来源:温乎)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jiayumeihaoewm.png


本文地址:http://tangboke.cn/post/292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