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宣布封城谁提出来的湖北这两个作协主席太让人失望!

2020-02-20 08:56:00  阅读 9658 次 评论 0 条

jljlll.png

且不说武汉宣布封城谁提出来的,只看这些天,网络上出现了很多“现象级”的文章,只是,恕我直言,那些动辄阅读量10W+的文章里,恐怕很多都与“讲好中国抗击疫情的故事”无关。当然,我这并不是眼红别人的阅读量和打赏,而是非常失望,我觉得这个时候就算做不到传递正能量,起码不要传递负能量,如果非要传递负能量,那还不如把嘴闭上。老实说,那些话里话外透露着“这不行”、“那不对”甚至造谣传谣的文章除了蹭眼球刷流量外,对抗击疫情能有一丁点的帮助吗?



说到如何讲好中国抗击疫情的故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但是,大的原则是肯定的,那就是文章起码能够起到鼓舞振奋人心的作用。或许是我孤陋寡闻,至少这类文章我看到的并不是太多,特别是前些日子那些一度满屏幕武汉如何失策、官员如何失职的言论,我实在无法与“讲好中国抗击疫情的故事”联系起来。当然,我并非说这些话不能说、不要说,而是我认为在这样的时候,善意的建议和鼓励肯定比那些让人越读越生气抑或越读越丧气的文章来得更加重要。


老人家曾说“谅解、支援和友谊比什么都重要”。老人家的话总是对的!


按理来说,守土有责,讲好中国抗击疫情的故事,湖北特别是武汉的笔杆子肯定是责无旁贷的,可惜,至少目前为止,有些人的表现是让人失望的。


前些日子,作为湖北省作协主席的李修文先生坦诚自己的“心是乱的”,因此“没法写作”。



李修文先生,您还记得您曾让年轻人要多一点定力和专注吗?怎么现在您自己反而做不到了呢?诚然,写作时的环境很重要,可是,就算实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写作,现在湖北和武汉的疫情还很严重,人手那么紧张,能否考虑考虑做个志愿者呢?好吧,再退一步,做志愿者虽然光荣,可多少还是有风险的,那么,宅在家里做个安静的美男子总可以吧?我真的很奇怪,既然您的心乱了,笔不能写,脚不想动,嘴却为何还那么能说呢?随随便便口述一下整理出来就是洋洋洒洒的上万字,这不大不小也算个本事了吧?

 


可能很多人对李修文先生并不了解,说实话,我还真认真拜读过李修文先生的作品,《滴泪痣》、《捆绑上天堂》这两部李修文先生早期的代表作我是看了不下数十遍的,喜欢《滴泪痣》中的扣子,更喜欢《捆绑上天堂》中的囡囡,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找来阅读一下,应该不会失望。可以肯定的说,《滴泪痣》和《捆绑上天堂》都是上乘之作,只是,遗憾的是,无论是对于李修文先生还是读者来说,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不愿意说出江郎才尽四个字,我更愿意相信那只是因为李修文先生的心乱了的结果,只是,疫情不过才开始一两个月而已,为何李修文先生的心会乱那么多年呢? 


李修文先生是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女士是湖北省作协前主席,我不知道这两位主席间有多少交集和交流,不过,在我看来,方方的心明显比李修文先生的心乱得更厉害些。


方方女士在其《封城日记》中说:“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不说了。”


 


我不知道大家看了方方女士这段话会有什么感受,坦白说,方方女士不愧是舞文弄墨的高手,短短的几行字就能让你感觉一股颓丧的气息扑面而来,就连空气中都充满着沉重、压抑的气氛,坦白说,新冠病毒恐怕都很难营造出这么让人压抑的感受。然而,在网友要求方方女士拿出相关图片佐证的时候,方方女士表示自己只是“纯文字记录”,毫无疑问,这言外之意就是没有图片了,那么,没有图片或者仅凭一张真实性难以考证的图片就以“日记”的形式记录出来,方方女士这么做合适吗?


在这里,友情提醒下方方女士,和您一样同为武汉人的李娜女士当年曾差点因为一张谣图身败名裂,这样的教训,您总该借鉴一下吧?


我们承认,作协主席也是普通人,在疫情面前,他们理所当然可以像普通人那样表示不安、慌乱乃至恐惧。不过,作为文人,特别是贵为湖北省(前)作协主席,如果只顾顺着自己的性子想说啥就说啥,想写啥写啥,而丝毫不顾舆论影响,不在乎言论和文字对民众的心理冲击,这样的作协主席,称职吗?


我与以上两位作协主席素无交集,只是探讨武汉宣布封城谁提出来的延展话题,更无个人恩怨,如果哪句话说重了,还请谅解。真诚希望两位作协主席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用心写好文章,积极传递正能量。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善与恶不过一念之间而已。

meinvtupian.png

本文地址:https://tangboke.cn/post/267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李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