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闻天怎么死的:悲壮的旋律,超然的一生!

2020-03-12 12:31:00  阅读 9270 次 评论 2 条

jljlll.png

毛主席说过,在他之前tg有五朝书记:陈独秀、瞿秋白、向忠发(实际工作是李立三)、博古、张闻天,张算是第五朝了,毛称张闻天是“明君”。为啥说他是“明君”呢?话要从头说起(文后附张闻天怎么死的)


1934年10月,随着博古、李德的瞎操作,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由强变弱,由弱变到几近团灭,悬崖边上的红军指战员们的心情一度是非常崩溃的。连同为“三人团”之一的恩来同志都陷入了愧对家乡父老的内疚,和错失装逼机会的悔恨之中。


然后红军被迫开始了长征。一路上,作为群体械斗资深专家的毛虽然看出了问题所在,但毕竟人微言轻,更主要的是伟人当时还很年轻,处理问题比较粗暴,不太喜欢搞精神文明建设。所以,大伙那时都神烦他。


但伟人毕竟是伟人,虽然内心膨胀但脸皮贼厚。三番五次要求领导给他升职加薪。博古觉得这货装起逼来一点儿底线都没有,天天还摆着一张好像别人都欠他钱一样的臭脸,

所以果断拒绝了他的无理请求。


但毛没有灰心,为了取得大多数领导的支持,经常趁晚饭时间会专门到张的屋里坐坐,两个人同在一张桌上吃饭,谈论局势。但由于毛的一口湖南湘潭口音,曾经留日、留美、留苏的张闻天实在难以理解,只能在毛的身边配了个翻译。这样一来,领导气质一下就凸显出来,小米粥配咸菜都吃出了国宴效果。


时间一久,对博古这种“就算你得到我的身体也无法征服我的灵魂”的不配合态度。张闻天表示——让我来睡服他。


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博古已无力回天,环顾左右无人响应,直眉瞪眼变成了丢人现眼。官方给的解释是,博古同志由于身体原因不再适合继续领导整个中央。其实这种说法比较含蓄,留有余地,实际意思是指博古的脑子里有一巨大断层,他无论如何跨不过去。


这样一来中央就需要再选出一位接班人,带着大伙一起往前奔。不过,对接班人的要求却相当高,粗略一算就得有三条:1. 德高望重——说话得靠谱,不能找那种每天叨逼叨的轴逼...;2. 不能有所偏向——不能对留洋派和本土派吹黑哨,打假球的行为必须严厉杜绝;3. 深得各方信任——这种事儿不能随便找个路人甲来接班。算来算去,能担此重任的也就一位——张闻天。


可以说,张闻天真正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算到1938年共产国际明确支持毛为首领,张任一把手是四年;算到1943年3月中央正式推定毛为主席,在组织上完成交替,张任一把手是八年。无论四年还是八年,张领导的“第五朝”班子是中共和中华民族命运的重要的转折期。


现在回头看,张在第五任一把手位置上干了三件影响中国历史的大事。一是把毛扶上了领袖的位置,成就了一个伟人。遵义会议后毛的实权并没有一步到位,只是协助恩来指挥军事。张闻天是一把手,知人善任,他说:“二次回遵义后,我看出恩来同志领导战争无把握,根本hold不住局面,故提议毛同志去前方当前敌总指挥”。后来又决定毛分工军事,从此毛周就调换了位置,周成了毛的军事助手。毛由此才像打了鸡血一般快速发育,大有变身奥特曼上天的节奏。随后的一系列骚操作才能让他进而在全党一步步确立了权威。


二是正确处理西安事变,当时毛还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傻白甜,得知西安事变的消息后,一度急吼吼的要把老蒋做掉。而张闻天却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实现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共产党得到了难得的喘息之机,并日渐壮大。三是经过艰苦工作实现了国内战争向民族抗日战争的转变,共产党取得了敌后抗战领导权,获得民心,从此才有了后面毛上台后的嗨翻全场,完成惊天逆转。


可见这“第五朝”是从建党到建立新中国的关键一朝,就算这期间毛在逐渐过渡接班,张这个“明君”至少也有半朝之功吧。但是在以往的宣传中,张却几无踪影。他生前被逐渐地闲置、淡化、边缘化,直到悄无声息地去世。可是东边日出西边雨,历史无情又有情。在他去世几十年后,终于潮落石出,他的功绩又渐渐显现出来,他的思想重又得到后人的认同。


按毛自己的说法,张是五朝,毛就是六朝。张与毛的交接既是党内政权五、六朝之间的交替又是tg从夺权到掌权、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转变;还是张、毛这两个出身、修养、性格截然不同的领袖之间的交班。在五朝时,张为君,毛为臣,“瓦窑堡会议”两人合作甚冾,完成了党的抗日统一战线策略的重大转变;到六朝时倒了过来,毛为君,张为臣,两人吵架于“庐山会议”,党犯了“左”的错误,元气大伤。时势相异,结果不同,两人的合作或好或坏,党的工作局面就或盛或衰。可以说毛、张的恩恩怨怨、分分合合是解开党史、国史谜团的一把钥匙,也是留给后人的一笔文化财富。


至于二人具体的矛盾,由于某种不可抗拒原因,这里不细讲。有兴趣的伙伴可以查阅杨尚昆晚年写的一篇回忆录,里面有专门介绍,有一定的可信度。


纵观张闻天的一生,有着巨大的辉煌和不朽的功绩,有着光辉的人格。他是个绝对的好人,但却不是个绝对的好领袖。他不知道,在顶级政治场,不善于利用手中的绝对权力,就是对坚持信念的不绝对,更是绝对的不坚持信念。


也就是说,他不具备当带头大哥的领袖气质。很多人不明白,总想在历史尘封的纸卷中寻找两人的恩怨。其实混到帝国顶层的牛逼人物,哪有什么个人恩怨?59年以后的帝国政治格局是个啥造型?毛必须有所舍弃才能解决问题,后面才就那样了。


其实我并没褒谁贬谁,但老帝国当时已经站在悬崖边,不用推,犹犹豫豫自己都能晃荡下去。此时就需要站出来一位强人,用绝对的权力去唤醒穷人争取权利,涤荡世间妖魁魔魂。


有些东西,A能轻易做到,但B就是做不到。A和B可能是亲兄弟,好朋友,但是现实的关系并不能掩盖禀赋的差异。“火箭101”里那么多小姐姐各有特色,但杨超越只有一个。她站在那儿就找观众喜欢,你有什么办法?这个差异很客观,很现实,很不讲道理,但确是事实。


毛这一生斗破苍穹,斗谭延闿、斗常凯申、斗博李王张、斗斯大林、斗杜鲁门、斗尼赫鲁、斗赫鲁晓夫,除了与斯大林打个五五开外几乎占尽上风。


即使如此外挂一般,最后他要与天斗,以为他能胜天半子,结果还不是在穷酸文人翻云覆雨的春秋笔法里,一度跌得粉身碎骨。


所以,就以近现代中国革命历史来看,毛的个人领导力固然明显——但是,任何研究历史的人都不会看不到,在这些牛逼人物的背后必定都同时站着一个优秀的领导集体。也就是说,大哥必须得硬,二哥也不能虚,接下来的二代三代四代五代更不能怂。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能延续的强有力的集体,遇山开路遇水搭桥,hold得住一切濒临绝境的局面,完成一切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联系到如今的疫情,眼看胜利在望,樱花将灿 ,雾尽风散。前天在微博里发了一条,一位伙伴留言道: “我现在突然有点想哭...这两个月太不容易了,我是一名基层党员,在村里上班,这两个月,一共休息了两天。但也很欣慰,以后等我老了,回首这一生,都会为能为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出力,感到骄傲。一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这时候怂了,我会后悔一辈子。”


想想,此次疫情最大的功臣,是谁呢?是钟南山吗?是李文亮吗?他们都是让人尊重的人,也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要说最大的功臣,那就应该是一个集体,一个真正为人民服务的集体。


如果说这次疫情让我明白了什么,那就是,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让我们像人一样活着。这次疫情让我感受到,不单单是在日军侵华的时候,不仅仅是在美帝侵朝砸我大门的时候,在98年大水,汶川地震的时候,在任何中国陷入危难的时候,总会有一个组织,挺身而出,大喊一声: 是党员,跟我上!


这期间,有太多让人感动的瞬间,有太多让人惊讶的时刻,中国速度再一次让世界刮目相看!没有预案,没有准备,但仅仅用了两周的时间,中国就扭转了局面。一周,全国各主要城市开始收紧交通,关键物资产业开始复工。两周,从城市到乡村,从顶层到底层,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完成了全面封锁隔离。我们封城,我们停工,14亿人集体做月子。让一个14亿的高速发展国家急刹车,让一个并不富裕的发展中国家用自己所有的医疗资源去和病毒硬杠。为了什么?


现在我明白了,这个集体一直在用行动践行着自己当年在南湖船上立下的誓言。


再困苦,再磨难,人民在心间。

再曲折,再艰难,初心永不变。


真的,感谢这个集体,让我作为一个普通人,能够过完普通的一生。

meinvtupian.png

本文地址:https://tangboke.cn/post/271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李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访客
    访客  @回复

    比较客观公正

  2. 知无不言跨境电商
    知无不言跨境电商  @回复

    必须顶,这篇文章太有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