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钟南山院士对疫情贡献不咋滴竟还放言方舱医院没什么特别治疗!

2020-03-14 18:22:00  阅读 18307 次 评论 9 条

疫情以来,人们的眼睛睁着亮,都在细算中国钟南山院士对疫情贡献到底有什么。他是媒体舆论红人,好多场合都是一言九鼎的存在。不过,近来很多关于钟老的不良报道。原因是在一些场合他讲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引起了大家的不满。再一个就是他之后作出的好多个预测性判断都没有成功。那么,他在这场战疫中的故事到底有什么让人感动的事迹呢。详如下下:

2020年3月12日,在广东省疫情发布会上,钟南山院士说:“这个方舱医院我觉得最大的作用是,把病人和正常人分开了,它们整个并没有说特殊的很多治疗,但是经过一段恢复了。”



16个“生命之舱”,从开建到休舱,37个日夜,1.2万多名患者、94支医疗队、8000多名医护人员、众多的保障人员和志愿者,在这里同舟共济。


这些,就这么被钟院士这么轻轻巧巧一句话贬低了?




就在同一个发布会上,钟院士还说:


“两个月之内,你想呃就是,研发出特效药,或者特殊的办法,还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对这么一个新的冠状病毒,别说这一次,上一次那个17年前的SARS到现在也还没研发出来。”



既然早知道17年前非典的特效药都没有研发出来,为什么不早说?


自担任“高级专家组”组长之后,钟院士又出过什么好主意呢?


01 方舱医院立大功


王辰院士在2月1日到了武汉后,面对武汉病床短缺的矛盾,2月3日向中央指导组提议设立方舱医院。中央指导组当机立断,当晚,三所总共4300张床位的“方舱医院”就在武汉开建。
  

2月5日,位于武汉市江汉区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方舱医院”正式启用,开始收治病人。


此后,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武汉以“一日一方舱”的进度,先后建立了16家方舱医院,国家卫健委接管了其中的14家,全国各地纷纷派遣医疗队进驻方舱医院。


35天里,武汉接连投入使用的16个方舱医院已经累积收治了12000多名患者。



12000多病人的治疗、饮食、后勤、保障、康复、心理辅导......这些,都是繁重的任务。



江夏方舱医院,是中医方舱医院,收治567例轻症和普通型患者,以宣肺败毒汤和清肺排毒汤为主,配合颗粒剂随症加减,有的辅以太极、八段锦和穴位贴敷等,没有一位患者转为重症。


2月25日,湖南省援鄂抗疫国家中医医疗队


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2月12日正式开始收治患者,至3月8日休舱,累计收治病人1056人、治愈出院875人、转院181人,实现了医护人员零感染,患者零病亡、零回头。


江苏医疗队队员在舱前摆造型庆祝休舱。


沌口方舱医院,来自重庆、甘肃、黑龙江、广西、内蒙古、天津、陕西、四川等地的9支援汉医疗队和武汉亚心总医院、汉南区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共同组成医护团队在此提供医疗服务。自2月17日正式开舱收治病人以来,累计接收入院患者990人。



贵州医疗队队员在送别康复患者后庆祝。


光谷方舱医院自2月17日开始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累计收治病人数875人,治愈出院691人,转院184人,实现了“患者零回头、零病亡,医务人员零感染”目标。


休仓大吉


光谷方舱医院兔子舞


江汉方舱医院是床位数最多、累计收治患者人数最多、累计出院患者最多的一家。在34天运行时间内,累计收治了轻症患者1848人,零病亡、零回头、零感染。转走521名患者,其中重症的只有57例。



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共设床位1461张,有来自全国各地的15支支援湖北医疗队,自2月7日起,累计收治病患1760名,实现了患者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治愈人员零复发。


患者出院


新疆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副领队巴哈古丽·托勒恒,跳出一段拍掌弹指、转腕抖肩的“黑走马”。



海南医生教起了儋州调声《嘱姑九点半》,音乐欢快,舞姿轻盈,跳出了好心情、跳出了精气神儿。



还有医生们紧跟潮流,伴随着热门歌曲《火红的萨日朗》跳起了四川坝坝舞!


 

这些独具特色的舞蹈都激发起了患者们的运动热情……



3月1日——硚口武体方舱医院将休舱。


3月6日——武汉光谷科技会展中心方舱医院正式休舱。

3月8日——武汉一天9家方舱医院休舱。

3月9日——武汉2家方舱医院休舱。

3月10日——武昌方舱医院休舱。至此,武汉全部方舱医院休舱。



江苏医疗队队员庆祝休舱。



难道就因为不是钟院士提的建议,就可以这么贬低方舱医院,和那么多医护人员的奉献?


“只是把病人分开,没有特殊治疗”,那么请些保姆是不是就可以了?


02 肯定“人传人”


全国除武汉以外确诊的首批患者,是在深圳。


2019年12月29日,一个深圳男孩和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去武汉探亲,2020年1月4日回深圳。


病例1,66岁的外公1月3日就出现发热、乏力等症状,1月4日返深后就诊。此后,这家人除了女儿外全部相继确诊,成为了病例2-病例4。


而男孩回来后和未去过武汉的奶奶同住,奶奶成了病例5。



第一个拉响警报


没到过武汉的奶奶也被感染了,新冠病毒肯定人传人!


值得欣慰的是,因为社区医生和疾控人员第一时间要求病人"戴口罩",这个家庭外的密切接触者无一人被感染。


当晚,深圳连夜召开全市防治重大疾病工作联席会议,启动了联防联控。


1月17日上午,广东省领导和钟南山院士率队到深圳调研疫情防控,充分肯定了深圳的工作,并表示要在全省抓紧推行深圳的做法。


这时候,钟南山院士已经知道了“人传人”。


1月18日晚,钟南山院士乘高铁抵达武汉。




03 当选专家组长,宣布“人传人”


1月19日上午开会,钟南山院士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专家组成员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中国科学院院士、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清一色的西医院士。


会后,钟南山院士又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疾控中心了解情况。


当晚,钟南山从武汉飞北京。


1月20日,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播连线。


钟南山院士以高级别专家组组长的名义,正式宣布:肯定“人传人”。


高级别专家组公开确认“人传人”,当然就比其他低级别的人说的话有份量,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重视,抗击疫情的全国性战斗这才算正式打响。


1月20日新闻节目,白岩松问钟南山院士,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累计198例,死亡3例,是因为这个病对生命的危害性远远小于SARS,还是因为我们积累了打SARS那场战役有很多经验?


钟南山院士信心满满的回答说:


“我想两个因素都有。首先刚才讲的第二个因素,这个肯定的。因为现在一旦有新型冠状病毒这个感染的话,我们确实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有一些有低氧血症,我们很快的用上这个,不单是一般的氧疗,或者说是面罩通气,高浓度的氧疗等等,治疗的措施跟支持疗法,是比以前有很大的进步。”


钟南山院士丝毫没有提当年中西医结合战胜非典的经验,不禁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熟悉“拨开迷雾看世界”的读者都知道,2003年抗击非典,中医药立了大功,如果这次疫情把中医药排除在外,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参考:钟南山自称非典中倒下,回家自我治疗5天痊愈


我们当即连续提出预警:




为什么我们估计如果没有中医药介入,死亡率可能高达19%呢?


因为非典时期主要发病地区,香港地区、台湾地区、新加坡、加拿大,纯西医治疗的平均死亡率就是19%。而中国大陆因为中医药的贡献死亡率是6.6%,中医第一时间介入的广州更是只有3.6%。。


而武汉第一时间宣布的全部定点救治医院都是西医医院,当地救治组专家也全部是西医(中国钟南山院士对疫情贡献也就更多的偏 向于这吧)。




武汉把中医排斥在外,这是没有吸取非典的经验和教训,犯了北京当年犯过的同样错误。




作为高级别专家组组长的钟南山,犯了方向性错误。


湖北依然大量使用钟南山院士治疗非典时发明的,被证明是错误的大剂量抗生素、激素治疗新冠病毒。


钟南山院士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


1月21日,钟南山院士称这个病毒没有特效药。


1月23日,李兰娟院士建议武汉封城。


1月24日,作为专家组组长的钟南山,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上马新药物。




前方战况危急,而钟南山院士的解决方案是让病人去等特效药?


想想看,非典过去17年了,非典特效药有了吗?凭什么17年干不成的事,现在就能马上干成?


非典的经验早已证明证明中医有很好的疗效,为什么还要老百姓当小白鼠,去试验希望渺茫的新药?


对此,中医专家纷纷呼吁让中西医结合疗法进入主战场。


1月23日,张伯礼院士大声疾呼: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应发挥更大作用!




诊疗指南虽然列入了中医,但是不能有效应用:




1月25日,“拨开迷雾看世界”赴北京,见到了非典时上书国务院的应光荣教授。




当年应光荣教授的上书,由温家宝总理批示,吴仪副总理亲自部署,让中医进入了北京非典救治主战场。


国务院研究室原副司长陈永杰等人在给国务院的报告中指出:中医药介入后,北京非典的死亡率下降为之前的五分之一。


这次,应光荣教授又重新出山,再次给最高领导人上书了。




当年中医泰斗吕炳奎等人多已仙逝。



名中医周超凡(右)再次为应光荣教授(左)上书签名




在这样的背景下,2020年1月25日,政治局召开会议,确立落实了中西医结合的战略。




当天,第一支中医国家队即抵达武汉与金银潭医院对接,这支中医国家队由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和广安门医院的20名医护人员组成,27日正式开始诊疗工作。




1月27日,第二支国家中医医疗队抵达武汉,进驻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该院当天即被纳入定点收治医院。




这支中医医疗队由当年抗非典功勋中医团队: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附属医院(即广东省中医院)、广东省第二中医院的医护人员组成。


1月28日,钟南山院士终于也出来支持说话了:



“中医一开始就要介入,别到最后不行了才看。在广东就是这么做,在很多地方也这么做。” 


在视频中,钟南山院士哭了。



参考文章:靠眼泪能打胜仗吗?


既然中医一开始就应该介入,钟院士为什么拖到现在才说呢?






这时候,钟院士在干什么呢?


钟南山在大力推荐血必净注射液。



钟院士和红日药业的血必净又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钟南山系公司和红日药业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同为天津红日健达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钟院士还是该公司董事。


2月3日,武汉首批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患者出院。




2月3日当天,在王辰院士建议下,中央指导组下令组建方舱医院,当晚即开建3所方舱医院。


2月4日,钟南山在恒大牵线下,与哈佛大学成立科研攻关小组。


2月7日,钟南山院士又说,并不指望中药有很强的抗病毒作用。




这么贬低中医药,钟院士还记得你当初的论文吗?




2003年钟院士的广州呼吸病研究所,治疗88例非典病人,死亡10例。没有中医参与的17例,死亡9例,死亡率53%;钟院士请中医科的五位医生帮忙,中医药介入后,71个病人只死了1个。死亡率1.4%。




03

专家组换帅


2月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出通知,调整新冠病毒专家组成员。


新组长由国家健康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担任。钟南山院士仍为专家组成员。


最引人注目的是,专家组名单中增加了中医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医张伯礼、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李光熙,以及多位军队专家。


实际上,这等于是“高级别专家组”名存实亡,被新的专家组完全替代。









2月11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路透社专访,全程用英文交流。




钟南山院士又哭了。


钟南山含着泪说道:"大部分中国人都认为李文亮是英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为他感到骄傲。"


可是,李文亮医生不就是使用了钟院士的抗生素、激素、抗病毒、吸氧疗法牺牲的吗?






2月18日,在广东省疫情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称“一旦有一些证据,中药是可以放心用的”,到底是有证据了,还是要继续等?这就叫人糊涂了。




中医药并不是直接杀病原体,而是让人体恢复正常功能去消除病原体。


很多人为钟院士辩解说他是西医不懂中医。其实,钟院士的中医造诣很深。因为钟院士是靠中医起家的。


1978年,钟南山和侯恕合写的论文《慢性支气管炎275例的中西医结合分型诊断和治疗》就被评为全国科学大会成果奖。


1979年钟南山获得了公费出国留学的机会,在英国,钟院士充分展现了中医功底:


“钟南山从中医传统讲起,讲了中西医呼吸医学的诊断,讲中医是如何观察病人舌象的。他指出,当肺源性心脏病急性发作期,通过舌头颜色就可以判断病人缺氧和酸碱平衡的情况,还讲了中医针刺麻醉等等。”



《钟南山传》103页 叶依著 2014年8月第一版


钟南山还懂中医舌象。




钟南山还会使用中医针灸麻醉。



《钟南山传》105页 叶依著 2014年8月第一版


当初的中医专家,怎么现在不懂中医了呢?



2月19日上午10时,钟南山院士及其团队在广州与哈佛大学医学专家进行了第二次视频会议,就新冠肺炎快速检测诊断、临床救治、药物筛选、疫苗研究、流行病学等方面的合作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深入研讨。



参与本次会议的人员包括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院长何建行教授、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赵金存教授、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George Q. Daley院士、哈佛大学医学院副院长David Golan、哈佛大学医学院免疫系主任Arlene Sharpe院士、麻省总医院-麻省理工-哈佛雷根研究所主任 Bruce Walker、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传染病系主任Lindsey Baden,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等。



哈佛校长Lawrence S.Bacow表示,哈佛大学非常感谢有机会参与攻克人类共同面临的难题,他对哈佛大学和钟南山率领的广州呼研院共同合作、发挥各自科研优势攻克新冠病毒肺炎充满信心。


钟南山院士表示,相信通过三方共同努力,一定能尽快形成一批科研成果,一定能对疫情防控、患者救治起到积极作用,最终彻底消除新冠病毒对人类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威胁。


钟南山院士,前方战情如此危急,每天都有病人不幸去世,您还气定神闲的“尽快形成一批科研成果,一定能对疫情防控、患者救治起到积极作用”?


等您和哈佛的神药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2月16日至24日,同济医学院法医教授刘良,带领华中科技大学团队完成了9例新冠肺炎遗体病理解剖。


根据解剖结果,刘良提出警告:病人气道有很多粘液,如果不化解,单纯给氧,会起反作用,把粘液推得更深更广,反而加重了病人的缺氧。参考:遗体解剖显示,钟南山推荐的吸氧疗法可能增加了死亡率


必须要化痰。刘良认为,还可以再多进行一些尝试,如对中药的运用。


很快,武汉病人的死亡人数从每天一百多大幅下降至两位数。


2020年2月27日,在广州市政府疫情发布会上,钟南山院士说:


“这几年,广医与上海一家公司合作,研发氢氧气雾化机,可以从水里转化氧气和氢气,改善病人的氧合情况。目前2000台在黑龙江、云南、广东、以及武汉推广,希望这些仪器在救治重症病人起到作用。”






在3月3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加入了钟南山院士大力推荐的吸氢疗法,引起争议。


一般治疗方法第3条,增加了:


有条件可釆用氢氧混合吸入气(H2/O2:66.6%/33.3%)治疗




钟南山院士终于如愿把这种吸氢技术写进了国家第七版诊疗方案。


那么,钟南山所说的广医与上海一家公司合作,到底是怎么合作的?




从天眼查可以看到,上海潓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了广州南山氢分子医学科技有限公司。




广州南山氢分子医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潓美投资70%,广州南山健康占股30%。


广州南山健康科技创新中心是家有限合伙企业,有两个股东。




大股东周荣80%,他是广州呼研所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有34家公司,和钟南山院士有很多交集。


20%股份的南山医药创新研究院,是个民办非企业单位,负责人陈利国,历任广州呼研所财务经理、副总经理、监事。陈利国有21家公司。




从法律上看,中国钟南山院士对疫情贡献多多的。比如广医和他所说的这家上海合作企业,没有直接的关系,倒是和钟老以及周围的人具有直接和间接的利益关系。




真心疼钟南山院士,这么大年纪了,既要救民于水火,又要操心这么多公司,太难为您老人家了!

只能说,2月8日这个专家组换帅,真是太正确了!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jiayumeihaoewm.png


本文地址:https://tangboke.cn/post/272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李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访客
    访客  @回复

    这人也许年龄大了,说话颠三倒四,疫情最初他发表3人传人,但,他又说比S八一八一S危害低,前言不搭后语,后面一直潜心研究他的疫苗,中医介入后,抗疫现在在打奷灭战,他还在研究疫苗

  2. 访客
    访客  @回复

    断章取义,乱带节奏,其心可诛

  3. 访客
    访客  @回复

    编辑这篇文章的就是个带节奏的SB啊,完全断章取义,那你告我如果对方舱医院下个定义,是不是要先说主要区分正常人和病人的场所。再说特殊治疗,什么算特殊治疗,上呼吸机和其他医疗仪器了还是使用特别的治疗方法。你自己的文章都没体现出给病人有施加什么特殊治疗。钟老单纯叙述一下方舱医院,你就说他贬低方舱医院作用。那你写这篇文章又是何居心,单纯炒作还是吃饱了撑着

  4. 访客
    访客  @回复

    总有爱胡说八道的,其实我就想知道你为武汉的疫情做了什麽?

  5. 访王福仁
    访王福仁  @回复

    为什么这次新冠肺炎不大力推广中医药治疗?非典疫情中医苗起了决定性作用,专家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清楚。临床实验证明中医药治疗防卫瘟疫有特效,为什么在武汉迟迟不肯定也不推广,硬要用西药拿病人做试验。这种不相信中医中药的治疗方案,确实让人感到十分遗憾!中医药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中,为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提高治愈率,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6. 访客
    访客  @回复

    小编是美国派来的,让人才受打压。保护钟南山,他是人民的好医生。

  7. 访客
    访客  @回复

    中医就是屎,终南山也知道是骗人的心里安慰剂,所以关键时刻不用

    • 访客
      访客 2020-09-18 12:40:36  回复

      @访客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钟院士是亲自主持做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冠的研究的,连花清瘟不是中药吗?!

  8. 访客
    访客  @回复

    跳梁小丑,如果你有反面的论点论据,以一种中立得方式来表述,里面多处词语,讥讽相对,全是蔑视和嘲讽的口吻,这是来阐述事实的嘛?就是惹是生非,乱带节奏的! 请说出你的单位,说出你的履历,说出你的贡献,让我们学习膜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