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说他万岁他说人民万岁:44年了大家都在想念他和他的思想!

2020-09-12 17:34:36  阅读 311 次 评论 0 条

今天是9月12日,忽然觉得忘了一件很大的事,三天前的9月9日是教员逝世44周年的日子。不写点啥感觉真心说不过去,虽然晚了三天,不过以我对他老人家的理解,他不在乎。但如果不写,我在乎。


教员的一生有两个特点,第一是成功,极其的成功;第二是孤独,特别的孤独,根本就没有适龄的玩伴。原来跟着他搞事的那些小伙伴,以前多半都不服他,陈毅甚至当面骂他是“一言堂、家长制”、“好像只有你说的对,别人说的都不对”(1929年6月22日在福建龙岩召开的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


可最后无一例外的,都只能集体真香。因为大家发现,还真他妈的就他说的对。


对近代党史熟悉的朋友都该清楚一点,教员要求别人的,总是自己首先做到。他所处的那个时代,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般。各种问题,各种即将hold不住,别的不说,二战时期各国领导抗战的领袖中,把他和教员换一个位置,没一个能抗的下来的,因为,他们哪个的条件都比教员好不是一点两点。


好不容易建国了吧,东边一个前军国主义强国,贼心不死那种;东北边还有一对至今没有结束战争状态整天磨刀霍霍的两兄弟;北边是前世界第二强国,特别喜欢钢铁洪流;南边呢,南边有个前世界第三(误)的猴子,特别喜欢上窜下跳占岛子;西南面还有个前世界第三(误)的白象,这个白象呢,嘴里还叼着我们的一块肉;白象东边有个三天两头就内战的缅甸;东南呢,东南还有个长了反骨的儿子,特别喜欢逮谁都喊爸爸就是不认亲爹。


世界老大天天到我们海上溜达,世界前老二各种老三都和我们接壤或者一衣带水,典型的群狼环伺。难啊! 国生艰难,哪儿哪儿都不消停,睡觉都得睁一只眼。难啊难啊,一不留神就被世界第二在脑袋上陈兵百万的艰难。真是庙小妖风劲,池潜王八多,遍地是大哥。论军事随便拉一个出来放世界上都是打一片的主儿。


终结起来就一句话:总有敌对势力想害我。


坦白讲,压在他身上的责任是我们所有人不能承受的。换成另外一个只要怂一点的,大概率会变成以下情景:


打啥打啊,反正又打不过,天生就打不过,永远也打不过,基因里就决定了,打个屁,送钱就完事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听过没,只要你自废武功再跪下当狗,人家看你没威胁了还会来打你吗?


而教员的思想里,教育我们一个道理,那就是:站着才有尊严,跪下永远是三孙子。


所以,我认为,教员所做的最伟大的事,也是其他任何国家都难以完成的事,就是拔高了人民在国家中的地位,创造了一个以人民为主体的,服务于人民的社会。我们现在总说我们善于把高科技变成白菜价,其实何止是高科技,在教员时代的中国,他不允许所有有关民生的东西超越人民的承受范围,包括但不限于粮食,教育,医疗,治安,以及尊严。


而这里面的尊严又包含了一种承受苦难的尊严。举个例子,在教员之前的所有中国时代都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人民没饭吃的话咋办?


起义呗!


你说人民起义吃谁的?活不下去就造反是因为有人不仅活得下去,而且手里的粮食物资足够让所有人都活下去,只是他就是不拿出来,他不想让所有人都活下去。那既然他不给,活不下去的农民自然就抢了。这是教员说的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的不可调和的矛盾。


众所周知,建国以后也走了一段弯路,就是那个三年困难时期,人民挨了饿,有些地方饿死了人,但是为什么没人造反?因为你家里饿死了人,你很悲痛,但是你发现村长家里也饿死了人,您和村长很悲痛,发现公社书记家里也饿死了人,你想跟公社书记理论,发现他跟你一样,饿的眼皮都抬不起来。你们都很悲痛,然后发现邻近的县几乎都这样,而且,听说县委书记家里也饿死人,而且他本人饿的都浮肿了。你们都很悲痛,想到最后,主席他儿子倒是没有饿死——因为他很多年前已经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了……


人民还能说啥呢?还有啥资格说呢?


今天不想缅怀、纪念、歌功颂德,我只是想写一点对他老人家的感悟以及读他著作的一些心得。十几岁、二十几岁读不懂教员很正常,因为人生阶段在那,有些事没有经历。可当一个人到了三十多岁、四十多岁,经历了大风大浪、人生薄凉后,如果还读不懂他文字的深意,那我觉得就有些可惜了。


喜欢不喜欢一个人是一回事,读不读得懂道理是另外一回事。其实也没有神乎其神的屠龙术这类东西。我不认为他的书是教材。他的书,对每个人的意义都不一样。但最终的目的在于启发和引导,最终都是靠自己。师父领进门,最终修行如果不靠个人,那就是瞎扯了。


他的一生和其著作我想无需我再赘言,我只是想再补充一个细节与视角。而不是把他看做高高在上的一个符号。


如果被捧得高高在上,隔绝于人民,这也便背离了教员的本意吧。


李讷:


贺片收到,高兴。你为什么不写封信给我呢?为什么那样吝啬呢?你不爱爸爸了,是不是呢?我希望不是,你是爱我的,只因我对你帮助太少,缺乏长谈,互不交心,所以如此。你给我来封信吧。

祝你上进!


    父亲

1962年1月9日

写出这封信的教员,已年近70,进入暮年。


而他渴望得到儿女的爱的想法,又何尝不是千万普通父亲那样?!


他把女儿不给他写信的原因归咎于自己,说这种情况的出现,“只因我对你帮助太少”。读来令人落泪。


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李敏从父亲患病到去世,也总共才见了他三次面。


第一次是陈毅去世,教员出席追悼会后生病。李敏去看他,他拉住女儿的手,深情地说:


“娇娇,你为什么不常来看我呢?你要常来看我啊。”


而等李敏第三次见到爸爸时,教员已被疾病折磨得脸容憔悴、声音微弱。但他神智却十分清醒。他见到李敏站在床前,拉住了李敏的手,说:


“娇娇你来看我了?”


李敏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不常来看我呢?”


李敏无言以对。


教员的心,正如李敏母亲所言,是很孤独、很寂寞的,他希望得到爱,享受和普通人一样的天伦之乐。


而这个位置,却让他失去了很多普通人每日都能接触到的感情。


他也是人,不是神,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


他革命一生,是乞活,和浪漫无关,它对人身心意志的摧残和折磨,非常人所能想象,哪怕坚强如行走于世间的神明,也不免在箱子底保存几件长子的旧衣,留几封妹妹的旧信……


可即使如此,伟人身后依然誉满天下谤满天下,九十年代被三七开了,渐渐的四六开,中分,前几年都快离子烫了……


天道不公!


讲真,我翻了好久的书,从来没有在历史里发现平等二字。我只看到了有钱的、有枪的、有笔的人要求赋予自己对应的地位。直到教员的出现,才打破了这不平等的秩序。


忽然想到一点,如果站在人民的角度,教员就没有错误!一点都没有!


我向来是不赞成过度崇拜的,我甚至不指望他的精神指引我人生,也不会指望他的音容笑貌过下半辈子,不至于在他死后天天提起。


但你让我把他忘了,我记性是有多差?


作为这个时代的中国人,不管你做与不做,最后都会明白,每一个中国人都已经或多或少的受到他的洗礼。就如同耶稣对于西方世界一样。这洗礼是潜移默化的,也是你无法否认的。无论你是自诩为左派右派还是什么派,在某种程度上,在外国人看来,每个如此有尊严争取自己生活幸福的中国人,都是毛派。(作者:雁归塞北;来源:北边公众号)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jiayumeihaoewm.png


本文地址:https://tangboke.cn/post/289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