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二战期间究竟有没有机会?

2020-09-21 11:39:17  阅读 266 次 评论 0 条

  1931年9月17日晚上,若槻礼次郎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作为日本首相的他最近经常在午夜梦回时思考,自己和大日本帝国为什么就这么能文能武呢?我们的天花板到底在哪呢?

  也难怪若槻礼次郎先生有如此谜之自信,因为日本人在这之前的甲午海战和对马海战中把大清朝和俄国打得血糊次拉的!本着“皮裤套毛裤,必有其缘故”的求实精神,日本人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全是智商,准备搞一票更大的。

  此时的日本人就跟有些股民似的,平时看上去都是正常人一个,一谈股票就魔性大发,一脚油门踩到底,完全没有刹车功能。

  而今天博主要说的是,日本在二战期间究竟有没有机会?

  我的结论是:本来是有的。

  但918事变本身,就意味着日本东亚战略的总失败,随后的全面侵华和珍珠港,东南亚等事,连赌博都算不上,充其量是赌徒输红眼后的疯狂。

  我们来复盘一下,这就是两个杠精在整活。中国野,日本横,中国比日本野,日本比中国横。日本非要拿刀直接捅死中国,中国偏要把日本绑在大树上,日本不让中国绑在大树上,中国偏要日本让中国绑在大树上。

  日本急了,你再瞅我一眼试试。中国笑了,试试就试试。

  就这样,一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就在神州大地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欲征服世界,必征服中国,欲征服中国,必征服满洲,这策略是完全正确的,但日本人的理解出现了严重偏差。

  日本最后的胜机不在昭和年间,在明治年,在甲午后,日本唯一的出路,就是以天下体系为招牌,自居中华道统的捍卫者,打着东亚共主的旗号,称帝入关。

  别急,听我说完,把刀放下。

  甲午战争之后,大清国最大的损失不是北洋舰队,不是朝鲜,不是台湾,而是东亚上国的唯一宣称权和天下体系共主的强合法性,而大清国流失的合法性去了哪儿呢?

  日本。

  这一合法性随着日俄战争的胜利被进一步强化至极致。

  有两个历史事实常被有意无意的忽略:

  1.甲午战败之后,清国统治阶级出现了严重内讧,汉族知识分子地主官僚集团和满洲皇室的分离进一步加剧,满洲皇室的合法性进一步降低,对于汉族知识分子官僚集团而言,你李鸿章的舰队完蛋了,关我两广何事?对于满洲皇室而言,打死日本除外患,打死北洋除内鬼,对于平民而言,谁当皇帝又有什么区别?甚至对一类留日汉族知识分子而言,听命于满洲皇室的舰队被文明开化的日本摧毁了,这是好事一件。

  啥?民族意识?拜托,那时是旧中国,是大清朝,民族意识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民族意识一开始是站在日本这一边的。

  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这句诗在当时并没有获得太多共鸣,当时在汉族知识分子中真正获得共鸣的是陈天华,徐锡麟等留日知识分子对清国的批判,我们可以从同为留日知识分子的鲁迅身上得窥一般。

  2.日俄战争之后,清国内部的相当一部分汉族知识分子和地主官僚弹冠相庆,拍手称快。“黄种人也能打败白种人”、“日本人涨了黄种人的志气,灭了白种人的威风”此类论调是屡见不鲜的,在那个种族主义横行的年代,这属于再正常不过的反应。

  此时的日本同时具有双重身份,其一,日本被知识分子群体视为保存了较多唐宋文明的中华文明圈的一部分,其二,完成了西化改革,是文明开化的先进文明。换言之,对于当时中国的汉族精英阶层而言,日本属于“文明开化的自己人”,而满清皇室则被视为“野蛮愚昧的它者”。

  这意味着日本获得了空前绝后的天下体系强宣称,日本皇室在东亚地区获得了巨大的合法性!

  可以这样说,那时候的中国的很多人等了几十年的皇帝,最后等来一地鸡毛。《我的团长我的团》里有句话说的好:英国鬼说,他们是死于狭隘和傲慢;中国鬼说他们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

  此时日本的正确姿势,是极力笼络中国的汉族知识精英阶层,最好在类似帝国大学一类的高级学府中建立常态化的汉族知识分子留学培养机制,淡化中日两国间的差异,以唐宋文明残余为基石,以对清共同敌视为方向,以事成之后的功名厚禄为诱饵,以西化文明开化为旗号,把日本打造成天下体系的道统所在,向着“中华正统在东京”这个方向日拱一卒,徐徐用力。

  以满清入关之时的历史背景大做文章,削弱满清合法性,竭力把汉族的民族意识从满清的道统宣称中分离出来,以日本的唐宋文化残余进行结合。

  派遣联合舰队至东南亚华人聚居地,行使炮舰外交,在不挑战英国利益的前提下,一定程度上保护当地华人利益,再以培养的知识分子为鼓吹手,改善日本在华形象。

  待时机成熟之后,仿照辛亥革命,以日本武力为背书,挑动各地独立,日军自满洲入关,保证各列强在华利益,则天下可定,大事可成矣。

  这些当然只是上帝视角,但千万别指望当时旧中国的各地军阀能统一,当时一地一家都统一不起来,何况几亿人呢?就现在,甜、咸豆腐脑之争,煎饼果子到底是夹油条还是薄脆,脑瓜子都快打放屁了,都没有达成谅解备忘录。何况当时呢?

  简言之,日本需要做的是必须把满清皇室这个已经没了牙的死老虎的价值压榨至极致,最大限度的塑造汉族知识分子精英阶层的对日认同,狠抓天下体系,笼络汉族官僚地主阶层,给一点蝇头小利,随后在一战期间对关内实施整合,排挤列强利益,独占中国。

  对于汉族知识分子而言,金钱鼠尾的满洲皇帝都能接纳,文明开化的东京天子又有何不可?而对于老百姓而言,给哪家天子交皇粮不都一样?只要开科取士,分润到位,尊重地主阶层的包税权,再假模假式的开开粥棚,施以赈济,那也是尧舜再世,三代之治,这就是当时普遍的看法。

  只要操作得当,日军入关之后,将要面临的很有可能是一场类似于德军进入奥地利式的鲜花战争,这期间产生的各种矛盾和摩擦,都可以把锅甩到遍布全国各地的旗人头上,拿他们开刀就完事了。

  反正汉族知识分子和平民是不会介意的。

  而日本做的刚好与之相反,居然有本事让这股民族意识180度扭转成自己的敌人,你想想它操作有多烂。

  亲手把自己对中国宣称的合法性一步步破坏殆尽,高度强调日本和中国间的区别,迫不及待的要摆脱自身的亚洲底色和黄种人身份,把东亚共荣变成了膺惩暴支,把本来站在日本这一边,本应该重点拉拢的汉族的民族意识和日本的扩张行为对立起来,弃全东亚的宣称权如敝履,视天下道统为垃圾,事情一步步变糟,日本在中国国内的观感一步步变坏,终于连最初那一批留日知识分子都开始反日了,比如鲁迅。

  连蒋光头这么一个不入流的东西,都能靠假模假式的做一个抗日姿态来谋取不低的合法性,这是日本东亚战略全面溃败的最佳注脚。说白了,就是不配当帝国。

  最后张作霖被炸死,日本彻底失去了整合东亚的可能性,918事变爆发,这一可能性的棺材上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当下的美国犯了和历史上日本一样的错误,川建国根本没有意识到,对天下体系的宣称权,拥有何等不可估量的价值。

  欲为天下主,必先为天下人,以东瀛之王自居,等于自降格局,这个道理连丰臣秀吉都明白,昭和大正满堂诸公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或许伊藤博文在一定程度上其实意识到这一点了,但安重根把问题解决掉了……

  其实这就是日本没懂懂中国历史的地方或者读懂了选择了跟历史规律作对的代价,如果坚持所谓的日本民族洁癖,那就不要入主中原。因为入主中原就必然要走向那个“同化或滚蛋”的历史周期律,你非要走第三条路,那历史自然会惩罚你。

  如果不是新中国为了取得工业化,打了朝鲜战争拉了日本一把,日本可以说把近代的努力全部自己作完并且翻不了身。没有天下共主的气度,还要干那个事儿,那能不哪来的回哪去,然后彻底完犊子了么?而且,所谓“同化或滚蛋”的历史进程,也是需要时间的,日本完全可以复刻一波满清入关,先爽个200年再说。完全没必要操作的这么蠢。

  以上说这些是结合当时旧中国环境的一个合理性假设,不过无所谓,就像历史上一样,真龙(教员)降世后就不需要皇帝了。

  更进一步的说,“中华民族”这个构建成型于抗日战争中的民族概念,始于九一八事变。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为了彻底的毁灭并埋葬法西斯。与法西斯抗争到底,只要一息尚存便不可战胜,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神圣胎记,是我们的昭昭天命!

  89年前,中国打响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第一枪,付出了仅次于苏联的惨痛代价,也是最后一批结束战斗的国家,却国土未复,红旗未插。作为我们主要对手的日本帝国,其统治集团未伤根本,昭和时代在战后的时期比战时和战前加起来还要长,大批甲级战犯未能伏法,反而在战后登堂入室,甚至出将入相,罪魁祸首本人甚至寿终正寝,活的比所有反法西斯领导人都要长。

  我们真的胜利了吗?我们真的已经很牛逼了吗?

  我看很多人还是不明白,那我来告诉你们。

  我们是一个能东风洗地的民族,所以我们牛逼,好。

  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我们牛逼,不好。

  前者是规律,谁能用东风洗地,谁就牛逼。

  后者是投胎,只有中国人是牛逼的,别人不行。

  明白了吗?

20200921113840.jpg

  特别喜欢这张图片,昨天早上看了好久。当警报响起时,我站在窗前,看到行人驻足,看到街上的车停下来,鸣笛,泪目了。

  泪英雄逝去,泪同胞之亡,泪多难兴邦。(来源:北边公众号)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jiayumeihaoewm.png


本文地址:https://tangboke.cn/post/289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