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必须走“独立自主”的道路?毛主席给出了答案!

2020-12-07 20:24:39  阅读 901 次 评论 1 条

1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和杨虎城在陕西省西安市对蒋介石进行了兵谏,史称“西安事变”。


消息传来,举国震惊。

 

在当时的中国,贪婪的日本人将魔爪伸向了中国领土,他们“通过战争占领中国”的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抗日战争随时都可能爆发。


可另一边,蒋介石依然秉持“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说白了就是“先消灭共产党,再回头打日本鬼子”。

 

在大是大非面前,在“民族矛盾”和“两党矛盾”之间,到底孰轻孰重?相信明事理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不管国共两党的积怨有多深,可大家都是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

 

可眼下,异族人已经侵略到了我们的领土上,中国随时都可能面临着“亡国”的灾难,这个时候难道我们还要“窝里斗”吗?

 

张学良、杨虎城深知“民族大义”,多次劝说蒋介石无效,在实属无奈的情况下,不得不发动“西安事变”,软禁蒋介石,逼蒋抗日。

 


此时的红军也在陕西省——陕北的延安,当大家收到“蒋介石被扣押起来了”的消息时,所有人都觉得大快人心。


红军战士们一个个的与国民党、与蒋介石都有着血海深仇。很多人甚至打出了“血债血偿,枪毙蒋介石”的横幅。

 

兴奋之后,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高层突然意识到,此时此刻若杀了蒋介石,就等于削弱了中国军队自身的力量,还将引发国共之间的武力冲突,对整条“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弊大于利。

 

为了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共产党只能暂时放下仇恨,联合国民党共同抗击日寇,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在这个决策的背后,毛泽东内心不知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和压力。


从个人来说,他自己的数位亲人都牺牲在国民党的枪下,可现在为了大局着想,他不但要放下自己的私人恩怨,还要面对广大红军战士们的不理解、不支持。

 

果不其然,很多红军战士站出来说:“我的亲人就是被蒋介石、被国民党杀害的,我与蒋介石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现在不杀了蒋介石,反而要放了他,我不接受!”

 

这时,周恩来站了出来:


“大家的心情我非常理解。我知道,大家都对蒋介石有着血海深仇,就拿毛主席来说,他有没有仇恨啊?


杨开慧同志、毛泽建同志、毛泽覃同志都被蒋介石杀害了,蒋介石欠他的血债不比你们少啊!但是为了国家民族的大局,他能够放得下,你们为什么就不行呢?”


毛泽东补充说道:“如果不把中华民族的存亡作为第一大任,那我们就不配做炎黄的子孙。”

 

接下来,毛泽东说道:“抗日救国是第一任务,但蒋介石想消灭我们共产党的企图也不会改,我们要时刻提防着被他踢一脚。所以,我们的政策是:又联合又斗争。”

 

好一句“又联合又斗争”!也许此时你还领悟不到这个政策蕴藏的深刻含义,但随着历史的发展,它的重要性就会凸显出来......

 

就这样,在红军内部持续的思想工作下,红军战士们暂时放下了私人恩怨,接受了“联蒋抗日”的决定。

 

周恩来作为共产党的代表,前往西安参加谈判会,最终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并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形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2


为了巩固这条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共高层也做出了一系列的政策调整。

 

细心的人会发现,“八七会议”之后中共的土地政策一直是“打土豪、分田地”,可到了1936年7月土地政策就变成了“减租减息”,这是为什么呢?

 

“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是要将农民联合起来一起斗地主,土地所有权会转移到农民阶级手上,敌人就是地主阶级;


而“减租减息”政策里,土地依然归地主阶级所有,只不过通过减少土地租金、减轻借贷负担的手段降低了农民阶级的负担,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很显然,地主阶级也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部分,所采取的政策方针也必须从过去的“斗争”转化为“联合”。

 

那么,究竟“联合”到什么程度呢?中共高层内部曾经有过非常大的分歧。

 

当时“遵义会议”已经过去近3年了,但党内还残留着对共产国际盲目听从的风气。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1937年12月刚从苏联归来的王明打着共产国际的旗号,以钦差大臣的身份主张“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政策。

 

说白了,王明就是认为国民党和苏联的实力很强大,而共产党的实力尚且弱小,所以应该把抗日战争胜利的希望寄托在国民党和苏联的援助上,共产党应该完全依赖于国民党,听从他们的指挥。

 

可在毛泽东看来,王明主张的政策根本无法接受,因为它触碰了底线,简直就是迂腐、幼稚。

 

毛泽东的思绪又回到了风云变幻的1927年,那时还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正是那一年国民党连续发动了“四一二事变”、“马日事变”、“七一五事变”来挤压共产党,致使上万名共产党员人头落地......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惨剧呢?


正是因为时任中央总书记陈独秀奉行的“右倾投降主义”政策,当时陈独秀也想着依附于国民党,可结果共产党员却成了别人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为什么国民党敢视共产党为草芥,如此肆意妄为的屠杀共产党员呢?就是因为共产党没有自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没有自主权呢?就是因为共产党手上没有枪。

 

自古以来,任何有话语权的人背后都有强大的实力做支撑,如果没有实力,谁愿意听你说话?连话语权都没有,凭什么给你自主权?

 

正是如此,毛泽东才会在“八七会议”上喊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口号。


这不是一句空想出来的口号,而是由成千上万共产党员用生命换来的教训。

 


现在你王明倒好,一从苏联回来就搞了这么个右倾政策,再次让共产党把自主权交出去?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共产党就因为右倾政策而损失惨重,现在第二次国共合作,你还搞右倾政策?这不是再次洗干净了脖子等着别人剁吗?你还嫌共产党员流血不够多吗?

 

王明和毛泽东的分歧,不在于“联合”本身,而是联合到什么程度?


王明的主张就是四个字——依附于人,而毛泽东的主张也是四个字——独立自主。

 

土地政策可以由“打土豪、分田地”改为“减租减息”,其他政策也可以做相应的调整,但“独立自主”这个政策是丝毫不能动摇的。

 

如果日本鬼子威胁到了中华民族的切身利益,那就要与国民党“联合”;如果国民党触碰到共产党“独立自主”的底线,那就要“斗争”,这就是所谓的“又联合又斗争”。

 

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毛泽东反复强调: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后,必须警惕可能出现的右倾偏向,坚持反对阶级投降主义。

 

关于国共关系问题,毛泽东指出:现在统一战线正在成熟中,但国民党还在限制和破坏我们,我们是继续有原则地让步,即保持党和红军的独立性,要有自由,而采取不决裂的方针。根据大革命失败的教训,“独立性是组织的、政治的独立问题两方面”。

 

1937年8月22日—25日的“洛川会议”明确了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主要任务,把党的工作重心放在战区和敌后,在敌后放手发动群众,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开辟敌后战场,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

 

1938年10月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针对我党所处地位和王明的右倾错误,提出并解释了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就是在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前提下,坚持共产党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的独立性,独立自主地发动群众,壮大武装,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抗日战争,实现党的政治路线。

 

说一千道一万,一切离不开四个字——独立自主!

 


 4


如果我们从人性的角度来分析,就会发现王明“依附于国民党和苏联”的政策确实是太天真。


因为人性的动机本身就是“趋利避害”,这决定了每一方的任何行为都会优先考虑自己,他想依附的每一方也都会首先考虑自己的切身利益,怎么可能优先考虑共产党呢?

 

先说说苏联吧,抗日战争是中国和日本之间的搏杀,而1937年时苏联还未被卷入二战,相对来说是个第三方的无关者,与他们的切身利益关系不大。

 

而且从地理位置来讲,日本是苏联在东方国土上的一个威胁,而中国抗战得越激烈,就越能拖住日本北上进攻苏联,不至于让苏联“后院起火”。

 

在这种情况下,苏联怎么可能主动加入战争?怎么可能尽心尽力帮助中国进行抗日?


事实上,共产国际给予中国共产党的很多指令确实是不接地气的,之前共产国际派来的博古、李德搞的“左倾教条主义”已经把红军害惨了,现在还要盲目听从共产国际吗?

 

再说国民党,当时西安事变的结果是“逼蒋抗日”,请注意这个“逼”字,蒋介石是不情愿的。


因为国民党代表着大资产阶级、大地主阶级、军阀的利益,而共产党内绝大多数是农民阶级、工人阶级,二者之间存在太多的分歧,“共产主义”与“三民主义”之间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

 

虽然形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双方暂时放下了矛盾,一致对抗日本人,可国民党不会忘记与共产党之间的矛盾,一定会在某一时刻给予共产党沉重的打击。

 

毛泽东清晰的认识到,合作不等于放纵,联合不等于依附,只能秉持“独立自主”的原则,采取“又联合又斗争”的方式,才能使共产党在乱局中谋得空间。

 

鸟儿敢立在枝头上,不是因为它相信枝头很坚固,而是因为它相信自己的翅膀。

 

果然,毛泽东所担心“迟早要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1941年1月4日,皖南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等9千余人,在叶挺、项英率领下开始北移。1月6日,当部队到达皖南泾县茂林地区时,遭到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的突然袭击。

 

新四军英勇抗击,激战7昼夜,终因众寡悬殊, 弹尽粮绝,除傅秋涛率2000余人分散突围外,少数被俘,大部壮烈牺牲。军长叶挺被俘,副军长项英、参谋长周子昆突围后遇难,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牺牲。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是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的高峰。

 

皖南事件的发生,正好给那些心存天真幻想的人狠狠的一闷棍。


若是当年共产党采取王明“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政策,惟“统”是从,不敢壮大自己,当国民党变脸时就会束手无策,结果就是葬送抗战大业,并赔上自己。

 

不管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四一二事变”、“马日事变”、“七一五事变”,还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的“皖南事变”,都揭示了一个真理:


一旦依附于人,必将受制于人。

 

中国早就有句古话叫做“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为什么说不清呢?就因为秀才只会讲大道理,而兵不会满口的“之乎者也”,并只看你实力强不强,要想让他听你讲,唯一的方法就是壮大自己,让自己比他强。

 

怎么壮大自己呢?唯一的办法就是独立自主。

独立自主原则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根本原则,只有提出、实践和坚持这一原则,才能使我们党领导的人民抗日力量不断地壮大。

 

历史的发展将证明一切。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1946年国共两党又开始了为期3年的解放战争,此时共产党早已壮大起来了,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

 

1949年1月21日,战争的天平已经很明显的向共产党倾斜,国民党的颓势无人能救,蒋介石眼看着国民党的政权即将坍塌却束手无策,迫于外界的压力,他不得不选择下野,由李宗仁任代总统。

 


李宗仁自知无力拯救这个将倾的大厦,遂苦笑着对白崇禧说:“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想当年我们那么强大,共产党那么弱小,那时怎么能想到,有朝一日还要看共产党的眼色呢?”

 

白崇禧也苦笑着说:“没办法,人家现在实力比我们强,就算我们想和谈,共产党那边毛泽东、朱德还未必同意呢......”

 

 

5


新中国成立之后,面对复杂的国际局势,依然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维护我国主权和领土完整。

 

也许有人会说:不是说共产党“亲苏”,国民党“亲美”吗?新中国不是属于“社会主义国家阵营”吗?

 

是的,新中国成立初期确实与苏联走得更近,在外交上施行“一边倒”的政策,即加入社会主义阵营,反对资本主义阵营,反对帝国主义政策。

 

同时我们必须注意,中国与苏联是“同盟关系”,而不是“依附关系”


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就坚决否定了王明想依附苏联的想法,坚持走独立自主的路线;建国后,新中国更不可能依附于苏联,必须继续走独立自主的路线。

 

一旦依附于他人,就相当于把自己的脑袋拴在别人的裤腰带上,关系好时自然没事,可关系不好时命运就操纵在别人的手上......

 

在变幻莫测的国际政治局势里,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

 

电视剧《亮剑》里有这么一个片段:丁伟在军事学院进修时提交了毕业论文,并进行了毕业答辩,他设想假如有一天中国与苏联交战,中国该采取什么样的战略防御措施?

 

丁伟的言语引起了台下一片哗然,很多人认为丁伟犯了极其严重的政治错误,怎么能把自己的盟国作为假想敌呢?

 

 

难道苏联真的就是中国永久的“老大哥”吗?难道中国就可以放弃“独立自主”的原则,完全依附于苏联吗?

 

1950年代开始中苏之间出现了一系列的摩擦,随后的岁月里摩擦越来越大,直至1960年7月28日到9月1日,苏联撤走全部在华专家1390名,并带走了全部图纸、计划和资料。

 

好在毛主席从来都没幻想过什么“依附”,中国的外交从来都是秉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唯有依靠自己,腰杆才能挺得硬。就算苏联不帮我们研发核武器,我们自己也能搞出来。

 

1969年3月,中苏双方发生了面对面的武力冲突——珍宝岛战役

 

珍宝岛战役之后,苏联国防部制定了打击中国的军事计划,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核武瞄准中国重要政治军事目标,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

 

你看看,苏联翻脸比翻书还快,之前还说帮我们制造核武器呢,一转身就要用核武器打击我们。

 

实施核打击绝非小事,而此时反倒是美国出于自身战略利益考虑,采用折中的方法联合了中国。

 

1969年8月28日,美国一张小报《华盛顿明星报》刊登了一则消息:“苏联欲对中国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攻击点将是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和重要工业城市。

 

这张小报发出的消息在全世界发出了巨大反响,苏联方面完全没想到美国小报会发出这个消息。

 

 

但是这张小报发出的消息也从一个侧面代表了美国的观点和主张,美国反对苏联对中国动核武。

 

面对苏联的核讹诈,中国丝毫不惧,更何况中国此时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核武器。


1969年9月23日和29日,在中国建国20周年前夕,中国先后进行原子弹裂变爆炸和氢弹热核爆炸试验。

 

苏联在多方面情况综合制约下,最终选择了理性,开始缓和紧张对峙的局势。1969年10月20日,中苏边界谈判开启,紧张局势开始缓和。

 

如果当年中国不走独立自主的路线,而是选择依附于苏联,那么恐怕我们就要在苏联的核武器面前灰飞烟灭了。

 

这一事件,我们虽然得益于美国的帮助,但不得不明确:美国也是出于自身的利益考虑,为在“冷战”中占得先机才帮助中国的。

 

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美苏矛盾”大于“中美矛盾”,“中苏矛盾”也大于“中美矛盾”,美国为了防止苏联势力扩张,才联合中国抵制苏联。

 


 6


抗日战争时期,“民族矛盾”大于“两党矛盾”,所以国共两党才会联合起来抗击日本;

 

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所以才会加入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阵营”,共同抗击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阵营”;

 

中苏交恶时期,“美苏矛盾”和“中苏矛盾”都大于“中美矛盾”,所以中美两国才会联合起来抵制苏联;

 

......

 

无论在任何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领导人都清晰的认识到:

 

任何的政治联盟的建立和解散,都是各方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会因利大于弊而聚,因弊大于利而散,若想要立于不败之地,就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外界,必须自我强大,独立自主。

 

早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就指出要把方针要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

 

“我们是主张自力更生的。我们希望有外援,但是我们不能依赖它,我们依靠自己的努力,依靠全体军民的创造力。”

 

1959年,毛主席又确立了“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建设方针,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无与伦比的革命胆略,战胜了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蒋介石反动派的破坏、进攻和封锁:

 

“任何事靠别人是靠不住的,中国的建设,必须靠自己的志气和干劲!”

 

如今,当我们翻开《毛选》,就可以看到“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有三个基本方面:


一是实事求是,二是群众路线,第三就是独立自主,这是我们的基本道路。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本文地址:https://tangboke.cn/post/293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汤博客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访客
    访客  @回复

    说到人民的心坎里,清政府举白旗想依附别国发展,结果是帝国主义发了,我们穷了,老蒋想依靠英美但他们会帮你打日本吗?后来还有些人举白旗,一定会留下千古骂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