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海外移民史之18万买一次偷渡机会!

2021-10-21 16:50:31  阅读 608 次 评论 0 条

jljlll.png

前段时间在头条聊过几句海外华人的事,评论区很多小伙伴让我写个长文聊下,这个话题我正好从书上看到不少,再加上我这些年也跑过几十个国家了吧,在哪都接触到一些当地华人,所以今天聊聊这个话题。

 

海外中国人的来源,主要是三个不同时期。

 

第一个是解放前到海外的,很多中国人离开家乡,去海外谋求更好的发展。有的人因为各种原因就留在当地,这些人被称为“老华侨”。他们在当地时间很久,长久以来是海外中国人的主体,也是外国人认识了解中国人的主要途径。

 

但是最近这半个世纪变化太快,以至于海外老华侨对中国的了解不会比老外更多,新出去的人和他们比和外国人交流还费事,很多事情鸡同鸭讲,新华侨和老华侨也不大打交道,互相说不在一起。

  

第二个时期,是改革开放以后到了海外的,那时候西方发达国家收入是中国的十倍甚至数十倍,所以沿海地区很多的人想方设法去海外。这些人到了海外往往干着最卑贱的活,但是收入比国内高太多。

 

第三个时期是最近二十年,去海外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偷偷摸摸,一部分是正规移民出去的,还有一部分是出去读书的,咱们平时接触的基本都是第三种,会误以为海外华人主流是第三种,其实这是个小众群体,整体也比较精英一些,但是数量和前两种没法比。

 

不过我今天主要讲前两种,毕竟那才是主流。

 

先说出国的手段,走正规途径是有海外亲戚,通过办理手续,获得正规的签证,这是最合规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办理的难度很大,因为这个亲戚必须做各种担保,而且办理有很多要求,能走通这条路的人很少。

 

有的时候是这个亲戚在外面混的不行,回国兜售自己的指标,国内有的人花钱从这个亲戚那里“买”个身份,在当时花费非常惊人,大多比非法途径还贵。

 

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日本遗孤”。这个要多说几句,二战时期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为了全面占领中国,也为了扩大战争,疯狂压榨国力,造成很多日本底层老百姓生存困难,被日本政府忽悠到我国东北来做“开拓团”,14年抗战来了超过150万人。

 

等到战败,日本政府自顾不暇,更不要说自家的老百姓,一股脑扔在东北自生自灭。当时有很多日本人的孩子和妇女就被家人给抛弃了。

 

对于这些人,中国老百姓收养了上万的日本人的孩子。在50年代日本政府统计有两万多,按我们正常人想法既然是自己人,那把人接回去就是了。但是因为战后日本在美国的豢养下,军国主义势力一直没有清算,像安倍晋三那个甲级战犯外公,原本就是东北满铁的总经理,战后还能当了两任日本首相。这些人当年就是始作俑者,认为遗孤是自己当年恶行的活证据,接回来就等于承认了,而日本人一向认为只要不承认就当没有发生过,对于接收遗孤一直各种推脱。

 

直到20世纪80年代,战争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当初的孩子也成了中老年,日本才同意接收这些人和他们的后代去日本生活。但是好几十年过去了,很多人在中国生活习惯了。所以最后只有两千人回去,现在北海道那边有很多操着东北口音的日本人,有的就是这些人。

 

曾经有部成龙主演的电影《新宿事件》,背景说的就是借着当时这个政策。有的年轻人为了去日本,就假充是日本遗孤的子女。电影中一个被收养的日本孩子,现在已经是个老人了,为了报答中国人当年的恩情,她把全村十几个年轻人都认成自己孩子,让这些人有个合法去日本的身份。片子拍得非常棒,里面每个故事和人物都有真实的原型。

 

还有一种是以留学的名义去海外,到了以后有的人一边学习一边打工。这还是有个合法身份存在,但是很多所谓的学校大多是“挂羊头卖狗肉”,很多都是当地华人办的空头学校,这些学校招生也不是真招去学习,而是招过去干别的,比如去工厂,或者干脆就是个偷渡渠道。

 

说起这种以留学名义做买卖,最有名的,就是20年前的“上海首富”周正毅。这人现在大家大多不知道,当年也算是个风云人物。这人本是个上海本地穷小子,上世纪80年代,20出头的周老板做起了个体户,但是经营不佳,后来以留学的名义去了日本,干起了代购。

 

不过周老板的代购不是从日本带东西来中国,而是从中国人肉运“章光101生发精”去日本卖。说起这个,日本中年男性秃头比例之高世所罕见,而日本男性对于生发是一种信仰,不惜一切代价。

 

那时候正是日本经济最热时期,这种“章光101”生发水在上世纪也是个奇迹,有个村里叫赵章光的赤脚医生据说研究了一百多次研发成了一种生发水,应该是有点用,而且配方保密,不仅在国内大卖,在美国法国日本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但是当时没在日本开经销店,只要带到日本就可以有十倍的利润。

 

周老板曾经在采访中说,当时自己每周两次飞机往返,在行李中装满生发精,他拖着一箱加背一包,从地铁站要走很远去交货,当年每次最少都能挣到在国内上一年班的钱。就靠这第一桶金,周老板走上致富大道。

 

周老板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春风,赶上了中国当时几乎所有的风口,什么国企改革、酒店业、股市大潮、房地产等等,一度赚的盆满钵满,不过跟所有那个时代的风云人物一样,钱也是不干不净,经不起查,2013年锒铛入狱,今年四月才出来。

 

不过留学名义打工,本身有限制,而且签证的时间有限。有的人就直接放弃了合法身份,成为非法居留,业内就叫“黑”了下来。

 

在上世纪80-90年代,办理签证还很难,有时候想离开国境都需要非法手段,有的是坐船出海有的是徒步非法越境。现在随着中国国力提高,很多小国的签证非常简单,有的干脆就是免签。至于你到了以后怎么走,方式多种多样,路线也不同。但以前不一样,大部分国家都在防中国人,看见华人脸就觉得这伙人是要“黑”下来。

 

所以那时候比较“标准”的流程,如果是去欧洲,大多会先去个东欧小国,然后在当地住几天等一批人齐,因为很多时候人都是不同地方几个几个聚集,以免被注意到。这时有的是转机有的是转车,一站一站地往前走,有的时候还可能步行从小路过境。

 

整个过程要听指挥不许乱动,遇到检查要冷静,如果被怀疑了也不要慌,检查的人很多对中国人面孔比较不在意,他们主要在意的是其他一些人。很多时候被逮住也不一定遣返,很多会关起来,如果有人花钱来保释就放了,你问放了咋办?再试一次呗。有时没人保,关一段时间也可能就放了。

 

如果去美国,有的是搭轮船一路到的,看以前的香港电影“跑路”就是带一包行李上货轮。也有一些蛇头买船直接跨越大洋,到了岸边再把人分批悄悄送上岸。比如改变了美国对偷渡打击力度的事件——1993年发生的“金色冒险号”事件。

 

1987年里根总统的移民大赦,让全美300万非移无条件地获得合法身份,当时偷渡是个利润巨大的生意,这就让全世界的蛇头倍感激动,到处宣传,说是只要到了美国,先黑着,等大赦,价格嘛,只要18万。要知道,在90年代初期,当时公务员工资一个月几十块,这18万大概接近现在1000万,但是不少人相信只要到了美国,很快就可以赚到这些钱,于是东拼西凑搞钱移民。

 

1992年有个蛇头买了个破货轮,1993年在船上装了近三百个中国偷渡客(大部分是福建人)跨过大西洋到纽约准备上岸。结果接头的人是美国当地黑社会“福清帮”的马仔,因为帮派火并挂了,没人接头,船在海上漂了半个月。最后船员们冒险搁浅,停到岸边后大家跳水游向岸边,准备冒死抢滩,等到移民局官员赶到,发现已经淹死了10个人。这次案件在美国社会造成很大轰动。几个主犯都遭到长期通缉,最后都被抓起来判了刑。

 

这些偷渡客也都孜孜不倦,想方设法留下来,有的搞了个“艺术家签证”,还有不少申请了“政zhi庇护”,说啥的都有,反正意思是只要回国就绝无生路,让美国移民局官员备受良心煎熬。

 

这种情况下,他们都赖着不走,不少人到现在还没拿到美国签证,依旧在美国黑着。成功留下来的那些人在美国做起了“华人三件套”,饭店、杂货店和出租车,不过他们的孩子往往都还不错,毕竟以华人的智力,认真学习,在美国那种国家混个中等偏上还是挺容易。

 

之后,美国政府对海路偷渡的打击更加严密,偷渡组织从而转向陆路,即从美墨边境进入美国。这么多年来,多亏了墨西哥那边“大好局面”,辗转到了墨西哥边境,依靠当地人挖的无数地道,入境美国的难度低了很多。大量偷渡者和毒品一起走地道轻松来到了美国,为美国人民服务,当然要收点费用。

 

有去美国的,还有去西欧的,英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等等。90年代想过去,有成熟路线,比较成熟的有“北线”,先乘⽕车从上海到哈尔滨,换乘国际列车穿过西伯利亚,经莫斯科进⼊乌克兰,在基辅潜伏了两个星期后,进⼊匈⽛利。随后,蛇头带着趟过第聂伯河,翻过喀尔巴阡⼭,横穿斯洛⽂尼亚,然后就能进入意大利。

 

一般只要有一个人能成功到了一个地方落地生根,他们家所有青壮很快就会都跟过去,比如比较著名的浙江青田,国军败退大陆的时候,一部分青田国军军官去了欧洲,改开后这些人把老家的人慢慢都带出去了,现在青田作为55万人的一个县城,出去了33万,大部分去了西欧,很多人一句西班牙语都不会说,也被叔叔舅舅接过去了,如今青田基本上只剩下老弱了。

 

即使是全程坐飞机,有的人能把偷渡搞成“环游世界”,很多时候蛇头会专门选被抓不会直接遣返的国家走,曾经有个偷渡客在荷兰被抓,他说自己三个月坐了8班飞机,从北京飞到保加利亚,然后飞到了迪拜,又飞到了非洲一个啥地方,又飞到了泰国,接着去了中亚哪个斯坦国,又到了莫斯科,然后到了法兰克福,最后在荷兰完成了旅程,结果下飞机就被抓了。

 

这些都是偷渡顺利的,如果不顺利,其中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不能顺利到地方还是小事,有时候就哪里都再也去不了了。

 

比如2019年伦敦,英国卡车集装箱内发现39具尸体,经查这些都是越南人,当时很多人都说这些人是中国人。除了西方人对于亚洲人无法分辨以外,主要是这种事之前屡见不鲜。比如在2000年,在英国多佛尔港出过类似的一起案件。那次也是在货运卡车里,整整60个人被装在里面,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很难想象这俩人在一堆尸体中怎么挺了过来,今后又该如何生活。

 

这件事轰动全英国,事后确认都是中国福建来的,这引起了全世界对于中国偷渡客的严打。之所以把人装在卡车里,是因为作为偷渡目的地的各国检查的越来越严,偷渡客很容易露馅,装在车厢里最安全,毕竟车太多了,一辆一辆打开检查不现实。而且很多时候为了避免司机紧张,蛇头根本不告诉司机装了人,司机还以为接了个什么拉货的活,拉着一车人驶往目的地,路上碰上警察盘问依旧谈笑风生,警察不怀疑也就随手放行了。

 

多说一句,蛇头这个职业看着很不像样,但是在福建浙江很多地方,蛇头是一个很受尊重的职业,一般如果把人送不出去,蛇头还会把钱退回去,不然今后没法继续做买卖了。

 

只要到了国外,中国人只要站稳脚跟,如果觉得这个地方还不错,在国内的亲戚朋友就会以一种链条式的方式跟来。

 

因为不管是什么方式,出国的花费都是很大一笔,最便宜的偷渡也要2-3万美金,如果是办合法的手续要贵好几倍。很多时候是无法一次付清的,特别是在上世纪80-90年代,这笔钱要各种借,甚至全村一起凑钱才能送一两个人出去。这个人肩负着很多人的希望,他到达当地首先要找工作,努力工作挣钱把钱还上,然后挣得才是自己的。

 

赚钱这种事往往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你没身份,随时要躲避警察和移民局骚扰,到了一个地方语言又不通(福建那边出国都是先过去再学语言),几乎没啥选择只能去华人开的饭店后厨,当然了,工资会低得多,不然人家也不会冒险找个黑户。

 

这些人刚过去那一两年往往过着“老鼠一样的生活”,在一个极小的空间里工作生活,几乎不见天日,每天就是不断的工作攒钱。

 

不过考虑到当时的汇率,差距实在是太大,90年代在国内一个月赚百八十块,到了欧洲和美国基本可以赚国内十几二十多倍的收入,经常那边一个月顶这边两年,这种情况下,南方流传着一句话,“当你是一个穷光蛋的时候,你不会担忧未来,因为未来只能越来越好”,还流传着一句话,“田字不出头,工字不出头”,所以想出头就得博一把。

 

现在的墨西哥移民美国,主要也是这种路线,先偷摸进入美国,然后躲在后厨等大赦或者攒钱搞身份。据估计,现在美国黑着1100万这种黑户等大赦,拜登考虑过一个特赦八百万人的政策,不过没操作下去,下图是非法移民的地图:


图片


整体而言,洛杉矶和旧金山华人超多,毕竟挨着太平洋嘛,纽约那边欧洲移民比较多,南方休斯顿主要是墨西哥移民,迈阿密那边古巴人比较多。

 

在上世纪90年代那会儿,华人移民在美国只要不被逮到,不要太久就可以还掉欠款。过一段时间以后就可以申请合法居留,也就是通过申请获得合法身份,当年各种方式五花八门,大部分理由都很反动,我就不多说了。

 

只要一个人得到了合法身份,然后当地移民局就会开始陆续收到各种申请,这个人会把他一堆亲戚都申请过来,等这些人得到身份之后,就会又重复上面的操作。

 

所以在沿海地区,有的地区会和海外某个地区好象结成“友好城市”一样,大量的人都往那里去。这些人来到以后,就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一个新的华人社区,这里不同于以前的唐人街,是一种新的形式。

 

按照一个从泉州到了法拉盛(这是纽约主要的华人聚集地,凤姐以前就在法拉盛美甲店上班)小伙伴的说法,在这里一切都和国内一样,不过东西比国内差多了,还死贵,他经常有种错觉,觉得自己没有离开以前住的那个镇子,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最夸张一次,他曾经一大早被第八套广播体操的音乐吵醒,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还在上高中,吓得一骨碌爬起来穿衣服,还在喊“妈你怎么不叫我”,足足十秒钟才想起自己在纽约,而且自己已经26岁了,那个音乐是外面一辆煎饼车的,而他妈在地球那一边。

 

中国人这个特点在意大利华人聚集地普拉托最典型,那里是温州人的地盘。20世纪80年代,温州人来到这里,依靠缝纫机和双手,每天做当地人两倍以上的工作,每一毛钱都挣,一毛钱都不花。然后把家里所有叫得上名字的亲戚都招来。来的这些人一样勤劳一样节省,最后开始买意大利人的铺面和牌子,扩大自己的生意,然后招来更多的亲戚。每天就是干活再干活。

 

甚至普拉托中国人的死亡率也低得不可思议,除了突发疾病或者车祸几乎没有中国人死过。而且中国人里面没有老人,即使你看到个老人,过几天就消失了,这让意大利人曾经大惑不解。后来中国人告诉他们这叫“叶落归根”,如果年纪大了就会带着积蓄回中国去。

 

这种情况在海外非常常见,西班牙的华人区,乌塞拉区的华人也一样,那里主要是温州和青田人,他们晚年一定要回去,最起码骨灰得回去。

 

近些年很多国家开始对中国人这种玩法严厉打击,毕竟来了的目的不是融入而是回去,这让当地政府非常崩溃。比如澳大利亚就出台过政策,表示对于福建人申请来澳要严格限制。其中有几个地市的人基本都不许办理,连旅行签证都不给办。这种政策以前还有点用,不过现在国内基本上户口开放,换个地方落户办个身份证是分分钟的事情。

 

在这之外,还有大量中国生意人,在全世界买卖,脚步布满了全世界。

 

比如木材生意的中国人,从越南到巴西,从爪洼岛到尼日利亚,这些人在巨大的热带雨林里寻找合适的树木,特别是中国人青睐的硬木。光是寻找就非常艰辛,在雨林里因为传染病或者毒蛇死掉的人都有很多,甚至有的人掉进巨大的树坑,等救上来因为没有医疗条件已经不行了。

 

比如在非洲淘金挖矿的中国人,还有在一些第三世界做货物贩卖的,在当地辛勤劳作,各种辛苦,但是很多时候当地政策一变,来人拿封条一贴,说你犯法了,现在东西都归他,前期投入就都打了水漂。有的贴了封条还要抓人,关进去叫赶快交罚款,什么时候交了什么时候放人,还告诉你他们监狱条件不好,身板不行的在里面坚持不长。甚至还有直接来人就明抢,如果成果不满意就把人绑走两个,叫赶快送钱过来不然你懂得。

 

文章写到这里,不准备继续往下写了,写文章的过程中非常感慨,现在的人已经很难想象以前有多穷,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挤在一个集装箱里,十几天吃喝拉撒都在里边,甚至时时刻刻冒着生命危险,到了海外又起早摸黑地工作,要把老家的人一个个都带过去。

 

如今这种事已经很少了,一方面如果你有那个闯劲,去一线城市往往也能混得很不错,另一方面中国的收入正在跟欧美发达国家一步步缩小,如果正常去上班可能不少人还愿意,如果继续像以前一样过老鼠那种生活,大部分中国人也不太愿意了,反倒是越南人还愿意,所以这两年时不时有新闻越南偷渡客死于偷渡过程。

 

还是希望国家能发展的越来越好吧,大家再也不用去受以前那些苦,那些悲剧就不用再重演了,贫穷真是最大的原罪。(来源:九边公众号)

meinvtupian.png

本文地址:https://tangboke.cn/post/299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