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释放数亿转基因蚊子会是生化武器吗这个文章揭示了个中动机!

2021-10-31 09:39:01  阅读 260 次 评论 0 条

jljlll.png

图片


许多人关心的美国转基因蚊子会是生化武器吗这个话题,很有必要探究一下。其实,去年以来外媒陆续爆料,美国佛罗里达州官员不顾民众强烈质疑反对,执意向当地礁岛群分阶段释放转基因埃及伊蚊。这一计划于去年获批,今年年中正式开始实施。这是美国首次向环境中释放转基因蚊,预计将释放7.5亿只。


美国“放蚊”,究竟是为人类谋福祉的善举,还是试验生物武器的阴招?


 疑点一:

 投蚊公司是否靠谱?



总部位于英国的生物技术公司Oxitec是美国“放蚊”计划的“执行导演”。该公司CEO格雷・弗兰德森曾任美国海军顾问、乔治・索罗斯(没错,就是试图做空香港、多次污蔑中国的美国金融巨鳄索罗斯)国际危机小组院士。


十年前,Oxitec曾在巴西、巴拿马、马来西亚等地释放第一代转基因雄蚊,试验“以蚊攻蚊”——这种转基因蚊的后代大多在发育成熟前死亡。最新技术还能精准杀死雌性后代,存活下来的雄性后代则将致命基因代代相传,直到埃及伊蚊种群彻底灭亡。


图片


Oxitec尝试扮演控制自然的造物主,可惜事与愿违,不仅携带疾病的蚊子数量没有大幅下降,反而还制造出融合复杂基因、更加强壮抗药的超级蚊子,项目最终不了了之。


如今,Oxitec经美国官方监管、评估和许可,又开始投放转基因蚊2.0版,声称要以此消灭携带寨卡病毒、登革热等疾病的埃及伊蚊。前科在身,Oxitec此举也遭到了各界批评。


环保组织“地球之友”发表声明,谴责Oxitec公司将商业利益置于公众和环境安全之上,表示该公司密切参与全球转基因昆虫风险评估指南的制定,引发人们对缺乏独立审查和利益冲突的担忧。


说白了,转基因昆虫这一领域,Oxitec是既想当“裁判员”,又想当“运动员”。




 疑点二:

 幕后金主是否清白?


美国“放蚊”项目大金主五角大楼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同样饱受争议。


DARPA被美国媒体称为五角大楼的“疯狂科学部”。上世纪50年代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后,DARPA应运而生,旨在应对他国高新技术挑战。


DARPA独立于美国各军种,专门探索新领域、新概念,其缩写中的第一个A(Advanced)即代表“前卫、先进”。如今美国的互联网、自动驾驶汽车、隐形技术等先导性、颠覆性的国防科研都能追溯到DARPA的项目中。


美国作家安妮・雅各布森在《五角大楼之脑——DARPA不为人知的历史》中详细披露了该机构谋划生物战、病毒战的内幕。DARPA关注蚊子基因编辑多年,持续投入“昆虫联盟”计划,利用转基因昆虫传播病毒,是全球基因驱动研究的最大投资者,2016年以来已在基因灭绝技术领域砸下至少1亿美元。


 DARPA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开发“有足小队支援系统”(LS3),可部署搭载了4只脚部的“大狗”类犬型机器人为美国大兵运送物资。这种机器人不仅能自主越过复杂地形,还能够通过智能语音系统同小队成员对话。


 概念图:DARPA计划开发的人型智能机器人可在恶劣环境下从事复杂工作。


图片

 概念图:DARPA计划开发的无人机可以胜任各类军事行动。


美国军方也是基因修饰技术的顶级资助者和开发商,曾抛出6500万美元重金测试转基因昆虫传播病毒。美国国防部长期依托DARPA秘密研究跳蚤、蚊子、蜱虫等是否能传播登革热、裂谷病毒等。


1981年美国陆军的部分解密报告显示,美国生物战科学家多次对昆虫开展实验,能以0.29美元的成本杀死62.5万人。细思极恐的是,这还只是美军生物武器昆虫战计划的冰山一角。该报告关于大规模生产埃及伊蚊的部分尚未解密,意味着项目可能还在进行。


提到生物武器,还不得不提美国国防威胁减少局(DTRA)。DTRA负责资助美国在全球25个国家顶尖安全生物试验,为掩人耳目将大量见不得人的勾当外包给私营公司,已豪掷21亿美元用于合作生物参与计划(CBEP)等军事项目。


近年来,国际上不少军事、战略专家都发出质疑,认为转基因蚊可能属于昆虫战中的秘密项目。关注新技术影响的国际组织ETC Group联合主任吉姆・托马斯称,美军资助和组织“基因驱动”研究的事实令人震惊,终极目的不言而喻。




 疑点三:

 美国是否拿本国民众做活体试验?


为了试验生物武器,美国曾多次毫不手软拿自己的国民当小白鼠。美国曾对旧金山湾区80万平民喷洒病原体、向轮船上几千名毫不知情的士兵喷洒生化武器药剂、在纽约地铁上散布球形芽孢杆菌等。这种“大义灭亲”之举令美国政府和军方声名狼藉。


 1950年,美国海军在旧金山湾区沿海秘密实行“海洋飞沫行动”,向旧金山海岸释放粘质沙雷氏菌和萎缩芽孢杆菌两种病原体,足以使该市近80万居民几乎每人都吸入至少5000个致病微粒。该实验的目的是“验证旧金山这种规模的大城市面对生物武器攻击有多脆弱”。


《蚊子帝国》《蚊子的战争》两本书的作者约翰・麦克尼尔及戈登・帕特森均表示,美国释放转基因蚊,相当于原先靠军队空投的生物炸弹由蚊子携带,到底是大开脑洞还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对于上述质疑,美国官方、军方和媒体曾一致保持沉默。近日,几家军事杂志、智库又突然发声带节奏。比如,《战争困境》杂志连续发文分析生物战,预测未来低致命性生物武器更有吸引力。西点军校研究员在《战略研究季刊》发文,大谈基因武器对国际格局的影响和前景。


对此,德、法等国科学家发文指出,美国悄悄释放转基因蚊,研究指标可用作武器研发使用,意在全球。


美国曾宣布终止进攻性生物武器研发,却说一套做一套,从没停下各色军事试验,部署了全球最大境外生物实验室网络。这200多个实验室不仅遮遮掩掩,极缺透明度,而且大量安插在中俄等“对手”周边,还安全事故频发。美国前科累累,这次释放基因编辑蚊子,是否又有不可告人图谋?


纵览全球,美国生物技术最先进,生物军事化活动最多,更是少数有能力发动生物战的国家之一。近20年来,美国还一直独家阻挡建立生物武器多边核查机制。美国的行为早已引发严重关切。在今年9月举行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会议上,一百多个国家呼吁重启核查议定书谈判,美国依然独家反对,继续站在国际社会的对立面。

今年10月,中俄两国外长发表关于加强《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联合声明,指出美国境内外的生物军事化活动造成严重的安全威胁,强调美国必须作出澄清、接受核查,以证明其没有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


图片

 2018年10月4日,俄罗斯国防部在记者会上展示美国在格鲁吉亚设立的实验室大楼照片,表示美国似乎正在格鲁吉亚运作秘密生物武器实验室。五角大楼对此予以否认。




生物安全无国界,关乎地球生态环境、人类生命健康、国家长治久安,世界多国都对生物安全有所规定和防范。近期国际科学界达成《科学家生物安全行为准则天津指南》,倡导负责任生物科研,鼓励各国政府及科研机构加强监管和自律,以促进生物科学造福人类。


明者防祸于未萌,智者图患于将来。人与自然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任何蔑视生物安全、企图谋划生物战的行径都无异于自掘坟墓,哪怕对象只是一只小小的蚊子。

meinvtupian.png

本文地址:https://tangboke.cn/post/299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网上转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