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帝霸陵之谜兼论这个皇帝不为人知的狠辣手段!

2021-12-22 14:40:04  阅读 1120 次 评论 2 条

wangshangtupian.png

图片


    前言:    

汉文帝霸陵之谜很多人都想知道,然而当我们聊聊他背后的一些事时,不得不发现这可是一个狠皇帝呀。


1


12月14日,国家文物局召开线上会议,宣布陕西省西安市白鹿原的江村大墓,就是真正的汉文帝陵墓——霸陵。


霸陵应该是历代帝王墓里最朴素的,司马迁在《史记·孝文本纪》里说:“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民。”


可见,霸陵里的陪葬品以瓦器为主,即便汉景帝不愿意父皇太寒酸,给他添置了一些陪葬品,但也不会奢侈,还是以简朴为基调。


以后发掘出来,恐怕和海昏侯墓不能比。


不过蹭这个热度,我们就简单聊一下汉文帝吧。


要说汉文帝可真是个狠人。


他从代国到长安登基的时候,长安刚发生了一场血腥动乱,执政多年的吕后家族,被“佐高祖定天下”的老同志们捕杀一空,正所谓“无少长皆斩之。”


而诛杀了吕后家族,国家不能没有皇帝,总要再立一个刘氏子孙做皇帝。


那么立谁呢?


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专门用了春秋笔法,暗戳戳的写出了老同志们的顾虑:


“诸大臣相与阴谋曰,今皆已夷灭诸吕,而置所立,即长用事,吾属无类矣。不如视诸王最贤者立之。”


用阴谋这个词,说明老同志们有自己的小心思,那就是害怕继位的皇帝搞政治翻案,导致诛吕平乱的为国谋利行为,反转成争权夺利的政治斗争。


要知道对于他们来说,政治遗产的延续,远比升官发财更重要。一旦出现问题,毕生的努力便付之东流。


于是,他们要选择不能翻案的人继位。


什么人不能翻案呢?


基本要满足三个条件:品德贤明、有工作能力、没有个人的基本盘。


没有基本盘,说明此人可以受老同志们控制,那就不可能搞政治翻案。品德贤明,说明此人懂得感恩,知道是谁让他坐上皇位的。


相比之下,有工作能力是最次要的条件。


老同志们选来选去,发现代王刘恒便是没有基本盘、品德贤明的长者。


对,那个时候品德贤明就能称为长者,不一定是退休老头才能称为长者,毕竟老同志们都说了,代王仁孝宽厚。


好吧,就你了,朝廷决定你来做皇帝,于是派出朝廷使节,到代国邀请刘恒进京继位。


他百思不得其解,还是代国臣子劝他说,老同志们没有选择了,您赶紧出发吧。


代王刘恒乘车到长安,和老同志们经过三让三请的戏码,才勉为其难的登基称帝,苦大仇深的说,都是你们逼我的啊,要是有更合适的人选,我马上退位让贤,回代国去。


至此,代王刘恒便成了汉文帝。


因为是没有基本盘的诸侯王孤身进京,在老同志们的环伺下,汉文帝的压力非常大,常常感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2



汉文帝明白,自己的皇位来自老同志,那么坐稳皇位的条件,便是安抚老同志们。


于是,右丞相陈平升为左丞相,太尉周勃升为右丞相,大将军灌婴升任太尉,这些诛杀吕氏家族的老同志们,都成为“三公”,进入汉朝的最高领导班子。


领导岗位是有限的,但经济待遇是没有限制的,不管有没有进入领导班子的老同志,都可以在待遇上得到补偿。


周勃做为安定江山和拥立新君的最大功臣,被汉文帝“益封万户,赐金五千斤”,陈平和灌婴各加封三千户,赐金两千斤。朱虚侯、襄平侯、东牟侯则加封两千户、赐金千斤。


当然,次一级的老将军们,也有各自的待遇补偿。


比如追随高祖到四川的68名元老同志,各加封三百户。追随高祖征战颍川的省部级官员,加封六百户。申屠嘉等10人加封六百户,另外10人加封四百户。


这些健在的汉朝开国元勋们,汉文帝都给足了待遇,这也表达了一个意思:


虽然我是皇帝,但江山是你们打下来的,所以我们要共享江山。


在汉朝刚经历长安喋血的时候,满足了老同志的需求,便是满足了国家的需求,同样也是满足了汉文帝的需求。


老同志要权和利,汉文帝要地位,各取所需罢了。


甚至老同志的家属们,私下做些生意、兼并一些土地等等,汉文帝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不管。


原因就在于,老同志们追随高祖定天下,虽然皇帝换人了,但皇位合法性的解释权,依然在老同志的手里。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汉文帝能做的就是熬,熬到老同志们都不在了,江山就是自己的了。


而在安抚老同志的同时,汉文帝也在提拔自己人。


他在刚住进未央宫的夜晚,便封代府故旧宋昌做卫将军,镇抚南北军,相当于重新任命了卫戍区司令,接管长安的军权。同时任命张武做郎中令,相当于警卫团长,负责保卫宫殿的安全。


再过一段时间,汉文帝给代国跟来的六人,全部以从龙之功封为九卿,一步登天成为省部级官员。


这样一来,汉文帝便有了自己的基本盘,也可以说,他在老同志的环伺之下,逐渐培养起忠于自己的“代人帮。”


尤其是张武,地位特别稳固。


汉文帝十六年的时候,张武还在统领军队防备匈奴。到汉文帝驾崩,张武又以复土将军的身份,给汉文帝送葬,并且参加了汉文帝的追悼会。


说汉文帝有代人帮,绝对不是虚言。


等到三年以后,汉文帝终于坐稳皇位,便趁北上驱逐匈奴的机会,回到以前工作的太原视察,召集群臣喝酒座谈的时候,汉文帝发出一句感慨:


“你说我一个封在代国的诸侯王,怎么就去了长安呢?”


造化弄人啊。



3



当然,汉文帝不是傻白甜,安抚老同志和提拔自己人是一回事,清理竞争对手又是另一回事。


汉文帝继位的时候,刘邦留下的亲儿子有两个,其一是出自北方代国的汉文帝,其二是南方的淮南王刘长。


淮南王比汉文帝年轻5岁,在封国骄横跋扈,又有强横的母家做依仗。也就是说,淮南王的性格不恭顺,并且有自己的基本盘。


当初老同志们没有立淮南王,主要是害怕他不尊重老同志,不容易控制。一旦以后要抢班夺权,便能以给吕后翻案为名,清算老同志。


对他们来说,懦弱的继承人,远比强势的继承人要好。


现在汉文帝做了皇帝,淮南王便不太服气,想着我们都是刘邦的儿子,以前也是一南一北做诸侯王,我凭什么要给你下跪啊?不分一半汉朝江山就算便宜你了。


咱俩还是兄弟相称吧,你说呢?


于是淮南王和汉文帝同车出游的时候,张口闭口就是“大兄”的喊,周围的人劝淮南王,说这样不合适,您注意点场合?


淮南王什么都不管,照样喊“大兄”,汉文帝也笑呵呵的说,无所谓啦,我们在生活中是兄弟,工作上是同事,喊什么都一样。


话虽如此,汉文帝其实已经准备做掉他了。


淮南王在封国用天子仪仗,擅自更改汉朝法律,汉文帝不管。大臣袁盎说“诸侯太骄必生患”,汉文帝的表现是“上不听。”


表面上是兄弟情深的面目,仔细想来,未尝没有“郑伯克段于鄢”的意思。


汉文帝忍了6年,淮南王骄横了6年。


终于淮南王骄横过头,派人联系闽越和匈奴,准备一举攻入长安夺了皇位。有人向汉文帝举报淮南王的恶行,那么汉文帝也不用再忍了,立刻派人逮捕淮南王,废除王位以后,装在车里到各郡县展览。


这是什么意思?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剥夺职务、各方表态,打倒批臭还要踩上一万只脚。


汉文帝的最大竞争对手,就此退出最高权力的竞争队伍,以后再也没人能和汉文帝争江山了。



4



那如何评价汉文帝的治国成果呢?


汉文帝的治国方式,基本是萧规曹随,毫不动摇的坚持黄老之术,坚定不移的休养生息。


刘邦和吕后时代定下什么政策,他都不做修改,原原本本的执行下去。人民想种田就种田,想读书就读书,想经商就经商,朝廷不做太多的干预


总而言之,自由竞争搞活经济。


在汉文帝看来,不折腾就是最大的政治,让人民有饭吃就是最大的成果。


而朝廷的松懈管理,必然要出问题。


比如金融。


秦朝用的货币是半两钱,汉高祖刘邦嫌重,改成特别薄的一铢钱,导致物价飞涨,一石米要万钱,人民的菜篮子和饭碗都出现危机。


汉文帝和大臣们商议,那就放松金融管制,人民自己铸钱自己用吧。


国家失去铸币权,国内金融市场便不稳定,于是各种货币充斥市场,乱的一塌糊涂,结果就是,朝廷和各级政府出现不同程度的坏账烂账。


贾谊和大臣们劝汉文帝,要管一管啊,但是“上不听。”


比如腐败。


太中大夫邓通是汉文帝的宠臣,但是邓通家族有些穷,汉文帝想让邓通实现财富自由,便赏赐他一座铜山,让邓通自己铸钱。


吴王刘濞的封国境内,也有一座铜山,同样是自己铸钱自己用。


于是,吴邓钱布天下。


这两件事,相当于汉文帝放纵旧贵族和新官僚,打着休养生息搞活经济的旗号,把国有资产转化成私有资产。


比如叛国。


做为东亚的两个常年竞争的大国,匈奴和汉朝是夫妻关系,具体操作方式么,便是每次匈奴单于换人,汉朝就要派出公主和亲。


汉文帝年间,匈奴的冒顿单于死了,新继位的老上单于请求和亲,汉文帝命令宗室的翁主去匈奴,给单于做媳妇,并且让宦官中行说同行。


中行说不想去,但是位卑言轻,最后还是去了,临走时放下狠话:“我一定要汉朝付出代价。”


刚到匈奴,中行说便把汉朝的军政秘密,全部告诉老上单于,并且根据汉朝和匈奴的实际情况,给匈奴想出一套攻击汉朝的策略。


此后几十年,中行说始终是匈奴的狗头军师。


汉文帝年间就是这样。


朝廷大佬的政治斗争模式,不再是血腥杀戮破家灭门,改成罢官削爵诸侯归国,虽然谈不上底线有多高,但起码不用肉体消灭了。


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增长,但刘濞和邓通的铜钱遍布天下,随着人口增长,封国万户的老同志逐渐成了了4、5万户侯,所以增长最快的,还是贵族官僚资本。


国家在恢复元气,但长城以外的匈奴也越来越强大,即便汉文帝极力修复两国关系,也掩盖不了两国的矛盾重重。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痛并快乐着。



5



总体来说,汉文帝是个人道德极高,治国能力中上的皇帝。


在汉文帝的时代,汉朝逐渐度过开国初期的政治危机,从老同志掌权向官僚执政演化,经济上也从一穷二白走向繁荣富强。


虽然汉文帝没有大动作,但在那种环境下,还就需要用“稳定压倒一切”的策略,来慢慢治疗国家的旧伤口,给下一个时代做铺垫。


不折腾的人遇到不需要折腾的时代,成就了汉文帝的美名,也成就了汉朝的功业。


虽然国内外都有很多问题,但瑕不掩瑜,在那个年代,恐怕没人能比汉文帝做的更好了。(来源:温伯陵公众号)

本文地址:https://tangboke.cn/post/301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李向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快乐编程,快乐生活
    快乐编程,快乐生活  @回复

    谢谢分享,2022加油,我的博客,欢迎回访

  2. 250075083
    250075083  @回复

    前来学习,帮顶哦